别有狂言谢时望 但开风气不为师 赵之谦的对联

2019-11-26 08:49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 赵之谦(1829年-1884年),浙江会稽(今绍兴)人。初字益甫,号冷君;后改字撝叔,号悲庵、梅庵、无闷等。清代著名书画家、篆刻家。

赵之谦在中国美术史上是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诗、文、书法、绘画、篆刻无所不通、无所不精,其书画印都具有开宗立派的影响力。

赵之谦是绍兴人,二十一岁考中秀才,次年即走了绍兴师爷的路子,入缪梓幕数年,深受器重,兵农钱粮大政皆精通,长于文牍,老吏见之自叹不如。以师爷也即秘书、参谋的身份早早进入官场,并且熟练掌握了当官办政的主要核心业务,表现出了过人才干,这使得赵之谦一生都追求仕途成就。按照现在的说法,赵之谦是业余艺术家,只不过,中国历史上的书法大师、绘画大师几乎都是业余艺术家。

赵之谦三十一岁考中举人,再也没能考中进士。说起来也是奇事,赵之谦在三十七岁时考进士,因为“贪用纬书子史,致主司有不识之字三十余,而被斥落。”(《中国书法全集》71 赵之谦卷第3页 荣宝斋出版社2004年版)也就是他的试卷有炫耀才华之嫌,导致考官反感,也难怪,试卷上不认识的字居然多达三十余个,这不是成心跟考官过不去吗?也只有任性偏执的文人、诗人、艺术家才会这么不通人情世故。他后来只能出资捐官,曾任江西鄱阳知县、奉新县知县、南城县知县。正因为屡试不第,郁郁不得志,赵之谦才致力于书法、篆刻、绘画并取得开创性的成就,若是科考一路得意,早早以正途出身进入宦海,可能也就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钻研艺术了。

赵之谦的对联传世墨迹包括篆书、隶书、草书、楷书、行书,可谓是五体皆擅,显示出职业书法家、篆刻家的专业功力与过人才华。他的书法艺术很早就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军机大臣、刑部尚书潘祖荫在自己父亲去世时,请他撰写墓志铭,并书碑、篆额,这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是对一个文人书法家的极高评价。

赵之谦平素对收集对联素材很留心,如赵之谦给朋友的书信中说:“记昔友王澹庵有句云‘困极真疑穷有鬼,才难翻信妒无人’,可以作楹帖矣。”(《赵之谦尺牍》第149页 上海书店出版社1992年版)这应当是截取朋友诗中的一联。他写给朋友的信函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有时随手即成妙联,如“所藏尺牍已觅得售主,但不知肯售者几许?请开列一单并定价目。弟尚能为力。有此则阁下既增几文钱,又少一件累。” (同上书第144页)“既增几文钱,又少一件累”不失为一副工稳的对联,把劝朋友出售所藏字画讲得何等直白而又达观!古玩店、字画店与画廊大可以将此联挂起来,俗中见雅,好玩有趣。

赵之谦的对联书法作品中集联数量之多,是很引人注目的,而且其集联的形式多样化,反映出作者精于此道、乐此不疲,并非只是偶一为之,只有长期积累才做得到。赵之谦很注意在阅读古诗时集句为联,他曾记下:“李长吉(李贺)诗‘大坐看白昼’,可对昌黎(韩愈)《醉赠张秘书诗》‘惟能醉红裙’。”(《章安杂说》第19页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年版)从字面与意境两方面论,此集句联别致雅致。就我所看到的赵之谦对联墨迹及印刷品,并没有这副集联。赵之谦生逢乱世,其身后兵连祸结,图书字画文物一再遭受劫难,即使他再高产,能保存至今的应当只是创作总数的零头。

赵之谦博览群书,所集之书遍及经史子集,此前此后的书法家往往主要集唐人诗句,相比之下,赵之谦的集联书卷气要重得多,取材范围也广阔得多。他集过龚自珍的诗句为联:“别有狂言谢时望,但开风气不为师”,并题字说:“书之门壁,聊以解嘲。”此联不同寻常,是赵之谦自我比照寄托之作,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赵之谦的书斋对联。他对龚自珍的诗格外钟爱,在尺牍中曾求朋友:“定庵(龚自珍)先刻之集,万望再录一本,因为无处购故也。”(《赵之谦尺牍》第148页 上海书店出版社1992年版)这也是清代诗歌史的一则史料,说明龚自珍的诗不胫而走,在没有刻本可买时,读者以抄录形式传播。

集联借助古人前人现成文字而重新组合,赋予新意,是典型的显示学问与推陈出新写作水平的形式,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集句是对联这种文体与其他古代文体最大的区别所在。虽然集句诗或集句词也都有,不过只是聊备一格,文字以游戏性质为主,集句诗或集句词以他人现成句子连缀成篇,很难形成一个新的有意味的作品,往往只是勉强做到虚具形式,表现一些浮泛内容与陈词滥调而已。集句联则不同,因为对联的形式,一正一反,一开一合,内容表达言简意长,总体而言只要表达一个意思即可,借用他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成句,合在一起,可以深化意境,或者激发新意。在以典故为主的八言以上长联集句中,更可以引经据典,好比是用几种基酒调制鸡尾酒,把不同的材料混合成全新的味道。

赵之谦对联中集苏东坡诗句的很多,中华书局出版的《赵之谦楹联名品》包括十五副对联,其中集苏东坡句就有五副之多,虽只是随机抽样,但也可见赵之谦多爱苏诗了,对联与出处分别是:“涧草岩花自无主(《留题延生观后山上小堂》);砖炉石铫行相随(《试院煎茶》)。”“我在钱唐六百日(《灵隐前一首赠唐林夫》);师住此山三十年(《送渊师归径山》)”“我觉风雷真一噫(《次韵秦太虚见戏耳聋》);君才敏赡兼百夫(《再和》)”“观君崛郁负奇表(《送吕希道知和州》);自然富贵出天姿(《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土人不知贵也》)”“黄柑紫蠏见江海(出处待考);白莲翠竹依崔嵬(《再用前韵)。”此外他还有篆书联标明是集东坡句:“雨后月前天欲冷(出处待考);寸田尺宅今谁耕(《游罗浮山》)。”还有行书联:“诗书好在家四壁(《陈伯比和回字复次韵》);天人几何同一沤(《书丹元子所示李太白真》)。”这些诗显然超出了一般的苏诗选本范围,不是老幼皆知的名作。

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副赵之谦写于清同治九年的楷书联:“猛志逸四海,奇龄迈五龙。”上联是鲁迅引用过的陶渊明诗,熟悉的人比较多,下联出自晋代郭璞《游仙诗》,非古典文学专业的读者可能就没见过了。这幅书法作品是赵之谦风格成熟后的典型代表,神完气足。

在集句之外,赵之谦有时摘录唐宋乃至清人律诗联句,如:“出宰山水县,读书松桂林”即韩愈《县斋读书》开篇两句,“竹外飞花随晚吹,树头幽鸟试春声”即宋代高翥《岁除登岝崿山精舍》的颈联,“骇兽逸我右,饥鹰兴人前”落款处注明是严铁樵的诗句。

赵之谦书法造诣精深,对碑帖名作了如指掌,因此也频频书写集名碑帖联,也即从碑帖所用文字拼凑成联,但是又并不临仿其字形,即使临仿也用自己的笔法表现,这样的例子有《兰亭序》《急就篇》《峄山石刻》《圣教序》等。

历史著作特别是二十四史,是赵之谦对联集句的来源之一,“三辰既朗遇慈父(《晋书》《祖逊传》);两金相刻冰神锋(《宋书》《符瑞志》)”,以《宋书》对《晋书》,可谓工巧。他也从文论以及地理名著中取材,类似的例子有:“林籁结响泉石激韵,井络缠曜江汉昞灵。”他标明了是集《文心雕龙》“原道”篇与《水经注》“江水”篇句。

赵之谦有时只标明是集句联,并不写出处,例如:“从叩而鸣随病与药,莫远非督无思不宾”上联不知具体出处,但前四字明显是概括《礼记 学记》“善待问者如撞钟,叩之以小者则小鸣,叩之以大者则大鸣”,后四字为成语,也可能赵之谦在什么书上见到了这八个字;下联出自南北朝《欧阳威德政碑铭》。

赵之谦集联不避俗熟,如光绪年间所书“勤攻吾短,靡恃己长”,上句出自梁章钜《楹联丛话》卷八“格言”:“李恭毅公任通永观察时,题厅事一联云:人苦不自知,愿诸君勤攻吾短;弊去其太甚,与尔辈率由旧章。”当年此联应脍炙人口,赵之谦未必就是引用《梁书》。下句则出自《千字文》:“知过必改,得能莫忘。罔谈彼短,靡恃己长”,之所以将“罔谈彼短”改为“勤攻吾短”,倒不是为了更对仗,而是依照不成文的规矩,《三字经》《千字文》等识字课本的成句是上不了对联台面的,赵之谦这样借用前贤联句一改,就符合集联的标准。若是直接书写千字文对句作为对联,便沦为俗手了。

诗文与书法是对联墨迹的两个组成部分,缺一不可。赵之谦的对联除了集联显示出的学问淹博、用典巧妙以外,文学性与书法艺术性结合得很好,体现出高超的诗文造诣与书写技巧。朱光潜在《谈美》一书中说:“凡是艺术家都须有一半是诗人,一半是匠人,他要有诗人的妙悟,要有匠人的手腕,只有匠人的手腕而没有诗人的妙悟,固不能创作;只有诗人的妙悟而没有匠人的手腕,其创作亦难尽善尽美。妙悟来自性灵,手腕则可得于模仿。”借用来评点赵之谦的对联书法成就非常贴切。赵之谦既是诗人,同时又是匠人。

赵之谦去世后,“他的同事、好友张鸣珂为他写了这样的挽联:‘西汉文章,北朝书法;南城仙吏,东浙通人。’”(《中国书法全集》71 赵之谦卷第9页 荣宝斋出版社2004年版)对赵之谦的文学成就、书法成就以及学问予以赞美,评价非常准确。

谚云“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以赵之谦为标准来比一下,时下写对联的衮衮诸君则既不是合格的诗人,又不是称职的匠人。还有一句谚语:“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还是以赵之谦为标准来比一下,时下衮衮诸君所写的对联恐怕最后还是难免被扔掉。

2019年9月26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