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为龙世界 天是鹤家乡 邓石如的对联

2019-11-18 11:03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 邓石如(1739-1805年),中国清代书法家、篆刻家。原名琰,因避清仁宗讳,以字行。又字顽伯(一作完伯),号完白山人。安徽怀宁人。

邓石如 《海为龙世界 天是鹤家乡行草五言联》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邓石如 《赠华南学长篆书七言联》 安徽省博物馆藏

《沧海日长联》 清 邓石如书 楷书

邓石如  对联

邓石如是中国书法篆刻史上的一个奇人,在他之前,历代有名有姓书法大师或者是官员士大夫,或者是文人高僧隐士,而他作为平民百姓从事书法篆刻专业并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就。邓石如是职业书法家,篆、隶、草、楷四体皆精,而其传世对联多出以篆书与隶书。

邓石如本名邓琰,据包世臣《邓石如传》,“其名以敬避今上御名(嘉庆皇帝名顒琰)下一字,遂以字行,而更字顽伯。集贤关当皖公山下,故又号完白山人。”(《邓石如研究资料》第211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88年版)皖,拆字为完白。邓石如,号完白山人,其名记录了时代,其号标明了地点。

邓石如自幼失学,小时候采樵贩饵饼为生,备尝艰辛,在祖父与父亲的指导下读书习字,长大后完全是出于兴趣爱好从事书法篆刻专业,是典型的自学成才,到江西宁国等地刻印卖字。三十一岁在安徽寿县为寿春书院诸生刻印,被主持书院的梁巘发现,叹道:“此子未谙古法耳,其笔势浑鸷,余所不能,究其才力,可以輘轹数百年巨公矣!”梁巘慧眼识珠,把邓石如推荐给江宁的名门巨室收藏家梅鏐。

包世臣的《邓石如传》说:“山人既至,举人(梅鏐)以巴东(梁巘)故,为山人尽出所藏,复为具衣食楮墨之费。山人既得纵观,推索其意,明稚俗之分,乃好《石鼓文》,李斯《峄山碑》《泰山刻石》。《汉开母石阙》《敦煌太守碑》,苏建《国山》及皇象《天发神谶碑》,李阳冰《城隍庙碑》《三坟记》,每种临摹各百本。又苦篆体不备,手写《说文解字》二十本,半年而毕。复旁搜三代钟鼎,及秦汉瓦当碑额,以纵其势,博其趣,每日昧爽起,研墨盈盘,至夜分尽墨乃就寢,寒暑不辍,五年篆书成,乃学汉分。临《史晨前后碑》《华山碑》《白石神君》《张迁》《潘校官》《孔羡》《受禅》《大飧》各五十本。三年分书成。”

这段文字很详细地罗列了邓石如所临摹的篆隶经典碑版,而且记录了邓石如勤奋刻苦临池,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书法篆刻艺术创作像其他事一样,要想做到极致,都需要两个条件:一流人才、全力以赴。不是一流人才,再努力也白搭。没有全力以赴,再优秀的人才也没用。

清代其他人笔下也都感叹邓石如在书法上花费的精力之可观,何绍基在《石如邓君墓志铭后记》中说,邓石如连出门在外住店都要磨一碗墨汁写大字,用光才休息。有邓石如的天资悟性,再兼之如此坚持不懈孜孜不倦,当然就能在书法篆刻上取得成就。

梁巘不仅在书法篆刻艺术上作邓石如的导师,而且还向朋友推荐,请朋友向这位学生提供衣食资助。后来邓石如在书法篆刻上的成功,证实了梁巘的预言,也充分说明梁巘真正是书法篆刻史上罕见的伯乐。

邓石如以布衣百姓作为职业书法家篆刻家游走四方,没有走科举的道路,这是他的书法没有馆阁气的重要原因。邓石如在书法篆刻上的敢于创新,实在是因为他本来就未受束缚,好比是民国以前女子,天足而勇于跑跳,较之裹足而也想跑跳,就要轻松得多也好看得多。穆孝天在《邓石如评传》中说:“邓石如一开始就以一位书法改革者的姿态,致力于秦汉六朝碑版的钻研,冲出了‘馆阁体’的羁绊。”(《中国书法全集67 邓石如》第1页荣宝斋1995年版)其实在邓石如的时代,没有谁一开始就以书法改革者的姿态出现,邓石如没考秀才,当然也就不用写考场通用字体,不必在意写得乌黑、方正、光洁、等大。没有馆阁体的童子功,自然而然也就无拘无束,“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绝迹考场反倒成就了邓石如自由自在学习书法,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放开手脚向古人学习。没有条条框框,使邓石如书法富于创新精神。扬州八怪的书法总体上有刻意求怪的倾向,尤其是金农、郑板桥,其字之怪处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对馆阁体的反叛,因为自幼受馆阁体束缚,楷书很难写出名堂来,于是借近于楷书的隶书而张扬个性。邓石如写字则只求自己觉得好,不求怪,甚至出于迎合市场的考虑,尽力求不怪。力求不怪而能创新,需要对传统书法艺术有精湛的修养。

邓石如一生布衣,未走科举仕途,但是其诗文书印所反映的价值观以及审美趣味其实与文人士大夫基本一致。他的书房有一副长联脍炙人口:

沧海日、赤城霞、峨嵋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广陵涛、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

从这副对联的内容上看,邓石如的知识面、格调与志趣情怀,与同时代在朝的刘墉、纪昀以及在野的郑板桥、金农是高度相似的,所崇尚的基本都是主流文化最核心的文史经典。

邓石如一生布衣,也就没沾染官气,他的民间色彩可能更明显地体现在他留下的文字篇幅长的书法条屏与册页里,劝世性质的箴言与座右铭、家训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这是很值得注意的。细品他的对联,文字内容也经常出现格言,如:“十年暇熟读奇书  两眼明多交益友”“不速到门唯夜月 无私惠我有春风”。

他的对联在文学性上有平实朴素的一面,但是也有典雅华丽的一面。前者如邓石如隶书联“春风大雅能容物 秋水文章不染尘”,另一副隶书联“客去茶香留舌本 睡余书味在胸中”都是各类书法集与对联选的“常客”,基本是口语而文辞意味隽永,传播甚广,隶书而带篆意,结体近楷,是典型的邓石如风格。这路对联还有楷书联“不知明月为谁好 时有落花随我行”,北碑味道十足,实开梁启超楷书先河。后者如行书联“雪压文君沽酒市 云藏太白读书山”、隶书联“吟坛赠答追长庆 (华)榭壶觞继永和”、隶书联“穷经安有息肩日 学道方为绝顶人”、篆书联“玉尺纱厨量汗简 碧(赢)春雨读南华”、篆书联“上栋下宇左图右书 夏葛冬裘朝饔夕餐”、篆书联“(采)(豪)闲试金壶墨 青案时看玉字书”,典故词藻用得贴切工稳,非学养深厚者焉能为之?

“海为龙世界 天是鹤家乡”是邓石如六十二岁时所作草书名联,也是其草书代表作,十个字写得波澜壮阔,龙飞鹤舞,笔势翻腾,痛快淋漓。说起来邓石如对鹤有特殊的感情,他五十二岁写有一副隶书联:“万花盛处松千尺 群鸟喧中鹤一声”,次年他客居丹徒袁廷极家,获赠双鹤,再一年后嘉庆元年乘船载鹤回到故乡,把双鹤寄养在一处僧舍,后雌鹤先亡,雄鹤为郡守笼之而去,六十一岁的邓石如写了著名的《陈寄鹤书》,长篇大论据理力争讨要,郡守不得已还鹤作罢。《陈寄鹤书》原迹至今尚存,也是邓石如稿书的代表作。中国文人有爱鹤的传统,但是与鹤如此有缘留下佳话者却屈指可数。“海为龙世界 天是鹤家乡”是邓石如人书俱老、心手两畅的快意之作,不是一般应酬作品。

邓石如性格中有侠气,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生得高大威猛,据说曾路见不平出手与十余歹徒搏斗,大获全胜。据同与邓石如在武汉同为毕沅幕宾的孙云桂所写《完白山人传》,邓石如形象“虬髯戟立,目光闪闪若电”“继闻其高自标许,出语必惊人”“其狂不可及”,描绘出熟人眼里的艺术家形貌言行不同凡响。

孙云桂又说邓石如“性好奇山水”,为求庐山真面目,好奇探险,“粮尽饿八日,摘草木之食茹之,得不死”,游黄山,踏遍三十六峰,酷爱奇石,手提肩扛,不辞劳苦。这些都是典型的艺术家行为。据吴育《邓完白传》,邓石如曾“担囊游于黟山三月而后出,寻幽陟深,无所不到,到辄题数字,手自刻石其上,其纵横独往如此。”邓石如是旅行家,而且他喜欢题写到此一游并且亲手刻石,不知道黄山市黟县有无勘察过山区刻石,邓石如的刻石应当尚有遗存。说到在景点题字留名划画“到此一游”,这其实是自古以来中国人的传统,只不过,以往能题名留字的都是饱读诗书擅长书法的人,所写的字即使够不上艺术,仅靠其人成就地位也足以让人珍视,而现在不遵照景区规定乱写乱画“到此一游”的多是没文化没素质的阿猫阿狗而已。我以前说过一句话,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如果你不能做到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这个地方更美好,那么至少要做到不要让这个地方因为有了你而更不美好。这就是文明的底线。如果有邓石如的书法水平,游山时当然就不妨随处刻刻字,否则就还是免动尊手为好。

身心禀赋过人,邓石如一生自信,在篆书上甚至自视不让(李)斯、(李阳)冰,自赞一句:“何处让冰斯?”有论者认为邓石如说“吾篆不及阳冰”是自谦,这实在是曲解了古人,因为清代人在篆书领域说自己不及李阳冰,这不仅不是自谦,其实是很露骨的自夸,听话要听话外音,不能拘泥于字面意思。当然,以邓石如在篆书上的造诣与成就,是有资格说“吾篆不及阳冰”“何处让冰斯”这样的壮语的。此话邓石如说则可,别人说则不可。在书法史上,篆书至清代复兴,邓石如居功厥伟。邓石如写篆书具隶意,赵之谦说“山人篆书笔笔从隶出”,康有为说“完白得力处在以隶为篆”,这是邓石如与李斯、李阳冰的区别,也是邓石如篆书的特点。

邓石如的书法广受同时代人的极力推许,刘墉以高官而在北京一见到邓石如书法便“踵门求识面”,并评价说邓石如字“千数百年无此作矣”,惟才是尊,不失大家胸怀气度。还有一个例子可以说明人们对邓石如的书法爱到什么程度:武进县的修撰金榜兴建“家庙甚壮丽,其楹皆贞石,而刻联及悬额,修撰精心写作,而百易而后定,谓莫能加于此也。及见山人书,即鸠匠斵其额,而石楹既竖,不便磨治,架屋而卧楹,请山人书之,刻成乃重建。其倾服如此。”(《邓石如研究资料》第213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88年版)清代人对家庙无比尊崇,金榜能为了邓石如的书法题额书联而不惜废掉前工重建,可见其精益求精,对邓石如的书艺喜欢得五体投地。户部尚书曹文埴是邓石如书法赏识者,曾把邓石如推荐给两湖总督毕沅在武汉官署接待长住。曹文埴病重临终前,“语其长子曰:‘吾即逝,邓山人必有挽联至,汝即以勒吾墓华表,及专祠前楹足矣。’”(同前书第214页)官至一品,曹文埴以其权势地位,葬礼上得到的挽联什么高人的没有,而他却念念不忘邓石如的挽联,并且遗嘱交代直接将邓石如挽联刻在坟墓华表与家祠前楹上,这是对邓石如的艺术水平何等的信任与欣赏!邓石如挽曹文埴联为:“涉水跋山,来洒两行秋士泪;清风明月,难忘一片故人心”(穆孝天、许佳琼著《邓石如》第141页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不知墨迹与华表及家祠所刻、拓片是否存世?

曹文埴的儿子曹振镛是三朝权臣,邓石如的名望,在学术上有弟子包世臣褒扬,在官场社会上有刘墉、曹氏父子提携。

李兆洛在《石如邓君墓志铭》中赞美道:“其手之所运,心之所追,绝去时俗,同符古初,津梁后生,一代宗师。”邓石如的书风对何绍基、包世臣、赵之谦以至康有为影响很大,成为书法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赵之谦说:“国朝人书以山人为第一。”可谓推崇到无以复加的高度。吴昌硕也是邓石如的崇拜者,“吴昌硕大师生前特意精工雕镂山人石像一尊,立于西湖之畔。”(穆孝天、许佳琼著《邓石如》第85页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李刚田先生说:“书法史上有两位开创者,是唐代的颜真卿和清代的邓石如。”

齐白石曾把“海为龙世界 天是鹤家乡”一联分别写赠毛润之、邹佩珠,不言而喻,他对邓石如作品非常熟悉,事实上齐白石受邓石如影响至深。在艺术道路与事业成就上,邓石如可谓是齐白石的先行者,虽然两人作品风格各异,但路数高度相似,都是平民百姓职业艺术家、都是书法篆刻开一代风气的大手笔。

在书法、篆刻的天地里,“海为龙世界 天是鹤家乡”可谓是邓石如自我写照。

2019年9月17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