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骋尔才 横流沧海 纪晓岚的对联(上)

2019-10-22 09:37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 纪昀(1724年-1805年),字晓岚,别字春帆,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孤石老人,清朝直隶献县(今河北省献县)人,政治家、文学家。

梁章钜像

《纪晓岚文集》书影

纪晓岚雕像

纪晓岚作《庚辰集》书影

纪晓岚作《唐人试律说》

纪晓岚书对联

民国版 《四库全书》总目

《阅微草堂笔记》书影

纪晓岚故居阅微草堂内景

阅微草堂内景

纪晓岚故居阅微草堂外景

纪昀(字晓岚)可能是有史以来留下与对联相关传说趣闻最多的名人,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清代文人士大夫撰写的著作传记或笔记里有大量关于纪大人的对联记载,二是在清代乾隆年间以后的民间传说与稗闻野史中纪晓岚几乎是个无所不能、难不倒的对联天才,有很多难对、巧对、妙对、工对、绝对都被归在了他的名下。

著名文献学者来新夏在《纪晓岚文集》序里说:“我第一次听到纪晓岚这一名字便是从先祖为我讲说纪晓岚与乾隆帝间一些应对谐联而来。”(《纪晓岚文集》第1页河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纪晓岚是文献学、目录学的泰斗级人物,晚辈的文献学家知道其名字却是从其对联传说开始的,可见对联比《四库全书目录》要通俗得多、名气大得多。

纪晓岚是历史上数得着的名人,能说会道、八面玲珑会来事,以及机智敏捷反应快,很适合成为影视剧主角,因此,多年来有多部以其生平及传说拍摄的电影、连续剧,收视率最高的可能是《铁齿铜牙纪晓岚》,《乾隆微服私访记》等古装剧,虽然主角不是纪晓岚,但他的戏份也很抢眼,影视剧塑造的纪大烟袋以其机智幽默尖刻正直形象深入人心。当然,影视剧都是戏说性质,不能当成历史来看待。根据史料记载,纪晓岚与和珅同朝为官,两人关系一般,并没有那么多戏剧性的冲突。另外,就可以查对的文字材料而言,纪晓岚比和珅还善于奉承乾隆帝讨皇上欢心,因为他反应快、应对巧妙。

清代大臣故居至今在北京仍然作为文物保存并开放的可能就只有纪晓岚的阅微草堂了。在南城虎坊桥的纪晓岚故居门前还有他手植的紫藤。阅微草堂能幸存下来端赖晋阳饭庄占用了原址。说起来纪大人于餐饮也是极其与众不同,其一是不吃鸭,他曾有《解嘲》诗,序云:“性不嗜鸭,虽良庖为之,亦觉腥秽不下咽,诸友颇以为讶,戏作此诗。”诗中有句:“嗜好关性情,微渺孰能喻。”可见他也自己清楚不与众人同甘咸。其二是只吃肉。张培仁《妙香室丛话》说:“惟公平生不谷食,面或偶而食之,米则未尝入口也。饮食时,只猪肉一盘,熬茶一壶耳。”其三是喜欢水果坚果,同上书说:“公在家,几案上必罗列榛栗梨枣之属,随手攫食,时不住口。”

纪晓岚不善饮酒,他考进士时的座师孙端人海量,对门生不能饮引以为憾,曾戏言:“东坡长处,学之可也;何并其短处,亦刻画求似?”(据《郎潜纪闻》)其实能否饮酒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体质禀赋,有人并非可以学会的。

历史上大臣或大学者、大诗人妻妾成群的不在少数,很少有谁的私生活会像纪晓岚那样成为人们的谈资。采蘅子《虫鸣漫录》卷二:“纪文达公自言乃野怪转身,以肉为饭,无粒米进口。日御数女,五鼓入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不可缺者。此外乘兴而幸者,亦往往而有。”昭梿《啸亭杂录》更进一步说:“今年已八十,犹好色不衰。日食肉十斤,终日不啖一谷粒,真奇人也。”

食色性也,纪晓岚之为奇人,仅仅在食色两方面就不同凡响。其故居后改为酒楼食府,冥冥中似有天意。纪晓岚爱讲荤段子,尤其是那种不带一个脏字的,例如那句著名的“从前有个太监——下面没有了。”据说就是他的专利。独逸窝退士《笑笑录》有一段:“纪文达虽一戏谑,亦令人不可思议。如有平某娶妻,公送《诗韵》一部,莫不怪之。平某思索数量,始知其取平上去入四字为谑也。”学问盖世、名满天下而又官居高位,却有这样的癖好,放得下架子,这也是纪晓岚可爱的地方。

对联名气大、墨迹少

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同时也是影响最大的楹联专著《楹联丛话》的作者梁章钜是纪晓岚的弟子,在《楹联丛话》里反复称颂纪晓岚的对联,津津乐道,讲了不少关于纪晓岚对联的段子。师生都是大学问家、大文人,又都官居高位,梁章钜笔下的纪晓岚对联,虽然都是赞誉之辞,但还言之有据。可以说,在纪晓岚对联的神化过程中,梁章钜是重要推手。

纪晓岚的对联书法墨迹很少见,出自他门下的伊秉绶近些年有对联书法集出版,而纪晓岚对联虽然名气极大,留下的对联书法墨迹却寥寥无几。纪晓岚撰写的对联很多,而书写的对联很少,换句话说,他只负责提供文案,不负责书写。这是因为他是当时全国顶级的文人学者,博学多识,文思敏捷,出口成章,同时却拙于书法,“独不善书。即以书求者,亦不应。”(赵慎畛语,转引自《纪晓岚文集》第三册第441页河北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所以他扬长避短,没留下多少墨迹。

说纪晓岚不善于书法是相对而言的,因为与他同朝为官的同僚如翁方纲、刘墉、铁保都是大书法家,他的同事与朋友如桂馥、阮元等都是书法高手,与他们相比纪昀的字当然不是强项。不过,他与这些书法家经常交流书法艺术,因此并不是不懂书法。他在《书刘石庵相国临王右军帖后》中说:“石庵(刘墉)今岁八十四,余今岁八十,相交之久,无如我二人者。余不能书,而喜闻石庵论书。”

纪晓岚的字艺术性不强,可也毕竟是走科举一路正途考出来的,馆阁体楷书功底还是说得过去的。有意思的是,不善于书法丝毫没影响纪晓岚的声誉,他还不断以此自嘲解嘲,如在《题砚箧》诗中说“老夫今已头如雪,恕我涂鸦也无妨”“此翁原不入书家”,在《赐砚恭纪八首》中也说:“笔札从来似墨猪,擘笺惭对御筵书。”由于其地位高名气大,虽然他不以书法见长,可是每写一幅字,人们都奉若拱璧。他所书写的对联墨迹最著名的可能就是:

过如秋草芟难尽

学似春冰积不高

堪称修身治学格言,不愧为大学者、一代名臣的手笔。

家学渊源博闻强记

纪晓岚不仅是官二代还是学二代,学问有家传。纪晓岚的父亲纪容舒,是举人,曾任云南姚安知府,长于考据与韵律学,著有《杜律疏》《玉台新咏考异》,并且拥有可观藏书。后来纪晓岚在任《四库全书》总纂官时,以家藏本105 种进呈,是北方个人提供自家藏书最多的一位,可谓带头响应号召的模范。《四库全书总目》的编排格式是每种书籍的名称下边标明是何人经手进呈,“纪昀家藏本”出现频次之多,煞是引人注目。据专家统计全国朝野献书超过500种以上者四家,超过100种以上者共9家,纪家藏书在北方首屈一指,这要归功于诗书传家的家底。

在很大程度上,对于掌握了文字技巧与对仗规律的人来说,对联水平的高低主要取决于知识量的大小,是个比拼阅读量与记忆力的问题。博览群书而又过目不忘给纪晓岚提供了无穷无尽的对联素材。

纪晓岚生于雍正二年(1724年),四岁开始识字读书,终身不离笔砚。十一岁起跟父亲到北京,十五岁起受业于董邦达。二十四岁中举,是顺天解元,三十一岁中进士,先后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三十三岁与钱大昕一起领旨修《热河志》,扈从热河,从北京到承德途中恭和御制诗进呈,得到乾隆帝嘉奖,成为乾隆帝的侍从词臣。可谓早慧而家教优越,师出名门,年少成名,一路春风得意。

纪晓岚四十岁外放为福建学政,被召回京任侍读、侍讲,晋升为右庶子,掌太子府事,乾隆三十三年授贵州都匀知府,皇帝说纪昀学问好,外任不能尽其所长,加四品衔留任,又升侍读学士。同年六月,因为姻亲卢见曾盐务案泄密事获罪,革职充军乌鲁木齐,三年后召还,授编修,侍读学者,后命其编《四库全书》,为期十三年,《四库全书》是乾隆帝亲自领导的国家文化工程,从编辑方针到庋藏书架如何设计,大小事宜乾隆帝都具体过问。云南巡抚孙士毅被革职后,上谕令其到四库全书处,与纪昀等同办总纂事务。由此可以看出四库全书馆的人员配置规格之高,不同于一般的图书编辑。纪晓岚办事极得乾隆帝欢心,在四库全书编纂期间升任内阁学士、兵部侍郎、左都御史,《四库全书》大功告成后,任礼部尚书,六十岁后五次掌都察院,三次任礼部尚书,最后官拜协办大学士,加太子太保兼国子监事,成为一品大员。去世后谥号为文达。纪晓岚除了受姻亲牵连新疆戍边三年坎坷,一生顺风顺水,才学过人而又享尽荣华富贵、福禄寿禧,在清代政坛上是个另类异数。

纪晓岚的学问与诗文才华赢得乾隆帝的青睐,要知道,乾隆年间是学术大师、文学大师林立的时代,与戴震、钱大昕、桂馥、孙星衍、王念孙、段玉裁、翁方纲、朱筠、姚鼐、阮元、洪亮吉、黄仲则等人为朋辈,纪晓岚能执学界牛耳、为诗坛盟主,靠的是真才实学。

纪晓岚在世时就已经是传奇人物,其事迹尤其是其对联一直为民间百姓所喜闻乐道,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也是问世后便成为经典常销书,只有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例外,据他的后人著名作家柳溪的文章,纪晓岚的高官身份以及乾隆帝御用文人的大名导致其著作在1949年至1976年没有出版过。柳溪在很多年都不敢暴露自己是纪晓岚后裔的身份。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