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爱人间烟火 齐白石的人物画

2019-09-29 14:05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胡沁园像

齐如德像

人骂我我也骂人

西城三怪图

黛玉葬花图

西施浣纱图

纯阳真人小像

不倒翁

展厅中多幅《老当益壮》图

上学图

钟馗搔背图

与同时代画家相比,齐白石的人物画最突出的特点在哪里?就我所见,就在于齐白石的人物画表现的全是人间烟火,显示出他作为农民、木匠、画匠出身的百姓情怀。他笔下的人物都是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形象,基本上以吉祥喜庆祈福祝寿为主题,很少有传统人物画崇尚的文人高士,同时很少有传统人物画重视的历史人物与历史故事,另外值得指出的是也极少有现实社会中的人物。齐白石所创作的人物画具有鲜明的市场导向与民间性,也就是迎合普通百姓的价值观与审美趣味,认识他的画中人物不需要多少背景知识或者高深学问。齐白石所画的神仙鬼怪以及英雄美女都是过去普通中国人一望即知的,如八仙,如钟馗。齐白石的人物画自始至终都浸透着人间烟火气息。同时代的传统中国画家的人物画乐于表现出世的境界,齐白石的人物画表现得几乎都是入世的情怀。

北京画院美术馆是齐白石作品收藏重镇,可以说家底主要是齐白石作品,自开馆以来,即策划举办了齐白石系列展览,持续了十几年,展览几乎囊括了齐白石创作的各种体裁、各种形式、各种题材的作品,在持续时间、展品数量、展览规模与次数等方面都创造了中国有史以来为艺术家举办个人展览的纪录。第一轮齐白石作品系列展览是北京画院藏品为主,第二轮则集中了国内各主要收藏机构的藏品。2019年秋天的“越无人识越安闲”人物画专题展除北京画院藏品,还借了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首都博物馆、天津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湘潭市齐白石纪念馆以及荣宝斋等十二家文博机构的藏品,共计198幅展品,很全面地展现了齐白石人物画的各个时期、各种风格的代表作。

虽然齐白石以花卉草虫画著名,但是人物画也是他贯穿一生特别用功的题材。据齐白石自述,他八岁时所画的第一幅画就是临摹门上的雷神像,学画之初就是拜乡间画师萧传鑫与文少可学习人物画,最早的卖画收入主要靠肖像画,为活着的人画像描容,为逝者画像描遗容——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湖南,照相尚未普及,肖像画市场需求强劲。他为了画好人像下了很扎实的功夫,还学了擦笔技法,并且特别钻研服饰花纹技艺,《黎夫人像》《沁园夫子五十岁小像》《胡沁园像》《齐如德像》就是典型例证。有些人说齐白石无法把人物画准画像,显然是没有认真了解过齐白石人物画,事实上齐白石可以把人物画得很准很像,接近照片效果。

齐白石为人画像属于应用工艺美术范畴。他早期画改琦、费丹旭以及黄慎、任伯年一路的工笔仕女与人物画,如《西施浣纱图》《麻姑进酿图》《黛玉葬花图》《群仙祝寿图》,在艺术创作方面可以看出他亦步亦趋学得惟妙惟肖。

天津博物馆所藏两幅齐白石工笔人物画精心之作《汉关壮缪像》与《宋岳武穆像》,是他1921年至1922年到保定为曹锟所绘,画上的题字还是金冬心题,标明是敬摹,也即另有原画。齐白石经同门至友夏寿田之推荐多次到保定为曹锟创作,在一定程度上,齐白石到北京定居后最大一笔润资应当就是来自于这位当时事实上的北方最高统治者虎威上将军。这两幅关公像与岳飞像,各纵170厘米高92厘米,可谓巨幅,庄严肃穆,用色沉稳,不同凡响。齐白石为曹锟画的这两幅人物画比为蒋介石画的鹰,明显更下功夫花气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与名望的积累,齐白石的人物画由工笔细致渐渐演变为写意粗爽。能工细而喜粗放写意,在晚年齐白石不再画工笔人物画,创作出大笔挥洒的简笔写意人物画,造型夸张随意,用色夸张朴拙,有似年画。1955年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拍摄纪录片《画家齐白石》,蔡若虹编剧,其中有一句解说词:“他的人物画就像漫画似的简略,也像漫画似的带有愤感和讽刺的意味。”他早年工笔人物画上的题字很简短,除上下款与时间之外,很少有别的内容;而晚年写意人物画上诗文书法成为半壁江山,构成画面的有机组成部分,画不够,字来凑。他的写意人物画如《人骂我我也骂人》《不倒翁》是晚年人物画代表作,题字题诗泼辣生动痛快,妙趣横生,文学性思想性强,对后来的水墨人物漫画影响甚大,华君武、方成诸家都受其沾溉。

齐白石留下了大量的人物画“粉本”也即画稿,上面标记着颜色与修改要点,说明齐白石对人物画的构图推敲琢磨很用心思。值得庆幸的是齐白石有不少人物画稿与人物画作都同时留存下来,展览中并列展示,如《仿唐寅人物稿》与《纯阳真人小像》《钟馗搔背稿》与《钟馗搔背图》、《搔背稿》与《搔背图》、《钟馗读书稿》与《钟馗读书图》。对比研究分析,齐白石根据画稿进行创作时,在形象复原上确实是炉火纯青,画作高度忠实于画稿。

齐白石是靠画作养家糊口的职业画家,画人物画是为了卖,因此在题材上以销定产顺理成章,经过反复推敲的得意之作一旦定稿,他便不再修改,会大量复制同一构图,“越无人识越安闲”人物画专题展特别强调了齐白石的 “同卵多胞胎” 一稿多图现象,特别是其《老当益壮》,仅北京画院就藏有八幅同一构图作品,展览中安排了一面展板同时悬挂多幅《老当益壮》,效果一目了然,尺寸有大小,而构图着色都如出一辙,多少有点喜感。《老当益壮》的副本至少应当有两位数。如果将来有条件统计一下齐白石用同一构图最多复制过多少幅作品,可能会发现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我猜可能会是三位数。

他所塑造的人物形象,有时会反复出现在画作中,例如《西城三怪图》中最左侧的人物,就曾单独成画《背手闲吟图》,衣服与姿态完全一致。

他喜欢用废纸甚至包装纸临摹画稿,表现出爱惜财物不肯轻弃纸张的禀性。他的这些画稿都是墨笔勾线,而且用纸应当都是原大尺寸,有的甚至超过四尺整纸的面积,可见他为了保证图稿效果质量并不惜用纸。

2019年9月16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