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日记本里刊登的齐白石作品

2019-08-28 15:02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在收藏市场旧书摊上,老日记本是一个小门类。我在北京的潘家园、报国寺,昆明的潘家湾以及云南古玩城等处陆续买过不下二三百册老日记本,翻阅时发现,1949年后的老日记本有一些是精装本、有插图,而这些插图又分为照片、古画与当代绘画以及民间工艺品几大类。单独一册老日记本显不出有多少美术史料价值,可是把各个时期各个地方所出的老日记本放在一起看,就相当于有了美术作品编年图录的性质。这些老日记本因为不属于图书、杂志或报纸等正式出版物,也便不在美术研究者的视野范围,在当代画家的年谱或传记以及拍卖著录里,也没有把老日记本作为作品发表证据的例子(至少就我所见如此),其实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画家发表作品的园地非常紧缺,画作能够被日记本印刷厂选中发表,代表着很高程度的专业评价。老日记本与老挂历等印刷品里面的画作,同样可作为著录证据,值得美术史专业研究人员重视。

1949年后的几年,老日记本基本上沿用民国时期的样式,这是因为在那个时期国家顾不上这些不急之务。就我所见,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各地出版印刷精装本带插图的老日记本比较集中,到1960年又断崖式中止,这也与当年的宏观经济形势是一致的。此后到二十世纪结束,中国的日记本编排设计与印制,再也没达到五十年代的精度与高度。进入二十一世纪,日记本在中小学生与青年人中重新流行起来,不过,就我在商场与文具市场所见,现在的日记本装饰性比较强,也有以古画或某一名画家作品为插图的日记本,不过,已经不具有上世纪五十年代日记本的美术史料价值。

我对这些老日记本里刊登的齐白石作品颇有兴趣,翻阅时特别留意,现将一得之见公之于众,这些材料或许于齐白石研究能有点滴贡献。如果收集齐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印刷的老日记本,研究样本更多一些,相信研究起来肯定能收获更大。

我手头所有的刊登齐白石作品的老日记本,集中在1955年至1959年之间。齐白石1952年被聘为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同时还是北京中国画院名誉院长,1953年被中央文化部授予“人民艺术家”称号,可以说,事业荣誉达到了巅峰,成为中国美术界第一人。齐白石1957年逝世,备享哀荣,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参加了齐白石的公祭仪式。中国美术家协会还破天荒地举办了齐白石的遗作展,齐白石的声望地位提升到了独步天下的高度。

上海烟草工业印刷二厂印制的1955年《中苏友好日记》插图以美术作品为主,采用了当时美术界名家的作品,还大都是成名作或代表作,不过基本上每人也就一两幅作品,以宣传现实题材为主的古元、邵宇等画家的作品略多些,徐悲鸿的画作也有几幅,而齐白石的画作则达到二十幅左右,可以看出来齐白石地位已经远远高出于同时代画家。

作家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与朝花美术出版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都有各自的系列年度日记本产品。就我所见,这几家出版社的日记本都以不同形式对齐白石致以敬意。

作家出版社1956年出版的《文学日记》,印数4万册,插图部分以鲁迅肖像及作品插图居首位,发表了中外文学名著的插图、书影,还有白居易、陀思妥耶夫斯基、高尔基、海涅、易卜生、奥斯特罗夫斯基(是写《大雷雨》的老奥斯特罗夫斯基而不是写《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个奥斯特洛夫斯基)、萧伯纳、罗曼罗兰、夏目漱石等中外作家肖像,还有西方主要是俄国与苏联绘画,整体是以外国文学为主的,这也与当年的文化崇尚相一致,在这样一本纯文学的日记本里,除鲁迅肖像与插图外,唯一的中国画家画作,就是齐白石的《荔枝》,放在最后一幅插图的位置。在1956年,齐白石的文学成就并未受到文学界认可,其作品进入《文学日记》完全是作为中国画画家,他的画也是全本日记里唯一与文学无关的纯美术插图。

人民美术出版社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版的《美术日记》是我收集的老日记本中连续出版年份最多的,我有1956年至1959年的,不知道此前此后是否也出过,这四年的日记本设计装订形式不一致,显然产品没定型。印数每年也不一样,1956年版10万册,1957年版15万册,1958年版8万册,1959年版未标明印数。我在朋友圈晒过这几册老日记,人民美术出版社总编辑林阳先生看了直道珍贵。人民美术出版社在新中国的美术出版界是龙头老大,在日记本里选用齐白石作品也就有很强的专业评价意味。1956年版分甲乙两个版本,版权页署名编辑者曹辛之,也即与穆旦、杜运燮、唐祈、唐湜、袁可嘉和女诗人陈敬容、郑敏等八位诗人的出版诗选合集《九叶集》的杭约赫。版权页并有声明:“这本日记里所刊载的美术作品,大部分是从人民美术出版社、朝花美术出版社和荣宝斋新记所出版的图片、画册和期刊中选出来的。”这意味着《美术日记》带有年度美术作品选刊性质。《美术日记》1956年版只选了齐白石一幅《曲沼荷风图》,也即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之一, 此外就是齐白石和陈半丁、何香凝、王雪涛、张其翼等十三位画家合作的《和平颂》巨画。只用一幅齐白石作品且选的是山水画,可见编辑的眼光不同凡响。《美术日记》1957年版也只选了齐白石一幅作品,是落款九十五岁的《牡丹》,此画是齐白石最后时期写意画而带草虫的一例,同样可见编辑与设计者曹辛之的眼光。《美术日记》1958年版换了装帧设计风格,署名设计者为刘海盈、李微,由于1957年反右运动一大批画家被打成右派,插图全部是古代绘画与古代文物图片以及古代年画、古代版画,美则美矣,没有了时代气息。《美术日记》1959年版沿用了《美术日记》1958年版整体风格,但是设计者不再署名,所用插图也又有了当代画家作品,其中包括一幅齐白石九十五岁款的《祖国万岁》,此外,全书内页装饰小图使用了多方齐白石印章,注明选自《齐白石印谱》,这样就使得齐白石成为这本日记里被选用作品最多的画家。

1958年朝花美术出版社印制的《朝花日记》是三十二开精装小日记本,版权页标明印数是20万册,二十四页彩色插图,只有齐白石一幅落款九十二岁的草虫。不过,吴作人的作品是《齐白石像》,也就是说,作品入选这本日记的艺术家中,只有齐白石一人同时作为肖像画模特亮相。无疑这是对齐白石的极高推崇。

还有一本《美的传统》日记本,没有出版者印刷时间等信息、但是赠言有“五九年四月”字样,也即不晚于1959年印刷,是三十二开精装日记本,插图既有宋画,也有雕塑以及工艺美术作品,以及文物图片,很芜杂,只有齐白石的画作成系列,多达19幅,而吴昌硕与黄宾虹各只有一幅画作入选。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上世纪五十年代老日记本中的插图,限于当时的照像制片技术以及印刷水平,除个别整页彩色插图还可以看看以外,大都是黑白两色印刷的,而且不是整页,图片尺寸都很小,作品很不清晰,几乎就是个示意图,连题字都模糊一片,没有多少审美价值或装饰价值。

盘点上世纪五十年代老日记本里选登的齐白石画作,花卉草虫为主,人物次之,偶尔有山水,在老日记本里照例都没有刊登书法作品的,因此齐白石书法作品我也就没有在老日记本中见到,这反映了五十年代美术界对书法艺术的轻视。这些齐白石画作有一些是名作,也有一些是根据木刻水印册页翻拍的,粗略统计一下超过百幅,这些齐白石画作值得进行专题研究。鉴于五十年代中后期的社会状况,以及书画市场的几乎停滞,这批齐白石画作应当没有赝品,具有样板价值。

2019年7月18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