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酝酿实招推动夜间经济 夜市不再一律取缔

2019-08-13 17:14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11日凌晨1:07,滴滴司机曹华在南京1912街区接了当晚最后一位客人。从下午两点到子夜,他接了38单生意,总营收487元。当晚,火遍全国的COMMUNE自助酒吧南京1912店正式营业,从当天下午6点持续排队超5小时,当晚消费千余单。曹华的收入就是城市夜间经济的晴雨表,他希望晚上营业的店越多越好。在城市另一侧的南湖,一家龙虾店经营到凌晨三点多,老板进账9000多元。

无论收入高低,“夜色”总要有容下你的一处。美国布朗大学教授戴维·威尔研究指出,一个地区夜晚的灯光亮度和它的GDP成正比。夜色下的城市,不仅涌动着经济的活力,也洋溢着人文的魅力。与南方等外地城市相比,夜生活在南京的传统基础并不深厚广泛,但城市在变,一年新增30多万大学生就业参保人数以及大量年轻就业群体,一座千万级人口的现代都市必须要增加夜晚的吸引力。

“桨声灯影”产值数百亿

9日晚,天气预报显示当晚有阵雨,夫子庙大成殿前的游船码头上仍有游客排队等候。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这诗情画意的背后是夫子庙仅游船业务一年就创收上亿元,以夫子庙为旅游核心区的秦淮区,一年游客量5500多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近600亿元。眼下正值暑期旅游高峰,游船码头从每晚六点就进入排队高峰时段,一直到晚上十点,游船供不应求。

“船只运力已到极限,不少游客登不上船。”南京夫子庙文旅集团总经理李宗虹说,夫子庙游船去年一年客流超200万人次,营收1.2亿元。

“今晚我是快乐德云女孩。”10日晚,汪孟遥发朋友圈炫“乐”。在离夫子庙1公里处的老门东街区,德云社楼上楼下坐无虚席,观众以年轻人为主,不少人从外地赶来。三年前,德云社的票现场就能买。这两年德云社在南京更加走俏,这次汪孟遥不得不从黄牛手上买票,120元的票涨了一倍。点壶雨花茶,再加上瓜子、山楂小吃,消费了100多元,“一个晚上笑了很多次,挺值!”汪孟遥说。

老门东街区东西两侧的清吧,轻柔的音乐融入滴答的雨声,近窗处坐着年轻人,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二人对坐,聊天间或啜酒。窗外,夜幕下的古城墙隐约可见,偶有晚风拂过,惬意无比。

在都市打拼,夜色似乎更能抚慰疲惫的身心。

离老门东两公里处的水平方城市综合体,三楼的两家24小时健身馆里灯火通明,晚上八点多,跑步机已接近满员,人气不输外面的餐馆。这两家店面对面“较劲”,开了3年,学员“夜”增。“我们是南京最早的24小时健身店,晚上健身的人越来越多,半夜11点还有人来健身。”乐刻运动健身馆店长介绍,晚上12点工作人员下班,之后的学员可扫码进馆,自助锻炼。

夜间消费的趋势早已被经营者敏锐捕捉。门东管理公司总经理张彤介绍,门东街区整体策划“金陵之夜”品牌,鼓励商户营业时间延长至22:00,并推出城墙3D灯光秀,每周五、周六、周日晚间播放主题影片。街区135家商户,分别对应“夜食金陵”“夜娱金陵”“夜宿金陵”。

一处成熟的夜晚消费场所往往要经多年培育。城市往外扩张一二十年后,往东已有栖霞仙林湖片区,往南有百家湖1912,吸引了大量周边甚至主城区消费者,国际人士占相当比例。

一般认为,约有60%的生活消费发生在夜间;广州55%的服务业产值来源于夜间经济;伦敦一座城市的夜间经济就创造了英国全国6%的税收,提供了130万个就业岗位。

发展夜间经济,好处诸多,如延长经济活动时间、提高设施使用率、激发文化创造、增加社会就业、提高消费水平、凸显城市个性特色。近年来,我国夜间经济快速崛起,正摆脱城市经济辅助配角地位,日益成为推动城市发展的新风口、城市消费主战场。

最近,对夜间经济,国内城市密集出台扶持政策。今年4月,上海出台“夜间经济十条”,提出要建立“夜间区长”和“夜生活首席执行官”制度,大力点亮“夜上海”;继去年对“深夜食堂”出台资金扶持政策后,北京于上个月实施“夜间经济十三条”,打造“夜京城”;去年成都、天津、西安等地纷纷出台发展夜游城市、夜间经济的具体政策。

南京市商务局最近在北京、西安、武汉调研,研究制订发展夜间经济的具体政策。南京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消费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重要,深夜消费逐渐成为消费硬需求,政府要鼓励夜间经济的发展。

夜色下的城市个性毕显

傍晚六七点,去夫子庙、新街口的乘客多;九十点到半夜,到1912、五台山上海路一带酒吧的顾客多;子夜以后,去夜店和酒吧能等到不少客人。

跑了20多年出租车的周永林这几年成了网约司机,专跑夜车,堪称南京夜间消费的活地图,他清楚每个时段哪个地段消费活跃,所以他的接单量和接单金额在南京网约司机中名列前茅。周永林说,近期相关部门监管整顿,一些夜店关门,深夜接单量少了1/3。但新的消费正慢慢兴起,各种剧场、清吧、大排档一条街,生意都不错。“年轻人晚上有点活动,城市的夜晚才不会死气沉沉。”周永林说。

11日凌晨三点多,南湖东路上的南韵北味餐馆送走最后一桌客人关门打烊。老板陈锦友说,这里个头小的龙虾百元三斤,三五好友花上几百块能在这“胡吃海喝”。

夜间特色餐饮一直是南京夜间消费的主流,南湖一带、王府大街、新民路、长白街、三牌楼大街、红庙,都是南京宵夜去处。

十多年前,一首《喝馄饨》方言说唱让南京马台街夜市全国闻名,后来马台街夜市关闭,满城怀念。后来,或出于城市环境整治的需要,或出于交通原因,南京的夫子庙琵琶街夜市、迈皋桥和燕路夜市等夜市陆续取缔。

夜市在南京已成稀罕物。

但就像那首歌所唱,“我们每天晚上来到老王馄饨摊,不管刮风下雨我们都要来一碗”,南京人对夜市的怀念和渴望从未消减。

傍晚5点半,叶玉年顶着还没下山的太阳,带上两个装满手机外壳、充电器、手机膜的大箱子来到文体路。从2010年开始,摆在人行道上的这个小小摊位,成为他全家的衣食来源。

6点不到,从南湖东路与文体路路口开始,91个摊位沿着人行道一路向北,整齐排开,日用百货、手机配件、儿童玩具、服饰鞋帽应有尽有,每天聚集上千人,在马台街、三牌楼、丹凤街夜市关停之后,主城区内像这种规模的夜市几乎绝迹。

华灯初上,吃过晚饭的周边居民陆续走出家门,到南湖公园散步,夜市进入黄金时段。

建邺区莫愁湖街道城管科长丁昌兵介绍,南湖夜市解决了近百个家庭的生活问题,成为夜色下的独特风景。“我们选出两名能力强、威信高的经营户来当管理员,通过自治维持好夜市秩序。”丁昌兵说,莫愁湖街道还在想办法,争取把夜市打造成为南湖争光的网红。

从取缔夜市到打造网红夜市,城市治理理念在变。要做全球卓越城市的上海,正试点放宽夜间外摆位管制,试点在夜间特定时段,允许有条件的酒吧街开展“外摆位”试点。

不光是草根夜间经济在做大,剧场类文化演出消费规模也在大幅提升。2018年南京纳入政府评审的剧目289部共550场,观演人次达70万,其中21万余外地游客来南京观演。

一些景区也想延伸进“夜色”。溧水无想山开展无想夜跑、牛首山文化旅游区开展“无忧夏夜,冥想牛首”等夜间活动;南京海底世界、六朝博物馆等先后开展夜宿体验、博物馆奇妙夜等活动,吸引市民举家前往。

从“跳动的舌尖”走向“清静的耳根”

坐拥25万码农的软件谷很可能是南京年轻人最为集聚的区域,“夜间经济”就是年轻活力的代名词。

8日晚上10点,在雨花楚翘城“外婆私房·小聚”音乐餐吧里,台上的驻唱女歌手深情演唱着陈奕迅的《红玫瑰》,90后软件工程师邢晨坐在光影流转的卡座里,举起手中的啤酒杯和朋友对饮。

今年夏天,楚翘城按照“不夜城”理念升级改造,外婆家私房菜改名音乐餐吧,并请来5支乐队每晚驻唱,营业时间从以前的晚上10点延迟到翌日凌晨2点。与这家餐厅“不谋而合”调整营业时间的,还有创秀酒吧、大渝火锅、英皇体育游泳馆等10来家商户,占楚翘城总商户1/3。

“楚翘城的新定位是‘楚翘不夜城’,转型重点是发展夜经济,以此对现有业态布局重新调整。”楚翘城商场管理方、南京软件谷稳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胡之薰说,楚翘城辐射周边云密城、大数据基地等园区软件企业白领20余万人。

“一家商户办啤酒龙虾节,凌晨一点多,突然来了好几桌客人,一问是刚下班的华为员工。”胡之薰随后上门调查了130多家软件企业,超过60%的码农提出延迟商场营业时间的诉求,希望下班后能有个吃饭、听音乐、唱歌的好去处。胡之薰透露,推迟营业时间后,客流明显增多,最近营业额足足提升了30%。

“晚上八九点,40%的写字楼都亮着灯,粗略估算,加班族通常都有上万人。”天使谷创业咖啡联合创始人刘沁松认为,相比北上广的科技园区,南京夜经济还要“加把劲”。经常出差的他对上海的园区夜生活印象很深:凌晨2点,杨浦区国定东路创业集聚区,从腾讯创新创业中心、李开复创新工场涌出的年轻人挤满了周边的酒吧、火锅店。“希望南京夜间商业配套更齐全一些,把夜生活搞得更丰富,吸引更多年轻人。”刘沁松说。

15年前的平安夜,1912街区一亮相,就成为南京消费史上的标志性事件。高峰时期1912聚集了31家酒吧,1912街区项目总经理李莉将那个时期称为“夜店时代”,而现在,随着城区夜间消费的分流以及夜间生活需求不断升级,倒逼1912必须改变。“未来我们突出街区的文化属性和社交功能。”成都名气最响的餐吧“二麻酒馆”、上海最顶尖的量贩式KTV——MAGO、24小时健身房、1500平方米的电竞体验馆……一大波新兴的夜间消费业态,已经在1912街区布局。“闹吧”被“静吧”取代,休闲与健康并举,业态更迭的背后,是南京人生活方式的转变。

要打响南京夜品牌

如何让百姓走出家门?如何吸引外地游客在南京住上一两晚?

“打造夜间经济是系统性工程,需要整体谋划。”南京夫子庙-秦淮风光带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副主任江永强说。

夜间经济不光是夜间消费,还涉及到整个城市运行。以延迟营业时间为例,新街口德基的营业时间要从现在的晚上10点延长到12点,光电费一天就要增加5万元,与此配套,营业员和游客疏散涉及到的公交配套、地铁也要相应延时。

南京商务界、文旅界均提出,南京缺少能叫得响的“夜品牌”,多少年只有夫子庙,后来1912有了知名度,但受众较窄。

“南京缺少有影响力的夜间演出,没有像西安的大唐芙蓉园一类的项目。”李宗虹说,秦淮正计划把白鹭洲作为打造夜间经济的试点,与知名艺术家合作,打造一台以多媒体声光电为特色夜间演出项目,营造“不夜城”的游览体验。与此同时,秦淮区正在建设一批嵌入景区和历史街区的小剧场,推出丰富多彩、适合不同年龄层次的演出品种,让游客停下来、慢下来,浸泡在秦淮氛围里。

李莉一直有个愿望——长江路上的总统府、梅园新村纪念馆、六朝博物馆、江宁织造博物馆夜间也能向公众开放。她介绍,大数据显示,不少来南京旅游的游客,宁可选择去苏州、无锡过夜,很大原因在于南京夜间消费供给不足。苏州的观前街也在改造,要从商业街拓展成休闲圈,打造苏式慢生活体验区。

南京市委研究室副主任石斌对南京发展夜间经济提出多项建议,如成立多元主体参与的夜间经济委员会,聘请夜生活CEO,设立专项资金,返还夜市范围内公共设施广告收入,“以市养市”,注意草根消费集聚区和文化艺术项目的打造齐头并进,他认为外地诸多举措都可点亮“夜金陵”。

若无夜色的陪衬,美丽古都该失去多少好听的故事。

来源:新华日报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