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句功深如煮海 心似闲云在太虚 何绍基的对联

2019-05-22 09:36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 何绍基(1799年—1873年),字子贞,号东洲,别号东洲居士,晚号蝯叟,湖南道州(今道县)人,晚清诗人、画家、书法家。著有《惜道味斋经说》《东洲草堂诗·文钞》《说文段注驳正》等。













何绍基对联


  何绍基是清代最有影响的书法家之一,他一生创作了大量的对联。他坚持数十年临池作书,写字非常勤奋,日记里几乎隔一两天就出现“写大字”“写大字多”的内容,只有他妻子病逝后,有三十七天未动笔写字。估算一下,何绍基一生创作对联的数量是个惊人的数字。据其日记所载,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四月十一日“写对联将百副。”次日又“写大字对联七十余副。”次年十月初七“醉后写对子至八十余副”。咸丰二年(1852年)“写大字至暮,连夜得对子有一百零七副。”这样的工作量,可能从有对联书法以来无人可及。

  何绍基写于1847年至1848年的《种竹日记》,没有如此高产的记载,只1847年中秋“出至崇效寺过义园,归写对联廿付。”一条明确标明了对联创作数量。此外腊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及二十九日都在“写年对”,也即春联,连续三天赶工,可见所写对联数量之多,可能每天也不下百八十副。年对是应时应景作品,有现成词句,写成张贴于大门上,难以保存下来。

  何绍基书法名气大,求字索书者多,他的对联作品主要用于应酬,道光二十八年八月十九日日记“写信并长沙送人各扇对”,说明他虽久居京城,还是会赠送故乡亲友扇面与对联。

  何绍基与同乡晚辈曾国藩交情甚笃。曾国藩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的日记中写道:“子贞现临隶书字,每日临七八页,今年已千页矣。近又考订《汉书》之讹,每日手不释卷。盖子贞之学长于五事:一曰《礼仪》精;二曰《汉书》熟;三曰《说文》精;四曰各体诗好;五曰字好。此五子者,渠意皆欲有所传于后。以余观之,此三子者余不甚精,不知深浅究竟如何。若字,则必传千古无疑矣。”曾国藩后来居上,位极人臣,他对何绍基书法的高度评价与全力推崇,有力地提升了何绍基的声望。

  近来书法界盛赞何绍基在书法临摹上花费大量功夫,于汉碑动辄临以百通,坊间出版有何绍基临《张迁碑》等多种名迹。不过,只看到何绍基确实在书法上勤奋刻苦,融会贯通真草行隶篆各体的一面,不注意到他还有志在传世的其他四项所长之事,即《礼仪》《汉书》《说文》与诗歌,就无从正确认识其艺术成就。

  翁同龢对于何绍基的书法也推崇备至。他的日记不止一处记录了观赏何绍基的墨迹。同治元年(1862年)十月,翁同龢从琉璃厂借得有何绍基题字的《杨忠烈公三札卷》,在日记中完整记录了何绍基长达六七百字的跋语,在其日记里也是少有的例外。

  何绍基楷书与行书上承颜真卿,下启李瑞清、曾熙、谭延闿,成为晚清至民国时期书坛影响最大的一家,齐白石说:“我起初写字,学的馆阁体,到了韶塘胡家读书以后,看到了沁园、少蕃两位老师,写的都是道光间我们湖南道州何绍基一体的字,我也跟着他们学了。”(《白石老人自述》)

  何绍基当京官的年头多,后来外派在四川学政任上只两年就因“屡陈时务”“肆意妄言”,被免职,四川是何绍基仕途的终结地,他与四川官场的关系并不好,川人对何绍基多有微辞。

  陶亮生《蜀中联语偶谈》记录了何绍基的佚闻:“湖南道州何绍基,字子贞,贵公子也。生长首都,满口京话,喜与周荇农畅论。王壬秋嘲讪以诗云:‘何八矮子见周二郎,二人相对讲京腔;京腔那有乡音好,并且京腔不内行。”王壬秋即王湘绮,为人尖刻,喜欢笑谑,我没查其诗集,想来不会收录此诗。何绍基八岁由湖南进京,长年在北京生活,想来肯定是打京腔的,不过,可能带有家乡口音。唐代贺知章有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说明古人虽长年在外地或首都客居,口音还是家乡话。

  《蜀中联语偶谈》又云:“何之《东洲草堂集》知之者却不多了。所存联语,与四川有关系的,都该抄出。惜手边无书,除成都草堂短联(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外,我只记得乌尤东坡读书台一联,稍长,其上云:‘江上此台高,问坡颍而还,千古读书人几个;’下云:‘蜀中游迹遍,看岷峨并秀,扁舟载酒我重来’(东坡、颍滨,乃苏轼、苏辙的别号)。两联皆有‘我’字,此公自负可知。”(《复丁烬余录》第362页 黄山书社2010年版)书中还记载了剑阁李申夫“得罪不少京城内的湖南大佬”被何绍基“侦得陈翠华(川剧名旦)在湖南藩台衙门出入,便勾结御史,劾先生挟优。由是革职。直道而行的君子,得此下场!”(同上书第382页)陶老先生作为川人,感情上自然偏向川人,李榕李申夫即使是多有建树的能吏,招戏子入衙门,在当年是犯忌的过错,何绍基参劾并不是诬陷,联手御史何谈“勾结”?不过,虽然陶亮生笔下对何绍基的自负一再不以为然,但还是认为其诗文集中与四川有关的对联都该抄出,说明对何绍基的文才是首肯的。

  何绍基创作的对联数量多,可是他生逢乱世,在他去世后的一个世纪里,兵连祸结,文物字画经历了空前绝后的劫难,毁坏殆尽,即便如此,仍然有可观的何绍基对联墨迹传世,各地博物馆也都多多少少有所收藏,以其故乡湖南省博物馆藏品最为丰富。

  湖南省博物馆藏有何绍基楷书集杜甫句:“安得仙人九节杖 壮哉昆仑方丈图”七言联,上联出自《望岳》三首之二:

  西岳崚嶒竦处尊,诸峰罗立如儿孙。

  安得仙人九节杖,拄到玉女洗头盆。

  车箱入谷无归路,箭栝通天有一门。

  稍待西风凉冷后,高寻白帝问真源。

  下联出自《戏题画山水图歌》,前几句为:

  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

  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迹。

  壮哉昆仑方壶图,挂君高堂之素壁。

  杜诗原为“方壶”改为“方丈”,可能是出于对仗考虑,也可能是凭记忆书写造成的笔误。上款为当时的岳麓书院山长欧阳坦斋,是七十大寿的寿礼。欧阳坦斋出任岳麓书院山长连续掌教27年,弟子门生有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等。作品厚重宽博,深得颜体三昧,是何绍基早期力作。

  何绍基写字喜欢用生宣纸,长锋羊毫蘸以饱墨,追求线条生涩而不是光洁平滑,追求气息古拙而不是秀媚漂亮。前些年所谓流行书风所谓丑书,追根溯源,受何绍基启发很大。

  湖南省博物馆藏有何绍基一副行草对联,文曰:

  炼句功深如煮海 心似闲云在太虚

  从字面理解,应当是赠诗友的,其实也不无夫子自道的意思,虽然本是就写诗而言,不过,同样适用于其对联的撰句与书写。

  2019年5月15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