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在保定的创作

2019-02-27 14:05
来源:江阴日报社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郎静山摄齐白石像

曹锟

保定光园

作者在齐白石画案前留影

齐白石《莲池书院图》

老舍夫妇藏齐白石作品

齐白石《苍蝇图》

在齐白石漫长的一生中,游历过不少地方,以及成名的重要性,在长沙、北京之外,还有一个城市是研究齐白石生平不可忽视的,那便是保定。

齐白石画集有一幅《莲池书院图》很引人注目,这是齐白石的一幅精品,也是名作。莲池书院是保定的古园林,被誉为中国十大园林之一,齐白石笔下似乎只画过这么一处园林。

据1987年保定市档案馆编印的《保定大事记》,1952年11月22日,毛泽东主席在河北省领导的陪同下视察了保定古莲池,“五四”运动前毛泽东曾到过莲池,他回忆起当年的旧景说:“不是那个样子了!”并对毁掉原来的古建筑,改成新式文物库楼一事作了批评,嘱咐要把这座名胜古迹保管好。

保定是京广线上到北京之前最后一个大站,齐白石在进京出京的途中,不止一次经停保定。齐良迟在回忆其父亲的《父亲齐白石和我的艺术生涯》一书开篇头一章说,1922年他两岁随父母从湘潭老家北上进京,路上重病,车到保定齐白石决定下车住店给孩子看中医,两剂药下去人好转了,才又上路。保定给齐良迟留下深刻印象,有“一声保定站,双泪落襟前”之句。

在齐白石一生中,外出赴某地作画的次数屈指可数,值得一提的是,他曾多次专程到保定作画,因为他有一位朋友夏午诒一度在保定任炙手可热的要职。

夏午诒字寿田,清代戊戌科进士第二名,俗名榜眼,算得上一代名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后入袁世凯幕,袁之政令多出其手,后来又跟了曹锟任机要秘书,这是当年官衔,实际相当于今天的秘书长或办公厅主任,不是只负责简单的文字起草事务。

齐白石八十岁时写的《白石状略》中记录着“壬寅,四十二,识夏午诒”,查壬寅为1902年,白石实龄四十。状略极简略,所记人物极少,齐白石把1902年结识夏午诒记入状略(大致相当于自传提纲),充分说明此人是对齐白石一生有重要影响的人物。齐白石能走出湖南,能到北京,可以说就是沾夏午诒的光。用老话来说,夏午诒是齐白石的贵人。

张次溪笔录的《白石老人自述》详细叙述了是夏午诒给四十岁了还没出过远门的齐白石以远行的机会:“那年秋天,夏午诒由翰林改官陕西,从西安来信,叫我去教他的如夫人姚无双学画,知道我是靠作画刻印的润资度日的,就把束脩和旅费,都汇寄给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0年版第89页)显然,夏齐之间的关系,是典型的提携礼聘关系,而且夏午诒待齐白石真诚热情,设身处地考虑周全,不失富贵士大夫待穷朋友之道,当然,夏午诒请齐白石是给自己的如夫人教画,考虑的不只是艺术水平,更重要的还有人品与德行信得过。

齐白石第一次进北京,也是随夏午诒一家,而且到了北京住的就是北半截胡同的夏午诒家。南城集中着各地会馆,鲁迅在买房之前所住的,一直就是南半截胡同的绍兴会馆。也正是在北京夏家住着的时候,夏午诒提议给齐白石捐个县丞当当,至少也是朝廷命官——恩待之厚,由此可见。夏午诒如此照顾齐白石,一是看在姨太太面子上报答家庭教师,二是夏齐交情到位。

夏午诒到保定入曹锟幕后,当然也要成全齐白石,不会“放着河水不洗船”。

陈保卿先生说:“夏寿田与齐白石是湖南老乡,又同拜名士王闿运为师。因此在1921年,夏寿田邀齐白石到河北省保定,介绍他与当时掌控北京中央政府,实力最雄厚,地位最高的直系首领曹锟相识,齐白石在保定光园给曹锟作了一批画,挣了曹锟不少银子。”(《翰林名人书画集》第45页,河北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

当时的曹锟正处在权力鼎盛之时,保定一度事实上是全国的政治军事中心。曹锟本人虽然是草莽出身,但位高权重之后,也对书画颇为爱好,喜欢写写画画,至今市面上还时而有其作品露面。

齐白石在自述里是这样说此事的:“民国十年(辛酉1921)我五十九岁。夏午诒在保定,来信邀我去过端阳节,同游莲花池,是清末莲池书院旧址,内有朱藤,十分茂盛。我对花写照,画了一张长幅,住了三天回京。”一个字也没提到曹锟。但是实际上此次齐白石赴保作画,东道主并非夏午诒,而是曹锟。齐白石经常画紫藤,数量极多,紫藤与荷花是他最常画的题材,可能后来他画的紫藤,就有莲池书院紫藤写生的影响。说到莲池的紫藤,十来年前某次吴占良先生陪我到莲池赏碑,在北侧碑廊下岸边,有尺许高的残根,他叹息说这就是过去有名的紫藤,被砍了太可惜咧!

曹锟贿选总统,事败下台,成为二十世纪上半叶最臭名昭著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之一,这是齐白石在诗文里以及自述里讳言曾与曹锟交往的原因,他只是突出了夏午诒。为了报答夏寿田,他为之刻了多方印章。齐白石也为曹锟刻了大量印章,曹锟所作书画用印多是齐璜所刻。

齐白石1920年在保定还画有一幅工笔苍蝇小画(1997年中国嘉德拍卖会,尺寸9.7×7cm),题跋分为两段,全文是:“庚申冬十月正思还家时也,四出都门道经保定,客室有此蝇,三日不去,将欲化矣。老萍不能无情,为存其真。阴历十月一日晨起,老萍并记。此蝇比苍蝇少大,善偷食,人至辄飞去,余好杀苍蝇,而不害此蝇,感其不骚扰人也。十二日又记。”

浮屠不三宿桑下,不欲久生恩爱。日久生情,此为梵典,齐白石老人跋语充满了爱惜小昆虫的人情味,文字用典巧妙,是极精彩的文学小品。

广西美术出版社影印出版的《浮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收录了齐白石日记,其中详细记载了齐白石在1920年那两年频繁往返于北京、保定之间的细节,如果只看其自述与题跋,会误以为夏午诒只邀请他到保定一次住了三天,其他时间是途经保定,其实,齐白石前前后后多次专程到保定,住的时间也远不是三天。可以说,齐白石在1917年离开湖南老家定居北京卖画为生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是在保定淘到的,可惜他在保定给曹锟作画、刻印所得润金具体数额没有保存下来。按照曹锟当年的权力地位与实力,又有与齐白石同在王闿运门下的师兄弟、曹锟的大秘夏午诒出面张罗,润金显然会是异常可观的。

2019年2月19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