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少其的画

2019-01-28 10:29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 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赖少其

赖少其艺术馆

赖少其晚年坚持临帖

赖少其与黄宾虹

百丈泉(1992年)赖少其

红花

向日葵(八十后作)

1995年后作白云山夏日室内斗方

高楼大厦

2000年作隶书宝刀未老横幅

赖少其书法

梦笔生花

1990年作崇山

秋山齐云图

青山崖

梅花欢喜漫天雪


赖少其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上一位现象级的画家。他起步早、成名早、起点高,但是却又能保持艺术上的创新探索状态,到晚年仍然在变法,形成了自己与众不同的艺术个性。

戊戌之秋我到广州,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参观了赖少其晚年画展。馆内的展板介绍,正是由于赖少其的提议,才有了广州艺术博物院的诞生。一番话就能让广州官方在最好的地段兴建美轮美奂的艺术博物院,赖少其的影响力号召力显然不是同时代其他画家所能企及的。对比之下,黄胄也兴建了一座炎黄艺术馆,可却是自己独力筹资,负担沉重,费尽千辛万苦,甚至搭上了健康。黄胄的艺术成就与赖少其相比可能不遑多让,但是论其资历、级别与人脉以及办事的活动能量,显然两人不在同一档次。赖少其站位高,举重若轻,体现在作品上,也能看出他更多的是自我表现,而不是出于应酬需要。

马平先生在北京会计司胡同25号拍了一组书架照片,说是故居主人生前读过的书,我仔细看了书名,其中以政治、文史类图书为主,只有一册当代美术的书就是《赖少其传》(贺朗著,1995年花城出版社出版),明显是在故居主人身后才问世的,所以肯定没有被这位历史人物阅读过,不过,一位画家的传记能摆进这个层次的书房,本身就说明这位画家非同寻常。

赖少其作为艺术家同时是老革命,抗战期间1939年参加新四军,1947年在“莱芜大捷”后即被授“干部一等功臣”勋章,1949年7月作为全军文艺代表团第一副团长参加第一届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1949年10月1日出席了开国大典,在新中国春风得意,同时代有这样的经历与资格的艺术家屈指可数。

赖少其1932年考入广州市立美术专科学校西洋画系,1936年毕业,是美术专业科班出身。作为艺术家,赖少其站在了潮流前沿,1934年他19岁即根据日文版编译出版《创作版画雕刻法》,成为中国新兴木刻史上第一本介绍版画技法的书。木刻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是最前卫的美术形式,他被鲁迅誉为“最有战斗力的青年木刻家”,得到鲁迅这样的品评,赖少其一举成名。难得的是赖少其的前卫精神并没有因为几十年官场仕途的生涯而被消磨掉。

他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华东文化界、美术界领导,是当年少有的内行领导。1954年他任华东、上海美协党组书记兼副主席期间,为黄宾虹举办个人画展,并主持编选出版《黄宾虹画册》,对黄宾虹在全国范围内为世人所知,起到了重要作用。1956年他任上海中国画院筹备委员会主任,对上海画坛有建设之功。他到安徽工作后,创作了新徽派版画,得到国内广泛好评。

赖少其先后在南京、上海、安徽等地主管文化,在华东地区文化艺术界长年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离休后1986年落叶归根,回到故乡岭南养老。1995年他将一批236件书画作品捐赠给他提议建成的广州艺术博物院,2000年又将36件书画作品捐赠给广州艺术博物院。广州艺术博物院设立了赖少其艺术馆,展览陈列赖少其作品。广州艺术博物院同时还有岭南画派的赵少昂、杨善深、关山月、黎雄才以及杨之光艺术馆,赖少其的画风与岭南画派在表面上看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如果深入研究,会发现赖少其从岭南画派学习了不少东西。

正因为赖少其是美术专业出身,深入学习研究中外经典画家,又在南京、上海、安徽等地担任文化艺术界领导,得以广泛结交画坛名家,书画既是工作又是爱好,融铸百家所长为一炉,形成了自己的厚重朴茂的画风。赖少其当过领导干部,是离休老干部,但是同时又有着专业艺术修养与经验,眼高,手也高,这是赖少其作品与老干部体书画的本质区别。

赖少其晚年两次变法,不断突破,不断创新,因为他的特殊地位,在艺术上可以随心所欲不逾矩,达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自由状态。八十以后作品炉火纯青,这批画作充满青春活力,没有颓败灰暗的暮气。读赖少其的画,与传统中国山水画、花卉画讲究皴法、墨趣或所谓笔墨技巧与着色淡雅而简洁不同,他的线条粗硬、用色泼辣且丰富,西洋味道十足,其构图也借鉴了西洋绘画,有一些作品形式上与传统国画有很大距离,如《白云山夏日室内》,虽然是用水墨着色纸本,但表现出来的效果却明显极具现代感,有较强的视觉冲击力。2000年赖少其八十五岁所画的《高楼大厦》,构图奇崛,以焦墨大块皴擦,把高楼大厦的体积感与压迫感表现得淋漓尽致,色调冷峻,整体效果和传统中国画有巨大差异,但是意蕴却又是中国画。他八十岁之后创作的一系列“山水”,与传统山水画形式迥异。在他的笔下,中国画的山水与花卉,与西画的风景与静物,有时界限并不分明。如他的山水与《瓶花》,笔法并无不同。

赖少其上美术专科学校时学的是西洋画,他对法国现代派绘画格外偏爱,晚年作品中有高更的色彩感觉,深沉热烈,涂色厚重。赖少其的画作明显地受木刻影响,作为曾与鲁迅通信的木刻家,赖少其晚年把木刻的形式特长吸收运用到国画上来,用色浓重,用色响亮,大块着色,而且展览的所有画作都在四平方尺以下,没有大幅作品,这也是木刻的路数。他从石涛、黄宾虹的画风里学到了不少东西,作品中有明显痕迹,苍劲老辣,但是师其神而遗其貌,并不是对石涛或黄宾虹进行亦步亦趋的模仿。他的《秋午夜落叶图》《石破天惊》又有傅抱石、李可染风格的影子,可见他是博采众长的。

从赖少其留下的作品看,他八十五岁时仍然未停止绘画形式与技巧上的探索,作品充满了生机。如《红花》,以黑、红两色大胆渲染,沉稳而不喧闹,张力十足。

赖少其的书法明显有金农漆书与二爨的痕迹,风格厚拙结实,与他的画风相呼应。他的画作用印较大,无一方方寸以下的小印,与传统中国画的用印习惯有很大出入。印风粗犷,适合现代展厅展览,在一米开远可以清晰地欣赏印章的细节。

2018年12月25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