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的收入(下)

2018-11-12 13:55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 鹏字号T|T转发打印

齐白石故居门前

朱屺瞻

齐白石与徐悲鸿(右一)、吴作人(右二)、李桦(左一)合影

陈师曾

曹锟

徐悲鸿关于齐白石信札

齐白石致荣宝斋谈朱屺瞻信

松鹰图齐白石


民国十年前后担任曹锟大秘的夏午诒邀请齐白石多次到保定,还派人乘火车接送,除了彼此老友见面,主要是为曹锟作画刻印,所得谢礼当然比润格要高出很多。由于曹锟贿选总统事发下野,齐白石后来对这位贵人与自己的交情三缄其口。曹锟出身行伍,本是北洋军阀,当时事实上是全国最高统治者,可是在能用枪解决问题的事情上却选择了用钱解决,因此倒台,说到底还是不够厚黑。这是题外话,按下不表。

1922年,陈师曾带着齐白石的几幅花卉山水画赴京参加中日联合绘画展,齐白石作品大发利市,花卉每幅卖一百元银币,两尺长的山水每幅卖二百五十元银币,对齐白石来说,这是卖画生涯的一个历史转折点,他倒没有借机大涨润格抬高售价,而是因为陈师曾贵公子的声望,以及在日本人高价买齐白石画的消息,使得趋利投机的琉璃厂的画商们闻风而动,买画订画者纷至沓来,齐白石红了,由门可罗雀,变为门庭若市了。

齐白石通过画店代理的印章、画作,“画画的钱不是当时就给,要到了阴历年年终总算。”“常跟白石老人订画的有荣宝斋、纶池斋、清秘阁、淳青阁,有时也有豹文斋、玉池山房。”(齐良迟《父亲齐白石和我的艺术生涯》第61页海潮出版社1993年版)齐白石1936年通过各家画店代理作品的交易明细,记录在《丙子杂记》里,已经影印出版在《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下册,一笔一笔的收入很清楚。

齐白石在卖画卖印过程中,不断会遇到大客户。如四川军阀王瓒绪欣赏齐白石的艺术,先是通过中间人求画求印,照润例从优付钱是不在话下的事情,1936年还邀请齐白石夫妻及儿女到成都一趟,历时五个月,虽然事后齐白石抱怨王瓒绪未如约支付三千元报酬,但是由此可以得知彼时齐白石的身价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超过了同时代的名教授。

朱屺瞻也是齐白石印章的大客户,先后订了七十六方印章,在1944年已有六十方齐白石印之际,还自号“六十白石印富翁”并请齐白石治印纪念,此印齐白石刻有边款:“屺瞻仁兄最知予刻印,予曾自刻‘知己有恩’印,先生不出白石知己第五人。”可见富二代朱屺瞻照顾齐白石生意之多。两人的金石交是以金钱为基础的,有一封齐白石信札:“荣宝斋鉴:承送来上海朱君之印石四方,伊之原条,写明需刊朱文者三方,而且方方需刻边跋并上款。朱君虽然知我之刻,不要以知己压人!余年八十一矣,如此朋友可不要!不能照刻,谨送还。九九翁白石字,二月廿二。”记录了两人的交往中也有过误会。齐白石八旬鬻艺,朱公子订四方印有三方要朱文,且要边跋与上款,对于刻印来说这样明显是要多费时间精力,齐白石虽然清楚朱君是懂行的知己,但是这些要求有点过分,所以会抗议“不要以知己压人”,八十一岁老人,碰上知己偏偏不懂事,“如此朋友可不要”。当然,对于在上海滩过着只知花钱不愁挣钱的朱少来说,这可能只是一时大意,以为自己按齐白石润格照付钱款,恰巧想要三方朱文印,又恰巧想求边款上款,没多想这就大大增加了老人的工作量因而应当相应增加润资。齐白石多少有点倚老卖老,不过也合情合理,他心里清楚真正的知己是骂不跑的,事实上朱屺瞻并没计较,他又不缺钱,也能体谅齐白石的不容易。

齐白石虽然爱钱,但是深明大义,有为有不为,知道有的钱是不能挣的,日本占领北平时期,一辈子卖画卖印的齐白石贴出告示停止售画,这与梅兰芳蓄须罢演不约而同,有骨气,有志气,不是唯利是图之辈。抗战胜利后,齐白石的市场迎来井喷行情,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饥饿营销的效果。当然,随后的几年虽然齐白石收入可观,奈何金融崩溃,通货膨胀,将百姓财富浩劫一空,齐白石未能幸免,此后他对黄金就格外青睐了。

自从长大成人独立谋生以后,齐白石的财运一向不错,经济收入一直都处在良好状态,到北京定居后靠卖画卖印,他的收入达到了远不止小康的水平,根据现在资料判断甚至超过了中产的水平,算得上有钱人。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中央美术学院随之也由北平艺术专科学校与华北大学美术系合并成立,徐悲鸿继续担任校长,他延续了1946年起在北平艺专时期对齐白石的礼聘(齐白石被评定为教授八级),讲好不授课但是定时到校指导,月薪每月由徐悲鸿亲自送上门。中央美术学院的干部档案里有齐白石的“干部履历表”,载明齐白石1949年参加革命工作,有房产六座。在北平艺术专科学校1949年评薪表报及名单上,自1949年7月至1949年12月,齐白石的工资是818斤小米,与教务主任吴作人相同,仅次于校长徐悲鸿的864斤小米。而后经徐悲鸿在校务会议上提案,给齐白石增为1000斤小米,因此在另一份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的工资表上就显示,齐白石作为教授的工资是每月1000斤小米,徐悲鸿是局长级每月1300斤小米,吴作人是处长级每月1150斤小米。工资发小米,也是战争刚结束、社会重新洗牌时期特有的经济现象。小米当年的购买力,可能通过一个细节了解个大概:“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职员节约救灾认捐名册”上,教授齐白石月薪小米数825斤,认捐小米数25斤。为了便于读者对此有个具体概念,我没有根据地换算一下,这大致相当于今天月薪8250元,救灾捐250元?

大转折时期事物变化快,朝令夕改,另一份中央美术学院人事工资档次记载,到1952年底,齐白石的级别被调整为5级,调整前的工资是每月507斤小米。(以上均据《齐白石: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文化艺术出版社2010年版所附《齐白石与中央美术学院文献资料》)齐白石的收入大幅下降。

说起来,齐白石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都是自由职业者,自食其力,不领从公私单位领薪酬的。新中国成立后,卖画卖印的市场几乎消失,齐白石也不能靠单干挣到足够的收入。好在有徐悲鸿的接济,齐白石以九十岁高龄参加工作,挣上了体制内的工资。不难理解,靠死工资吃大锅饭,收入即使标准定得再高,数额也有限,教授的工资养活五六口之家也许挺宽余,但是齐白石的工资是要供二十口人吃饭的。

纵览齐白石一生,除了抗战时期情况特殊,齐白石只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一段时间遇到了空前的收入危机,以至于1950年写了“齐某上书”向主席求助。《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信札及其他”第103页有《齐某上书》存稿,全文为:“主席钧鉴:敬呈者,某自七岁牧牛,十□岁为木工,卅岁学作画刊印,六十岁后因乡关有兵事,避乱来北京,以卖画刊印作活计。今已九十岁,还在人间,且欲以口服累及吾主席矣。盖某老年丧偶,饮食起居,赖护士扶持,膝下稚子雏孙近廿口。去岁承艺专月赠小米八百斤,当时物价低廉,且有少量刊画收入补助,故得勉强支持。最近百物上涨,刊画更趋沉寂,仅恃艺专薪资,每月樽节为之,只能支持旬日,活计实属堪虞。以是不揣迫切上书,乞主席按月增加津贴,藉以全我主席养老之大德。此外,某于往年在湖南湘潭白石铺茹家冲置有田屋,田约二百余亩,住宅一进。当时出此者,实欲于老年南归,教子耕种,以养某余年。不料从抗战至今,卒无南还机会,余年几何?且儿辈均侍在京,往后决令其以劳动取食,以符主席各尽所能、各取所值之旨,无须田屋。为此,拟将上项田屋全部献给国家,以便归还人民。上两项谨呈,某不胜待命之至。未缘觐见,惟遥祝主席寿并河山。敬请钧安。齐某上书。”

值得说明的是,此时已耄耋之年的齐白石并非是自己没有家底积蓄以致无法养老,他之求助,实在是作为养活四世同堂一大家子人的家长,在卖印卖画的收入因为社会天翻地覆的变革而断流后,所承受的压力太大。无论如何,这一墨迹是记录一个时代社会经济状况的极珍贵史料。

齐白石一生挣的钱相当可观,在同时代书画家里齐白石属于少有的高收入阶层。但是因为他自幼贫苦,知道钱财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珍惜。在齐白石的家里,齐白石可能是最小气的那个人,同时,他也是挣钱养活一大家子人的那个人。齐白石的小气是对自己,我分析过他的所谓小气只是居家惜物节俭,对外人齐白石其实是不小气的,因为待人小气就没朋友了,齐白石一生都靠朋友,朋友那么多的人怎么可能小气呢?

2018年10月20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