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的收入(上)

2018-11-05 08:46
来源: 作者:曹 鹏字号T|T转发打印

山东画报出版社《白石老人自述》

岳麓书社《白石老人自述》

广西美术出版社《白石老人自述》

人民美术出版社《白石老人自传》

香港《齐白石诗文篆刻集》

齐白石

徐悲鸿与齐白石合影

张次溪与齐白石合影

齐白石为老师胡沁园画像

王湘绮

金松岑

齐白石桃花源

齐白石豆荚天牛

齐白石铁拐李

齐白石秋虫图


不少前辈在回忆齐白石的文章或传记里都写了齐白石对金钱的态度,基本上都是用嘲讽或调侃的语气,说齐白石对钱看得很重,齐白石晚年把钱换成金条裹在腰里随身带着,齐白石把金子藏在墙洞里,齐白石每顿饭都亲自按人头定量舀米。这些传言也许有夸张之处,但是因为不同的见证人都这么说,就应当是真实的。齐白石为什么会这样“小气”到可笑的地步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了解齐白石成长的家庭经济条件,以及齐白石个人的收入状况。

齐白石自小贫苦,备尝艰辛,知道生计不易,敬业精神很强,而且有知足心和平常心,始终以布衣百姓自居,不像文人士大夫那样清高耻于谈钱,他在自述以及其他场合,都大大方方地讲自己的收入来源以及收入数额,就如同老农讲起种了几亩地、收了多少粮食一样,不仅坦坦荡荡,而且很自豪很骄傲,他的日记与账簿对收入就更是记得仔细清楚,因为来路正,钱再多也敢摆在桌面上。就我所见,齐白石可能是同时代人里唯一留下详细的收入记录的书画家——齐白石未必是同时代艺术家里收入最多、最有钱的,但却可能是最在意钱的,也是最乐意讲自己的收入的,因此,只要用心梳理文献史料,就能知道齐白石的收入情况——至少是大致情况。

七十一岁时,齐白石想请当时的吴江名士金松岑为自己写传,为提供素材,对张次溪口述了生平,后来金松岑病逝,齐白石传没写,这份由张次溪记录整理的口语化的原汁原味的《齐白石自述》却成了传世之作,甚至算得上是传记经典,真是歪打正着的范例,当然,这也反映出记录整理者张次溪是文章高手。口述的开篇就是:“穷人家孩子,能够长大成人,在社会上出头的,真是难若登天。”“我们家,穷得很哪!”他家五口人只有一亩田,祖父与父亲还得打零工,一天管饭之外挣二十个制钱的工资(大致相当于今天的20元),还要上山打柴卖几个钱补贴家用,“一家子对付着活下去了”。

这就是齐白石出生时的家境,这也就是齐白石在经济上的起点,典型的贫农家庭,收入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齐白石十岁即每天上山砍柴,再大一两岁就砍柴、牧牛、种菜,十四岁下田种地,因为体弱吃不了种地的苦,受不了种田的累,而又心灵手巧,十五岁就在父亲的关怀支持下改行投师当了木匠,先干粗木作,十六岁又拜师学细木作,而后二十岁借到《芥子园画传》开始业余学画,再拜师正式改行搞艺术,卖印卖画,一辈子靠本事谋衣食养家糊口。

齐白石在自述中讲到当木匠的收入微薄,度日艰难,不过,他的艺术天分高,悟性好,手头又勤快,就业余做些小巧玲珑的玩艺儿来换钱。他说:“我常做的,是一种能装旱烟也能装水烟的烟盒子,用牛角磨光了,配着能活动开关的盖子,用起来很方便,买的人倒也不少。大概两三个晚上,我能做成一个,除了给杂货店掌柜二成的经手费以外,每个我还能得到一斗多米的钱。”用今天的眼光看,牛角烟盒就是民间日用工艺品,齐白石做了五年,推算起来总共应当做过五百个左右。一个月靠手工副业就能挣十斗米,这在当年的农民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外快了。业余做了五年牛角烟盒,过了近五十年他还津津乐道,此事对齐白石的意义不仅在于挣来了额外收入,更在于它坚定了齐白石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创作产品走市场的勇气与信心。

通临了几遍《芥子园画谱》之后,二十六岁的齐白石就以能画闻名乡里了,他说:“凡是请我画的,多少都有点报酬,送钱的也有,送礼物的也有。”乡亲来求画的大部分是神像,少则四幅,多至二十幅,“画成了一幅,他们送我一千来个钱,合银元块把钱,在那时的价码,不算少了。”作为农村画匠的齐白石,至此已经有稳定收入。二十七岁齐白石拜胡沁园为师学画、学诗,受老师指点,不再干雕花木匠,一心“卖画养家”。在此期间还跟萧乡陔学会了裱画,偶尔也接活挣点外快,据张次溪《齐白石的一生》说,齐白石的裱画手艺,并不在画画之下。胡沁园替他宣传推介,齐白石开始为人画像,“每画一个像,他们送我二两银子,价码不算太少,”后来他琢磨出来画像的纱衣里透现出袍褂上的团龙花纹,大受欢迎,一幅四两银子,从此成为定例。他过渡到职业画家,是在卖画收入完全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是水到渠成之举,没一点冒险、探索、尝试的因素。这也是比较典型的中国农民的风格,务实,稳健,不孤注一掷。

1900年,齐白石38岁,湘潭县城一个盐商想求人画南岳全图,以作游遍衡山七十二峰纪念,齐白石经人推荐应征,画了六尺中堂十二条屏,盐商酬以320两银子。这是齐白石生平第一次挣到大钱。在当时当地,这已经算是发家致富了。靠这笔钱,齐白石典地典屋,从星斗塘搬家到梅公祠,有了“百梅书屋”,后来又盖了书房“借山吟馆”。

1902年,夏午诒邀他去西安,给如夫人教画,一年后又一同到了北京,此次远行,齐白石得识樊樊山、曾熙等名士,还得到了樊樊山题写的润例,在西安、北京初步进入了卖印卖画的市场,旗开得胜,他谢绝了夏午诒为他捐官的好意,带着夏午诒为他捐官的银两以及卖印卖画所得的二千多两银子,衣锦还乡了。在那个年头,对一般乡下人来说这是可以确保一生衣食无忧的巨款。

1906年,任钦廉兵备道的郭葆生邀齐白石到钦州,也是给如夫人教画,还为郭葆生代笔作画,同样也给予丰厚的润资报酬。

此时梅公祠典约期满,齐白石在茹家冲买了二十亩水田和一所房屋,翻新房屋后命名为“寄萍堂”,至此,作为湘潭乡下人的齐白石,靠自己的收入已经跻身有产者阶层,俨然已是富家翁了。五出五归之后,1913年,51岁的齐白石把积蓄分给三个儿子,意思是尽到了为父的责任,以后就不为儿子们作马牛了,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事实上他后来“为儿孙作马牛”到老也未能歇肩。靠卖画卖印,齐白石打算就此终老于家乡。没想到,1917年因为政局动荡,湘潭闹起兵乱,盗匪横行,人怕出名猪怕壮,齐白石因为家境富贵,成了目标,风声鹤唳,担惊受怕,东躲西藏,最后只好远走京城。

齐白石很有贵人缘,其中既有通过师友介绍结识的贵人如王湘绮、夏午诒、樊樊山、曹锟、梅兰芳,也有见到其作品慕名结识的陈师曾、胡鄂公、王瓒绪,作为一介布衣,齐白石的朋友圈中非富即贵、有文有武,这样的人脉资源使他在正常卖画卖印收入之外,时不时地有额外的大笔收入。如胡鄂公求他作画,报之以婢女胡宝珠,后来被齐白石聘为续室,这样的人情礼物也只有在人口可以买卖、存在买卖婚姻的年代才会有。

齐白石1919年的日记有一系列他将钱存付给放高利贷者杨虎公的记录,从侧面可以反映他当时的收入情况。他在日记里抄录了杨虎公开具的存款证明:“齐白石山人濒生寄存款项于虎头陀室,约以周年八厘生息,随时可以取还,非濒生及其世兄子贞亲自取款,不得发与他人。他人得此折者,不足为据。虎头陀杨晢子批。民国八年七月五日收濒生交来洋五百元;七月五日收濒生交来洋叁百元;七月九日收濒生交来洋二百元;七月十四日收濒生交来洋壹百元。”(《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日记”下册第187页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年版)先后九天,齐白石就存了1100元银洋,这全是他到北京定居后挣下的钱。此后八月九日又存贰百元,八月十七日又存壹百元;九月二十二日又存壹百元;十月十四日又存壹百元。也就是说,齐白石每个月的收入,除了全家开支与自己的花销外,能存起来的钱,仅杨虎公处,就差不多一个月一二百元。同时期北京大学教授收入的中位数也就一二百元。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