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维钊:书画植根于文史学问(上)

2018-10-22 15:21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陆维钊(1899—1980),原名子平,字微昭,晚年自署劭翁。浙江平湖人。南京高等师范文史地部毕业。曾在圣约翰大学、浙江大学、浙江师范学院、杭州大学、浙江美术学院任教。中国美术家协会浙江分会理事。精书法,擅山水、花卉、治印。

《艺术人生——走近大师陆维钊》

《三国晋南北朝文选》

《高中当代国文》

陆维钊在西汵印社为日本书法代表团作书。


岳坟对联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冲霄汉起宏图三言联

天地关山五言联

王维五绝诗

《陆维钊研究》

《陆维钊书法选》

狮峰茶讯

磐石栋梁图

溪山深秀


1980年元旦过后,病危中的陆维钊把五位中国有史以来第一届书法专业研究生招到医院,上了最后一课,他说:“不能光埋头写字刻印,首先要紧的是道德学问,少了这个就立不住。古今没有无学问的大书家。”(《艺术人生——走近大师陆维钊》第182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05年版)

这番话既是对弟子门生的训诫,也是陆维钊临终的夫子自道。且不说陆维钊的书法成就是否达到了大书家的境界,只论其字,却确实立得住,是典型的文人字。而陆维钊书法之所以立住了,是因为道德学问出类拔萃。

陆维钊的字在别的地方不大容易见到,但是去杭州西湖却很引人注目。犹记几度游览西湖,至岳庙,瞻仰岳坟,参观秦桧夫妇跪像,墓阙两侧一副对联: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铁无辜铸佞臣

此联书于1978年,陆维钊时年八十,字体非篆非隶、亦隶亦篆,不同任何一人的写法,而又雄强内敛,刚劲大气,无一丝怪奇习气,用个比喻,近似于南人北相,一望而知于北碑造诣极深。

陆维钊如今是以书画家为世人所知,其实,他起步之初本是从事文史研究的。他二十二岁1920年考入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文史地部,师从竺可桢先生攻读气象地理。后改学文史,受业于柳翼谋、吴瞿庵、王伯沆,可谓师出名门,占尽天时、地利、人和。职是之故,他25岁还在读书期间就担任《史地学报》主编,27岁毕业。得吴瞿庵先生推荐,北上任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王国维先生助教。在文史学界,此不啻为一跃龙门,未到而立之年已经跻身文史界的顶级位置。

可惜陆维钊未能在学术研究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他南归之后,由国学研究转而从事通俗文教事业,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编选教材、教辅读物。1933年陆维钊与王季思、徐震堮、施蛰存、朱雯合编《当代国文》十二册,由上海中学生书局出版,供江苏省中学作教材用。这套教材虽然是陆维钊参与合编的,但无疑也部分代表着陆维钊的主张与观点。这套国文教材的知识层次至少相当于现在的大学本科甚至硕士研究生水平,以《高中当代国文》第二册为例,书后附有高一阅读书目精读部分:《孟子》、《新唐书》、《五代史》、《新序说苑》、《世说新语》、归有光文、方(苞)姚(鼐)文、白居易诗、陆游诗。

不妨对比一下如今各美院书法专业的阅读书目,会发现即使是博士层次都未必能把这些书列入精读书目——这还只是民国时期高中一年级一个学期的精读书目。民国时期的中学毕业生即被视为知识分子,实在是有其理由的。

1936年陆维钊编《三国晋南北朝文选》,由正中书局出版。这本古文选的与众不同之处,是主编叶楚伧曾任国民党中宣部部长、时任行政院副院长,乃当权得势的政界大老。陆维钊编选此书,显示了其国学功底,撰写的“叙言”长达十七页,相当于一篇三国晋南北朝文学简史,所选篇目精当而且体现了他的文学史观,不是人云亦云地选编名篇,例如把竺法护的佛经译文《擎钵大臣》入选,就独具慧眼。与此前此后出版的同类汉魏晋南北朝文选本相比,陆维钊编的这一本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可惜未见重印新版。

1942年,由于陆维钊才学出众,受到另一位民国大佬叶恭绰先生赏识,编纂《全清词钞》请他协助编选,后来陆维钊进一步据之编撰了《全清词目》。这两个项目都是旷日持久的大工程。1975年《全清词钞》十二卷由中华书局香港分局出版。这在词学界是重要的基础文献工程,沙孟海在《陆维钊书法选》前言中开篇称道此举“尤为当世所重视”,陆维钊名闻学界。

1945年陆维钊到浙江大学文学院任教,后转浙江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1959年浙江师范学院改名杭州大学,陆维钊在中文系任教,与夏承焘、姜亮夫为同事。从事文史研究,尤其是古代文学研究与教学,是陆维钊一生的主业。

在读书治学之外,陆维钊自幼精研书画艺术。他写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讲稿《书法述要》要言不烦,在同类书中篇幅不大,但是眉目清楚,句句切实。

为了养家糊口,陆维钊1942年即鬻字卖画,他经常与吴湖帆先生等海上名家交往切磋。1949年陆维钊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浙江分会,彼时尚无书法家协会。1963年他参加西泠印社。

陆维钊从古典文学教学研究专业人员进入书画专业成为美术教育家,也是机缘所至,他1959年分别应浙江美术学院、浙江中医学院的邀请,在两校讲授古典文学课,教学质量与其才学得到浙江美术学院师生的好评。1960年他62岁,应潘天寿院长之请,由杭大调入美院,任中国画系副教授。这一年他参与合编的《中国文学史(古代部分)》,由杭大出版。在那个年代,《中国文学史》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版本,不像如今是个高校中文系就会编一套自己的《中国文学史》。换句说,陆维钊参编的《中国文学史(古代部分)》标志着他在古典文学教学研究领域达到了相当高的学术水平。

浙江美术学院商调他的同时,浙江中医学院也在挖他去任教。陆维钊对中医的重视程度,可能不亚于书画,因为他的家人从老到小一再遭受病魔侵袭,所以他于歧黄之术颇为留心,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在民盟谈到自己的规划,列出要完成的书稿有九项,包括:金文释文、文诗词曲稿、书画印稿、名碑帖考实、画录笺说与书画书籍评介、画家年谱、古字画的鉴定经验,以及医学实践录(医案式加译注),和日寇登陆金山卫纪实。(《艺术人生——走近大师陆维钊》第118至119页)也就是说,在书法、绘画、印章以及金文、古典文学研究之外,撰写医书也是陆维钊的一个目标。

1962年在院长潘天寿的倡议努力下,文化部批准,浙江美术学院试办书法篆刻专业,筹备组由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陆维钊、刘江等组成,陆维钊负责具体筹备工作。1963年浙江美院书法篆刻科正式开学,陆维钊任国画系书法篆刻科主任,1979年又率先招收书法篆刻专业研究生,至此,他成为美术教育特别是书法教育领域的一个开宗立派创始人,规划制度,皆为首创。他对中国书法教育的贡献,体现在很多方面,他把从传统国学文史研究得到的学术训练与研究方法,嫁接到新兴的书法教育上,结出硕果,可以说,至今中国美术学院的莘莘学子仍受其赐。

陆维钊在浙江美术学院也即后来的中国美术学院从事书法教育工作,培养了不少学生,在很多年里杭州是中国书法教育的制高点。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