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善深 春风常在笔墨间

2018-09-30 08:46
来源: 作者:曹 鹏字号T|T转发打印


■ 杨善深(1913年10月—2004年5月),当代“岭南画派”主要代表画家,兼擅山水、花鸟、人物。出版有《杨善深画集》多种。1935年留学日本,在京都堂本美术专科学校攻读美术,1938年回国,于香港兴办第一次个展。1940年赴新加坡、南洋举办画展。1941年与高剑父、冯康侯等人在澳门成立“协社”。1945年与高剑父、陈树人、赵少昂、关山月、黎葛民五人在广州成立“今社”。1949年定居香港。1958年于美国纽约、三藩市、檀香山等地举办个展。1971年,游历世界十多个国家,1972年始,多次回大陆于名山胜水写生作画。1983年于日本东京、大阪举办个展。1997年前移居加拿大。2000年,广州艺术博物院杨善深艺术馆落成开幕。

《春风草堂所藏翰札》

《春风草堂所藏翰札》扉页

《笔透鸿蒙》杨善深书画精品展





鱼乐图

日暮倚修竹

小野猫


假日得暇理书,在尘封的一个书架翻出一本A4大小、蓝色封面的线装书:《春风草堂所藏翰札》,打开看,扉页有一行黑色签字笔写的字:“曹鹏先生赐存癸未冬杨善深赠”。我早已忘了杨老先生赠过我这么一本书,此次偶然找出,便就手细读了一遍,读完还在扉页上加盖了一方林健先生所刻的“曹鹏藏书”印,倒不是为了标明所有权,因为已经有上款,而主要是出于视觉美感考虑,扉页全是黑字,钤印补上个红色块,就符合书画形式特点了。兴之所至,就又把手头能找到的杨善深四种画册都翻阅一过,睹物思人,不胜今昔之感,遂草成此篇。

岭南画派第一代开山立宗号称“岭南三杰”高剑父(1879年—1951年)、高奇峰(1889年—1933年)、陈树人(1884年—1948年),第二代号称“四大天王”赵少昂(1905年—1998年)、关山月(1912年—2000年)、黎雄才(1910年—2001年)、杨善深,杨善深是最后一位去世的。论者每每强调杨善深并不是岭南画派的嫡系,他与高剑父虽然年龄是两代人,而且杨善深是在高剑父指导下才去日本留学学画的,在技法上也多有指点,然而两人关系却并非正式的师徒,1941年还在澳门共同组建了协社,用句套话是谊兼师友,不过,从艺术风格取向上看,杨善深还是属于岭南画派,深受高剑父书画影响。

岭南画派七位画家,以出版画册的规格与数量论,杨善深有后来居上之势,绝对超越了“岭南三杰”,作为标志,1992年“荣宝斋画谱”出版其“花鸟动物山水部分”;2001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杨善深卷。这一方面说明了中国书画艺术家不可无寿,另一方面也说明杨善深厚积薄发,一生勤奋,多所成就,与关山月、黎雄才相比也更少缺憾,至少没有荒废那么多岁月,所以,虽然身居海外,也跻身于大陆美术界第一线位置。这点见解,我在评介饶宗颐先生的成就时曾道及。

2004年元旦(其时尚是癸未年)我去香港,到半山宝珊道杨善深先生家中拜访,印象中是座高层楼,没有院子,门前的行车道不宽。杨府门外有一铜牌写着“春风草堂”四字。房间可能有一百几十平方米,当地的朋友介绍情况时说这在香港就是豪宅了。杨老与夫人很热情,拿出赵少昂等人的信札原件让我看。我注意到客厅里画框里的杨善深画作都未托裱,可能是准备出售的。这本《春风草堂所藏翰札》应当就是那天杨老先生送我的。想来我应当至少是翻过的,然而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其后不久,杨老一家北上北京,香港中国艺苑的萧晖荣先生热心邀请我一同在赛特给杨老一家接风,我又提前作了案头功课,准备好了向杨老请教的问题清单,手下员工还带了摄像机、录音机、照相机,原以为可以作访谈,结果有俗客在场,另外,现场是全家欢的格局,我不好反客为主,话题也就无法展开,只是寒暄应酬,访谈也只好作罢论。未曾料到,2004年5月杨老就谢世了,终年91岁。说起来,拙著《大师谈艺录》里本该有一篇杨善深访谈录的。

大概也就是2004上半年间,有一家艺术刊物找到我,就岭南画派为题作了一次专题访谈发表,我当时所谈的看法与观点浅陋自不待言,之所以敢接受这个专业性很强的题目的采访,实在也是因为我曾经下过一点儿功夫研究岭南画派,缘由还是为访谈杨善深专题查阅过一些图书资料。

2006年我应著名景观设计公司贝尔高林之邀赴香港访问,顺便到香港艺术博物馆等处参观了杨善深作品。2008年我被华南理工大学聘为客座教授,有机会多次到羊城讲学,期间也在广州艺术博物馆等处参观杨善深作品。所见愈多,对杨善深书画成就的认识也就愈清晰,对当初错过了访谈杨善深的遗憾感也就愈强。

《春风草堂所藏翰札》印于1999年,不是公开出版物,印数应有限,我得到的这册在版权页还钤有春风草堂印。这本书信集的编选原则是只收已故师友的信札,所以信札数量也就大大受到限制。其中赵少昂二十通、高剑父十八通,是书信往还最多的,充分证明了杨善深在岭南画派中扮演着活跃的角色。由于赵少昂、高剑父与杨善深通信时双方要么是同城居住,要么是一方在港一方在穗,经常有见面机会,所以,信札内容以办展、买画卖画等具体事务为主,很少有长篇大论,也少有谈艺论道的话,不过,对研究岭南画派来说仍不失为一手史料。赵少昂题画用他特有的和风草书,在给杨善深写信时也用这种龙飞凤舞的字体,不熟悉的人读起来实在有点费劲。

《春风草堂所藏翰札》收录了徐悲鸿、吕灿铭、陈寒操三位名家分别为杨善深画展写的序文,特别说明序文是随信随寄的,可见杨善深对之珍视。

不知道杨善深仙逝之后,所藏书信是否出有续集。

杨善深对山水、人物、花鸟、动物题材兼收并蓄,展示了全面的技法才能,其画风呈现出多样性。何怀硕说在他看来,“他是当代广东画家在香港唯一能振兴岭南画派的一位前辈画家。也是仅见的能不断兼采中外古今之长的岭南派画家。”(杨善深绘《荣宝斋画谱》“花鸟动物山水部分”序)他既继承了明清之际戴本孝、弘仁等枯笔淡墨的趣味,又借鉴了日本画的长处,在山水的皴法勾勒技巧上与傅抱石异曲同工,而花鸟草虫又带有居巢、居廉所特创的撞粉、用色特点,一望而知是岭南派的路数。黄蒙田说杨善深“熟而能拙”,何怀硕也说杨善深“巧中求拙”,其实杨善深不仅“画而能拙”,他的书法也贵在能拙,写字作画都喜欢用破锋散毫,线条枯涩,不求外在的精巧漂亮,与岭南画派作品明显的甜媚色调拉开距离,追求的是内在的雅与美。

杨善深的父亲经商有成,他很幸运地不需为稻粱谋,可以专心致志地出于对艺术的热爱而安排自己的时间。何怀硕说杨善深不论寒暑晴雨,每天到海边游泳,而真正做到这一点,其实只靠毅力是不够,还得有任性的劲头与任性的资本。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杨善深即坚持写生,遍游世界,积累了大量写生稿,从他在写生作品的题跋上可以看到,他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的,每画一处山水名胜,往往会抄录相关史地典籍资料,说明他是带着书去旅行的。

就我个人的眼光而言,最喜欢杨善深的山水画,构图大气,境界广阔,着色厚重,笔墨沉著,没有一点油滑媚俗的意态,得髡残妙传。

故友梁耀先生是黄独峰先生的研究生。黄独峰是高剑父的弟子,为岭南画派成员,与杨善深是朋友,《春风草堂所藏翰札》收有黄独峰信札一通——论起来杨善深算是梁耀的师伯。梁耀曾对我笑言杨善深晚年喜欢画春宫画,还乐于去风月场,可见老人家春心常在。我看过一些杨善深春宫画作品,如《笔随鸿濛杨善深书画精品展》图录所收的《春意人物册》,是那种好色而不淫的类型,画得并不露点,形象一点也不猥琐,只是偶尔题诗会有薛蟠的神韵,但是也出之于文言。

薛冰先生对我说南京有三位画春宫画的画家,两位早逝,一位重病,言下春宫画妨克作者,感慨不是谁都可以画得的。过后我才想起,杨善深老先生不正是现成的反例吗?

杨善深的画室名为“春风草堂”,与高剑父的“春睡画院”同样有一个“春”字,一脉相承的关系一望而知。春意味着生机,在本质上,春宫画也是艺术家对生命的礼赞。当然,艺术品有高级与低劣的区别,同样的春宫画,俗手画就是淫秽品,高手画就是艺术品。

2018年中秋节于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