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仿若在咫尺

2018-07-12 08:43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罗卫国

  我1987年在江西的高中毕业,1991年在武汉的大学毕业,2001年在江阴的部队转业,当初与同学、战友离别的时候,心里想大家东奔西走,飘散四处,这辈子联系渺茫,不知还能不能相见?起初鲜有联系往来,近年来随着网络的迅猛发展,大家已经天天可以在QQ、微信上聊天见面,举办同学会也越来越方便,越来越频繁。

  改革开放给人们带来的福利,互联网的发展位在前列,网络串起天南地北,进入千家万户,彻底改变了生活模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电脑,移动端越来越发达,街上卖手机的店多如牛毛,人们出行都随身带个平板、本本。

  当年我寒窗四载,离家求学,由于通讯不便,在校与家里的联系几乎断绝,不可能打电话,极要紧的事才会发电报;现在儿子远在兰州读书,从地理位置来说是个遥远的地方,但现在时代进步了,每周甚至每天都可以用微信语言功能通话,用QQ面对面视频,还省了话费。尽管他那么远,我们也可以帮助他、辅导他、鼓励他,让他克服孤独和想家,感觉到家的温暖和爱的支撑,可谓儿行天涯少牵挂。

  当年谈恋爱出去进修,绵绵的眷恋,丝丝的牵挂,只能托付一纸素笺,寄于鸿雁传情;随船出海执行任务,只能在停靠外港时给家里寄张明信片,报平安,寄相思,打国际长途费用太昂贵,互联网那时还没有呢。现在与外地的亲朋好友通讯方便,网络成了联系亲情友情的纽带,交通物流也发达了,还可以什么时鲜就寄什么,无锡水蜜桃,阳澄湖大闸蟹,我都寄过,这比杨贵妃吃岭南荔枝,一骑红尘妃子笑,还更幸福吧?生活赶上了好光景。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程控电话还并未普及,初装费昂贵,属于奢侈品吧,街头有公用电话亭,出现过IP电话,有过BP机、大哥大、小灵通。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腰里骄傲地别个BP机,是不是有点滑稽?一部大哥大像砖头那么大,是不是有点吓人?现在家里人人一部手机,固定电话都不用了,细数下来,这么些年我的手机也换了五六部吧。

  我们家用过拨号上网,后来用的广电宽带,开始的时候网速很慢,像蜗牛爬,经常卡在那就不动了;到近几年,网速越来越快了,现在带宽达100M了,过几天还准备去上光纤。家里自己搭建了WIFI,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刷刷朋友圈,点赞一番像皇上批圣旨,不要太舒服哟。

  以前找资料,基本上靠泡图书馆,靠原始的摘抄和强记。现在有了网络,资讯发达,资料丰富,全世界、各行业的信息应有尽有,真是太方便了,连存储文件、备份照片都不用U盘不连线了,直接上“云”呗。APP层出不穷,渗透进了生活,特别喜欢用蜻蜓、喜玛拉雅APP听音频节目,不知道什么叫无聊,何为没事干。

  以前订火车票,要去寿山路口的订票处排长队,现在在手机上用12306,手机揿揿就能买票了;一坐就是高铁,到北京也只要四五个小时。通讯资费便宜了,漫游也在取消。互联网这么发达,信息这么畅通,地球不就成了一个村么?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