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为什么这么有名 (下)

2018-07-02 08:44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梅兰芳与齐白石合影

王湘绮

夏寿田

齐白石工笔草虫

《白石老人自述》 

《父亲齐白石和我的艺术生涯》

《北京画院秘藏齐白石精品集》

《齐白石文集》

《齐白石画选》

齐白石作品



齐白石的人脉与口碑

任何人要想享有大名,就必须拥有关键性的人脉资源,并且树立良好的口碑形象。

齐白石以其湖南乡下木匠的身份中年改行当画家、篆刻家来到北京,在北京画坛上要想站住脚很不容易。论出身、论学历、论背景齐白石肯定不是正途没有什么竞争力,他只能剑走偏锋,以怪取胜。通过树立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个性形象,战胜北京同行对他的成见、歧视与偏见,从而打开局面、站稳脚跟。

齐白石到北京开始有一段时间是颇感受到冷遇的,例如1920年7月有一天他去赴喜筵,到场竟无人理睬他,幸而梅兰芳曾求过齐白石的画,认识他,热情招呼:“齐先生来了!”给齐白石解了围、挽回了面子,齐白石特此作诗记之:“记得先朝享太平,布衣尊贵动公卿。如今燕市无人识,且喜梅郎呼姓名。”齐白石善于维护有价值的私人关系,梅兰芳就是他在北京交到的重要朋友之一。那个时代北京最有影响力的文化艺术形式并不是书画,而是京剧,梅兰芳则是风头最劲的京戏头牌明星。梅兰芳从求画到拜齐白石为师学画,两人翰墨丹青往来,至今留下了不少作品印记,现在客观地评估两人的关系,梅兰芳于齐白石有似雪中送炭(至少在喜筵上是如此),而齐白石于梅兰芳是锦上添花。民国京戏名旦的朋友圈,几乎就是顶级层次了,虽然梅兰芳只是演员,但是通过梅兰芳却可以分享最高层次的人脉资源。

当然,梅兰芳并不是齐白石唯一的贵人,齐白石走向社会舞台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贵人是王湘绮(王闿运)。王湘绮在告老还乡后,出于好玩解闷同时也为家乡培养子弟的心理收了几个工匠跟自己学诗,齐白石是其中的木匠,此外还有铜匠与篾匠。王湘绮是一代名公,在北京、四川等地宦游,是文坛学界泰斗级人物,他如果不是回老家湖南养老,齐白石也就无从拜他为师,没有王湘绮这样著名的大人物为老师,齐白石很可能走不出湘潭的大山。有名满天下的老师,齐白石又有真才实学,在拓展社会关系时,就不难所向披靡了。罗家伦在《看完<白石老人自述>后的感想》中打抱不平地说:“我当年翻阅王壬秋(即王湘绮)的湘绮楼日记,屡见‘齐木匠来’的记载,可见王壬秋对他不及胡沁园的厚道。”(《白石老人自述》第220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00年版),其实这真是俗话说的“皇帝不急太监急”,齐白石在王湘绮日记里出现时,职业身份就是木匠,高官显贵大诗人大学者王湘绮让一个年轻的乡下木匠进门当学生,就已经是莫大的面子格外礼遇了,还要怎么样才算厚道?齐白石肯定不介意老师称他为齐木匠。

王森然在《回忆齐白石先生》一文里描写过齐白石的客厅陈设:“东屋三间是客厅,一条红漆的长约七八尺的大画案,四把像是中山公园茶座上摆着的藤椅。一张方桌上,放着一张装裱好了的镜心,用一座镜台装置竖立着:‘特讲侍讲衔翰林院检讨礼学馆顾问官王闿运撰并书齐璜祖母马孺人墓志铭’。南墙上悬挂着一张王湘绮的遗像。”(《王森然研究资料》第12页)齐白石在北京的客厅里供着王湘绮为他祖母写的墓志铭墨迹,一方面固然表明他是大孝子,另一方面也让客人们一望而知他与王湘绮有着不同一般的关系。非常简单,然而却非常有效。

他后来结识了夏午诒,王森然在《齐白石评传》里称之为齐白石挚友,并说:“二十四年秋间,闻老友夏寿田先生逝世,哭泣三日,不欢逾月。”(《近代名家评传》二辑第166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8年版)夏午诒也是把齐白石带到北京并且予以大力举荐提携的人,甚至曾提议保举齐白石入宫给慈禧当供奉,被齐白石婉言谢绝。夏寿田是光绪二十四年殿试榜眼,为清代湘南科举最佳成绩,当然举国皆知其才,官拜翰林院编修、刑部郎中等职,入民国后入总统府,袁世凯倚重,登基文诰皆出其手,事败投曹锟幕,成为大权在握的机要秘书(与今天的机要秘书不是一回事,相当于秘书长)。

前文引用的那首诗对理解齐白石“北漂”生涯极重要,诗中“布衣尊贵动公卿”一句,所指当为与夏午诒、樊樊山交往。这首诗写于1920年,齐白石后来才真正做到了“布衣尊贵动公卿”,与高官显贵国家领导人谋面论交。

用今天的话来讲,齐白石很善于处理政府关系,他通过结识夏午诒等官场中人,通过他们的推荐与介绍,得以与清末、民国时期北京乃至南京的上层社会的名士以及军政界要员直至国家最高领导人,建立了关系,但是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政治舞台,真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走马灯一般。

齐白石在二十年代多次经夏午诒安排去保定为曹锟作画,而曹锟当时是事实上中国的统治者。但是因为贿选丑闻下台,所以齐白石后来在各种场合都注意回避言及曹锟,他只提与曾任曹锟的大秘夏午诒的交情。

事实上,如果袁世凯的帝位坐稳了,齐白石同样能搭上顺风车,也正是因为有私人关系在其中,袁世凯身败名裂后,齐白石写过一首诗《袁世凯墓》:“项城北上木森森,高塚荒凉秋色深。公在民安浑不识,伤心祸始是何人。英雄从古人难用,成败关天事莫论。五载山河尘不动,无情草木亦知恩。”(见《白石诗草二集》卷二)在举国皆曰可杀的年代,齐白石为袁世凯大作翻案文章,又是“公在民安”又是“英雄”,还有“知恩”,此诗可以说是极不合时宜的,只能反映齐白石内心对袁世凯真有感情。而能写出这样的诗,一定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

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拍卖创下天价纪录,还有另一套《山水十二条屏》是1932年齐白石为四川军阀王瓒绪所绘,现收藏在重庆博物馆。齐白石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有四川之行,东道主就是王瓒绪,但此行最终很不愉快,所以后来齐白石就对王瓒绪闭口不提。后来王瓒绪起义,不过1957年反右运动中出逃被捕入狱,绝食而死,此是后话。四川画家陈子庄曾为追随王瓒绪的部下,自幼喜画,在齐白石到成都时有请教的机会,据说1957年他参与了王瓒绪越境密谋而有检举行为,详情与书画无关,在此按下不表,且说陈子庄画风号称别具一格,我未深入研究,但觉得在陈子庄画风与齐白石山水画风之间,似乎有某种联系,齐白石的四川之行,也许并不像他感觉的那样是空手而归一无所获,而是应当对四川画坛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抗战胜利后,张道藩策展邀请齐白石去南京上海办展,齐白石到南京送蒋介石书画作品,得到蒋介石总统的接见,并许诺让齐白石当国大代表。虽然此行画展卖画所得由于收的是金元券,通货膨胀导致齐白石大大吃了亏,然而,如果不算经济账,齐白石的知名度就此却上了一个台阶。

齐白石外表像是不善交际,但是他与对自己事业有帮助的贵人打起交道来却如鱼得水。他没学历,却能与留学归来的洋博士、大学者们成为好友,他没当过官,却又能成为高官显贵乃至国家领导人的座上客。

在齐白石成名的历程中,陈师曾、胡适、林风眠、徐悲鸿、张道藩等人是给予他在美术界关键性的提携与帮助的几位贵人,显然并非偶然巧合,这几位都是留洋回来的知识分子。齐白石虽然是土生土长、土到无以复加,没出过国,可能一辈子也没读过外国书(包括翻译著作)的中国艺术家,但是与留学生却很有缘,可能正是因为留学生见识过西方文化艺术,知道什么是“洋”,所以才更能看得见、看得起“土”?

1949年后,齐白石与毛泽东又结识成为同乡好友,两人不仅见面吃饭,还有通信之谊。齐白石在新中国得到官方无保留的极大荣誉,从此走向偶像化的神坛。

说完了齐白石的人脉,再看齐白石的口碑。齐白石当然不懂整合营销传播,不过,他的包装与宣传策略却与整合营销传销路数暗合。

概括地讲,他很明确地打造自己的艺术家个性形象,追求与众不同,避俗不避怪,所以,起初他借鉴扬州八怪的策略,自称北京西城三怪之一,王森然笔下也刻画了齐白石被时人视为一怪的趣事。

现在影视界娱乐明星喜欢炒作个人私生活婚恋题材,对于大众传播来说,这是行之有效的策略,齐白石在这方面可谓是祖师爷级别的了,他的家庭生活以及罕见的高龄当父亲的生育能力,在美术界还是社会各界成为人们喜闻乐道的佳话,他在先后两任妻子病逝后的择偶经历和他与照顾他生活的护工保姆的绯闻,也令大众啧啧称奇。

齐白石是最早也是最多被新闻电影纪录片摄制成专题片的画家,1954年9月15日,蔡若虹编剧,陈健导演,高洪涛、石益民摄影的《画家齐白石》电影纪录片在北京上映,此片获文化部1949年至1955年优秀影片短纪录片二等奖。(《新闻电影》第689页中国摄影出版社2002年版)值得指出的是,1949年至1978年所有获得奖项的纪录片,只有齐白石一例是以个人为主角,可以想象当年公映时是何等引人注目。

在八十岁以后,齐白石的知名度已经很高,口碑很好了。传统价值观的尊老观念,使得齐白石这位寿星渐入佳境,不必再主动出去,天天在家里坐等着,就有人上门来替他宣传。他在作画之外还有一项日常工作就是接受各方神仙的致敬式拜访并拍摄照片与合影。

文革期间齐白石被公开批判,成为全国美术界一大黑典型,从反面的角度强化了齐白石的知名度,被批判之后又重新被树立起来的齐白石,相当于宝剑淬火,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谓无坚不摧,锐不可当,更加所向无敌。

通过几十年的全方位、全媒体整合营销传播,齐白石已经成为一个人生传奇符号、一个文化现象、一个励志成功榜样、一个多子多福生命力旺盛的寿星象征,齐白石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成为神话,而神话人物的知名度当然会与时俱进。书画家的名气就意味着作品值钱,反过来,近些年齐白石作品在拍卖市场一再创出天价成交纪录,对于很多不懂艺术只懂经济的人们来说,齐白石的名字就更响亮了。

2018年6月18日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