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白石为什么这么有名 (中)

2018-06-25 14:12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徐悲鸿与齐白石

齐白石

胡适著 《章实斋年谱 齐白石年谱》

《北京画院秘藏齐白石精品集》 (全四册)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全集》 (大8开 全十册)

蝼蛄花卉

荷花蜻蜓图

黎锦熙 齐良巳 编 


《齐白石作品选集》 

胡佩衡编 《齐白石画册》

《白石诗草》 书影

《白石印草》 书影

湖南出版 《齐白石全集》


齐白石的作品出版历程

齐白石的悟性极好,对于事情的规律与关键点,能够准确地把握,例如他到北京后对作品集出版对艺术家的重要性看清楚了,就大刀阔斧地狠抓落实,虽然起步晚,但是后来居上。若论天性与兴趣,齐白石并不是多么喜欢读书,在他成名后也不见他收集图书或饱读诗书,但是这不影响他把出书作为头等大事。

如果以出版作品集为指标评价知名度的话,二十世纪中国书画界排名第一的就是齐白石了。在齐白石生前,同时代的书画家在世期间很少有像他那样出版过那么多的作品集。在齐白石去世后,这种差距就更以加速度急剧扩大。

齐白石很重视把自己的作品结集出版,而且不仅是出版有广告宣传效果的篆刻集、画集,他似乎更看重出版自己的诗集。他在老家自学时用功最多的就是诗歌,他拜当年诗坛盟主王闿运为师,所学也就是诗歌。

不妨简要回顾一下齐白石作品集的出版历程:

1928年,《借山吟馆诗草》印行;《白石印草》印行,按照印谱的通行作法拓了四本(据郎绍君《齐白石》第289页,杨柳青画社1997年版);胡佩衡编《齐白石画册》初集出版;

1932年,徐悲鸿编选作序《齐白石画册》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

1933年,《白石诗草》八卷印行;

也就是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齐白石已经分别出版画集、印谱、诗集,构成了至少三个系列的作品出版图书阵容。

抗日战争以及解放战争的十来年,齐白石低调蛰居,暂停了作品出版活动,尤其是日本占领北平期间,齐白石倚老卖老闭门不出,显示出坚毅的民族气节,深明大义,知进知退,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做事、什么时候不宜做事。老人本来爱名爱利,真正爱名爱利者就不会贪图不正当的名利。历史证明,齐白石的选择是明智的,经过抗战时期的考验,齐白石的名望更高了。

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版业一时还顾不上书画家,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人民美术出版社与荣宝斋启动了齐白石作品出版工程,不仅出版画集画册,还推出了成本高昂的木版水印高仿真画册。

1956年黎锦熙、齐良巳合编《齐白石作品选集》,齐白石作序。

1958年5月中国古典艺术出版社出版的杂志《中国画》第二期是“齐白石遗作展览专辑”,作为全国性的大型美术杂志为一位画家作专辑,这又是一个创举,在全国的中国画专业人士以及收藏爱好者群体里产生强烈的冲击。

齐白石去世后,其作品集以画集、书法集、篆刻集以及诗集、文集、诗文手稿集的各种形式出版,湖南省还整理出版了十巨册《齐白石全集》,由于是面向社会征集作品,鱼目混珠在所难免,但是却也是中国有史以来为书画家出版如此大规模的全集。后来广西一家出版社出版了《北京画院藏齐白石精品集》,在煌煌四巨册之外,还发行了一套十六册三十二开《北京画院秘藏齐白石精品集》。2010年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北京画院藏齐白石全集》,征订册中说“是迄今为止关于中国艺术家个案艺术研究中出版规模最大、收录项目最多、门类最全、艺术水准最高的一部”。

中国出版作品集最多的艺术家就是齐白石,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恐怕很难有人能赶上(更遑论超过)齐白石。

当然,二十一世纪,出版印刷行业普及了,阿猫阿狗都可以随随便便印刷出版作品集了,因此艺术家画册泛滥成灾。

不过,知人论世必须还原到其历史背景中。要知道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甚至直到九十年代,出版作品在技术上与物质上都还是一般人可望不可即的大事。

齐白石的传记评介与报刊宣传

齐白石对自己的宣传评介是极重视的,他自己主动物色合适的人选,先后请王森然为自己写评传,请胡适为自己编年谱,请张次溪为自己整理口述自传,还曾邀请老一辈名文人为自己作传、作序、题字、书写润格,总是,包装意识超前。在争取或配合传记评介与报刊宣传时,齐白石积极主动,慷慨热诚,根本不是乡下人封闭、畏缩、小气的样子,而是目标明确、全力进取、始终掌控局面的大手笔,相关人士有不少这方面的记载。

在《齐白石年谱》序文中,胡适开门见山地写到:“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秋天,齐白石先生对我表示,要我试写他的传记。有一次他亲自到我家里来,把一包传记材料交给我看。我很感谢他老人家这一番付托的意思,当时就答应了写传记的事。”(《齐白石年谱章实斋年谱》第169页安徽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这一年齐白石八十六岁,真可称之为老先生了。这样一位八十六岁老先生亲自上门求作者作传,不言而喻当面交给胡博士的不止是一包传记材料,于礼于情,确实让胡适难以拒绝。此举足以反映齐白石对胡适的重视,也反映出齐白石对传记作者不作第二人想、志在必得的意思,因为当时的胡适是留学回来的博士,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学界、教育界最著名的学者。可想而知,胡适并没有时间精力为齐白石写传记,连《齐白石年谱》也是与黎锦熙、邓广铭合作完成的,但是这部《齐白石年谱》1949年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冠有作者胡适的大名,这也是当年中国艺术家仅有的一例,标榜宣传称得上是顶级配置。谁也不得不佩服齐白石敢想敢干!

王森然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为齐白石宣传推介最给力的作者。他晚年在《回忆齐白石先生》一文中说:“我曾做过对齐先生的生平和创作的研究工作,撰写过关于齐白石先生的介绍和齐白石作品的评论,二三十年代发表在《晨报》副刊、《大公报》艺术周刊和《实报》半月刊上,后又在《中国公论》上分上、中、下陆续发表了《齐白石评传》。初稿请齐老审阅时,齐老给我的回信说:‘森然先生清鉴:承赐鄙人之小传,其中多过誉之辞。昨有友人适之携之去,代为先行一读,有过之不及之事,必告余。’”(《王森然研究资料》第二辑第9页文化艺术出版社1997年版)

这段文字很全面地展示了王森然对齐白石宣传评介的成果。“我的朋友胡适之”是当年中国文化教育界流行的俏皮话,调侃很多人吹嘘与胡适之是朋友,齐白石老先生居然真的称呼“友人适之”,可见他是不大在言辞上跟得上潮流的,不过,他在行动上却领先了潮流。

齐白石从一开始出书就请当代最著名的大人物为自己作序,他的传记作者张次溪在书里记下了齐白石的一番话:“师曾的尊人散原先生在世时,记得你陪我到姚家胡同去访问他,请他给我做诗集的序文,他知道我和师曾的关系,慨然应允。”(《齐白石的一生》第18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年版)

陈散原先生在世时是民国诗坛的旗帜性人物,齐白石一介草民写的诗稿结集印刷,居然请得动陈散原做序,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这是何等了得的奇事!

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齐白石的各种评介文章已经发表很多,良友图书公司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根据《人间世》半月刊的稿件编选了一本《二十今人志》,就有一篇写齐白石(作者署名无病,未考为何人)。二十人里只有齐白石是职业画家,另两位也有画名的是李叔同、林纾——齐白石肯定当时也不敢想象自己跻身于李叔同、林纾这样的大名士之侧。

进入新中国,齐白石已经功成名就,盛名之下,对他的报刊评介与宣传以及传记、回忆文章、画册的出版不再需要他自己费心劳神,用个比喻,像滚雪球一样,不像雪崩一样,成为有史以来社会知名度最高的名人之一,齐白石的名气甚至超过了当年给他作序、写传、编年谱的所有大人物。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仅少年儿童读物就有两种齐白石传记,齐白石在世时就成为传奇人物。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