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遍千家是行家 书法入门类读物续谈(上)

2018-06-04 13:50
来源: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胡小石书法文献》书影

沈子善编著《怎样写毛笔字》

陈康著《书学概论》

陈康著《书学概论》

晋王羲之书

晋王羲之书兰亭序

《书学概论》内页

胡小石书法

胡小石书法

胡小石书法


由于汉字书法的特性,书法入门学习在中国始终是个庞大的产业。在民国时期以前,写字不是简单的艺术技能问题,而是职业技能资格问题,用形象的比喻是敲门砖。概括地讲,在古代一个有文化的人不见得字写得多好,但起码不能写得太差,要有基本功,字能拿得出手才行,因此,只要不是文盲就必须学习书法,否则没法生存。即使是进入二十世纪后,清廷先是1905年起废除了科举制度,1910年又逊位,过去沿袭了千百年的传统上读书考试以及当官从政必须使用毛笔写字的制度算是终结了,但是,因为书法艺术已经在中国人的审美观里占据了牢不可破的地位,写一手好字仍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这种并非出于功利的惯性力量造成了书法学习仍然是全民性的活动。甚至在1966年至1976年期间,文化艺术教育百业俱废,书法却由于大字报以及标语口号等宣传的需要而一枝独秀。进入二十一世纪,电脑互联网手机的普及,使得人们用笔写字的机会锐减,客观上对书法人口形成釜底抽薪之势,但是前几年教育部又把书法列入小学课程,等于是用政策强力推行书法学习,从孩子抓起,对于书法艺术来说此举无疑意味着大繁荣大发展即将来临。甚至体制外的华德福学校,本来是采取西方教学体系的,也把书法列入了课程表。

书法热势必带动书法入门类读物热。此前我曾就书法入门类读物进行过盘点评介,稿件发表后,陆续又查阅到了一些相关材料,其中不乏大师名家的经验谈,值得补充介绍。谚语云,问遍千家是行家。虽说是书法学习殊途同归,核心道理大同小异,但是在具体细节上,不同的作者有不同的独到之处,汇总到一起以供读者博采众长,择善而从可矣。

天民《实用的习字教授》

书法入门读物除了出版单行本,还有一个重要的发表平台就是报刊。《教育杂志》1915年12月发表天民《实用的习字教授》,在格式上完全是按照小册子来写作,上海书画出版社2000年出版“二十世纪书法研究丛书”收录了此篇,用了13个页码。此文当年最初发表时,应当是为中小学老师所广泛阅读并借鉴的,有书法教学法的性质,间接地对当时的书法教育产生影响。2000年重印就只是书法史论资料了,阅读面缩小到有限的书法研究人士圈子。说起这套书来有个佚事,它收了一篇梁启超《论书法》,实则全文谈的是写书之法,与书法艺术风马牛不相及,我购阅后发表这一乌龙,不禁发了几句牢骚,《文汇报》还发表了篇介绍我的观点的文章。后来我到上海,与此书主编结识,还见过不止一面,我们都没提此事。现在回顾,这套丛书虽然有疏漏,但瑕不掩瑜,收集保存了一批重要的书法史料。例如收录了沈子善发表于1943年第一期《书学捷要》,全文12页,与同一作者后来的单行本《怎样写毛笔字》大致结构一样。

《实用的习字教授》有的观点放在今天也不过时,如认为小学书法学习不应以美为目标,而应以规矩整齐端正为目标,因为儿童初学写字,除了天赋极高的,不可能达到美的标准,因为书法需要积年修炼,同时需要精神修养。所以,作者立论的定位于实用。

他说方二寸以上为大字,方二寸以下为中字,方五分以下为小字,认为小字最实用,中字次之,大字最次。所以,习字也应依此顺序。现在书法学习市场,依然是小楷占主导地位。天民又指出以实用性而论,依序为草书、行书、楷书,但是小学不教草书,而日常写信记事人们多用草书,这就形成了一个矛盾。他主张学习分量草书宜最多,便于实用生活。当然,如今人们用纸笔写信记事的机会锐减,草书的实用性已经远不如前了。

胡小石《书艺略论》

胡小石(1888-1962年)作为曾熙、李瑞清的弟子,在书法界是正统的师出名门,起点很高,新中国成立后他又是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与名教授,学术地位与社会声望都极高,虽然他的治学专业是文史,但同时精研书艺,不仅创作上自立门户,还热心书法普及工作。1953年1月16日他为南京博物院工作人员及华东文物工作队和南京故宫分院的人员作《中国文字与书法》讲座,开篇题目是《殷代到战国文字的变迁》,第二讲是《隶书与八分》,至1955年2月16日,以《工具书的使用法》结束。这一系列讲座反映了胡小石把书法放在文字与文化、国学的体系中予以看待的观点。显然,此次讲座的主旨并不是学习书法入门,而是文博工作者研究书法入门。

1960年,江苏省文联又邀请胡小石作书法讲座,题目是《书艺要略》,分为《古文变迁》《八分在书艺上之关系》《学书诸常识》,全文在《新华日报》发表。1961年《江海学刊》以《书艺略论》题目发表,1982年出版《胡小石论文集》共收论文14篇,此为其一,也是仅有一篇以书法为主题的论文。

《书艺略论》结合书法史而论书法艺术,内容高度浓缩,不是初学者所能懂的,但其介绍的学书原则却是初学者所应牢记的。他主张执笔应各安所习,认为只有江湖术士才强调非如何执笔不可。他把学书法分为三步,一是用笔,首辨方圆,《张迁碑》是方笔,《石门颂》是圆笔;次辨轻重,用笔轻超逸秀发,用笔重沉著温厚。并举历代名家作品予以用笔轻重点评。要之,线条要刚而非石,柔而非泥,一点一画,破空杀纸。二是结体,首辨纵横,如柳取纵势,颜取横势,黄、米取纵势,苏、蔡取横势;次论欹正,然而清代馆阁体过于平正,是书法厄运。结体以得重心为最要。三是布白,黑为字,白亦为字,有字与无字处同等重要。胡小石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开始在南京金陵大学、东南大学任教期间讲书法史,其《书艺略论》应当是多年研究思考的结晶。

陈康《书学概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左右武汉市古籍书店复印出版了陈康《书学概论》,当时出版不规范,全书没有版权信息,也没出版时间,之所以推断是八十年代,一是根据其纸张印刷样式,二是封底标明黄冈县新华印刷厂印刷,而黄冈县1990年撤县改市。出版说明是据土纸本翻印,原书有题记写于1943年。此书1992年上海书店也出版了一次。在网上能查到上海教育书店1946年有一个版本,作者在序言里说于右任读过其中第三编第六章(老一辈学人治学诚实,有一是一,有二是二),并题写了书名,由此可见这本书当年并不是没有分量的等闲之作。

陈康(1902-1992年)是陈含光之子,扬州人,1924年在南京读东南大学,毕业后1929年赴伦敦大学再转柏林大学,1940年获博士学位,回国在西南联合大学教书,抗战胜利后曾在北京大学工作,旋回南京大学任教,1948年去台湾大学,后在美国定居,在哈佛等校从事教学研究,专攻希腊哲学,是著名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专家。《书学概论》应当是其副业的著作,但是从内容上看得出,这是一部穷尽了相关典籍论著的汇编性质的书,显然是既对中国书法史论烂熟于心,又有西方学术的意识与手法,因此扎实、系统、全面。

《书学概论》分上编“书法”即技法入门指南、下编“书学”也即书法史论。此书收集资料齐备,面面俱到,而又切合实用,不务空谈,既讲方法又讲规律窍门。显然作者综合摘录汇编了古今名家的相关观点与材料。其上编分“学书应有的修养”“帖的选择”“练书前的准备”“姿式及运气”“执笔”“运行”“结体”“布白”共八章。

陈康与胡小石有时空交集,他的书法审美倾向也与胡小石同属北碑一派,如临碑帖初步他首推龙门二十品,继之以敬始君碑、比干碑、石门铭、爨龙颜、张猛龙。《书学概论》有“笔位”一节,详论历代名家名作的执笔高低,所举例子与基本概念如一分笔、二分笔、三分笔,均与胡小石大致相同。论结体所举纵势、横势的例子,也与胡小石大致相同。在文献出版时间上看,陈康《书学概论》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问世,而胡小石《书艺略论》发表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但是在资历上胡小石在南京当大学教师时陈康是学生,从情理上讲,学生在书里借用老师的观点与材料是正常现象,而胡小石那一代的老师肯定是耻于借用学生的观点与材料写成文章发表的。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