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新我《扇面画册》拾遗民国扇画专著偶记之三

2018-05-02 08:42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费新我(1903.12—1992.5),学名思恩,字省吾。30岁前改用新我,笔名立千,号立斋,浙江湖州人。是我国现代著名的书画家,也是最杰出的左笔书法家。1934年学习于上海白鹅绘画学校。历任上海万叶书店编辑室美术编辑,江苏省国画院一级画师。

费新我 编绘 《国画临习范本 扇面画册》上海春明书店印行 民国三十六年

费新我《怎样学书法》书影

费新我书法作品




费新我书法作品


《扇面画册》内页

《扇面画册》内页

《扇面画册》内页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书画市场逐步从复苏走向兴旺,美术界出现一股潮流,那便是:油画家、版画家、漫画家以及书法家、篆刻家竞相半路改行搞起了中国画。这当然是因为市场导向,油画、版画、漫画与书法、篆刻都不如中国画生意好。但是在八十年代以前,情况完全不是这样子的,就我所见,不止一位学中国画、搞中国画的,后来却以书法闻名,以书法为职业。比较著名的例子有启功(开始是学画的,成年后卖画补贴家用,因为画上的字写不好才发愤学书法)、王学仲(在北平美专学了十年中国画、出版有画册),以及林散之(跟黄宾虹学画)、费新我。

有一年我在上海逛旧书店,偶然见到一本费新我编绘 《国画临习范本扇面画册》,售价颇昂,但是扇面画方面的书刊资料是我收集的题目之一,所以就买了下来。

《扇面画册》名副其实就是画册,连篇照例应有序言都没有,也没任何说明文字,不仅每幅画的标题没有,甚至连页码也没印,还原到1947年兵荒马乱的社会状况,这本画册也记录了出版界的粗制滥造偷工减料情景。不过,由于扇面画册的性质,每页画面上都有费新我的题字与印鉴,加上封面与版权页的信息,翻阅起来,倒也不觉得书页缺了文字就缺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本《扇面画册》是冠以“国画临习范本”出版的,扉页印的书名是《古今扇面画册》,里面的作品,大都是有所本的临习之作,从图式上看,山水画有米家山,有黄公望,有倪瓒,总之都是比较常见的名家画风,今人的作品很引人注目是墨虾,该是借鉴齐白石。可以看出有些作品是粗率赶制出来的。画册中很难看出哪幅是费新我的创稿,虽然在题跋上能看出有一些是费新我自撰的诗句,文辞很流利漂亮,但略显没有新意、缺乏个性,也缺少现实生活气息。画册全部作品都是在扇形纸上创作的,而不是在真正的扇面上画的,这显然是为了出版考虑,成扇或扇面有褶痕,画时不易处理,拍照制版更不方便。

全书所收扇画包罗题材甚广,山水、花鸟、人物都有,如果说还未形成自己风格、算不上成熟的作品的话,那么作为临习作品,却足见费新我的传统绘画技法全面与系统。对于初学国画的读者来说,这样一册范本也足够应付入门临习之用了。

我所买到的这本《扇面画册》没有封底,可能会有残缺,我数了共78页印了78幅扇画作品,除了封面的“春柳飞燕图”是套色以外,都是黑白印刷,小三十二开的尺寸,图文效果基本还算是清晰了。总体而言,费新我的画工清新流利,因为不是彩色印刷,无从判断其色彩感觉。从这些画的形式技巧角度说,较之《芥子园画传》《晚笑堂画传》以及《古今名人画谱》等传统画谱来说,大致是同样路数,各种体裁还未分门别类,真正到读者临习时就不方便了,而且这些画作并没有时代感与新意,它最大的价值是证明费新我在传统中国画技法上明显下过很多功夫,在1947年就达到了专业画家的水准。

费新我在《扇面画册》的作品题跋上,展示出了书法上的才艺与兴趣,在不同的画作上用篆、隶、真、行、草,如果开本再大些,印刷质量再清晰些,就可以当书法集来看了。众所周知,费新我1958年57岁右腕病残,改为左书,并以左书形成个人特色风格,他后来主要以书法为世人所知。费新我改为左手后,练习书法还可以得到生、拙、涩、奇之趣,而绘画尤其是费新我擅长的人物画则要求造型运笔更细微精准,以费新我的绘画眼光又不大接受大写意,所以就放弃画笔了。《扇面画册》的题画墨迹,是费新我右手书法的记录,对比其左书与右书,对研究书法来说不失为是一个有意思的课题。费新我在《我的写字生活》里对这一时期自己的书法评价极低,他自称“我性情好流利”“以浮滑为生动”,喜爱王文治一路书风,这些在《扇面画册》的作品题字中体现得很明显。

费新我17岁在上海进出口商号学徒,后来成为商店账房先生,衣食无忧,因为喜欢书画32岁从商店辞职,以书画美术为生,论其经历,颇类似于法国画家高更。费新我曾在万叶书店任美术编辑,他出版《扇面画册》,大概也是因为书店从业关系有近水楼台之便。

晚年费新我主要的角色是书法家,其成就也主要在书法。说起来,费新我的字曾被郭沫若向毛泽东郑重推崇过,其名望可谓是达到了相当的高度。他后来曾十几次到河南省办展,这在当年也是罕见的跨省文化交流活动,河南省后来成为书法大省,费新我的提携指导功不可没。

费新我的画家身份,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后渐渐地淡化了。中华书局2015年为其出版《我的写字生活》,对作者的介绍并没有关于《扇面画册》的信息,其他场合费新我的简介其生平著作时,一般会列举《楷书初阶》《怎样画铅笔画》《怎样画图案》《怎样学书法》《书法杂谈》《费新我书法集》等,也不提《扇面画册》,甚至费新我自己在《我的写字生活》里也没提到出过《扇面画册》,他只是笼统地说四十年代末期曾编著过一些入门画册。如果不是有实物在,《扇面画册》就像是没存在过一样!民国时代出版过一本包括七八十幅扇面画册的中国画家,我不知道还有哪位,猜测恐怕没有谁了,在二十世纪中国扇画史上,费新我《扇面画册》不应当被遗忘。

回到开篇的话题,费新我在生前以及身后都被视为书法家,但是他在美术界是以画家身份开场的,他最早出版的是画册而不是书法集,他进入江苏省国画院也是靠的绘画专业资本而不是书法,费新我由画家改行成为书法家,实在是身体疾病决定的,如果不是右腕病残,如果不是左书独步一时,现在人们所知道的费新我很可能就不是书法家而是画家。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