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箑丛谈》钩沉 民国扇画专著偶记之一

2018-04-16 09:34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胡佩衡扇面作品

胡佩衡扇面作品

《画箑丛谈》5版版权页

《画箑丛谈》初版版权页

《画箑丛谈》书影

胡佩衡著《画箑丛谈》丙寅年(1926年)长兴王氏泉园印行线装全一册

作画中的胡佩衡

胡佩衡像


活跃在北京画坛的胡佩衡在民国时期是在世时出版画册与画谱技法最多的画家。他编写的画谱技法如《山水画法》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都重印再版过,他主持编辑加工整理的《芥子园画传》1960年在北京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虽是巢勲临本的影印本,黑白印刷,可是发行量巨大,影响广泛。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他就出版有一册《画箑丛谈》,是专门讲画扇技法的,新中国成立后至今却未见再版或收录进任何美术出版物中。前几年我曾问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专门研究京派画家的学者朱京生先生看过《画箑丛谈》没有,他说他也没看过。

我托学生在北京大学图书馆与国家图书馆借阅,均查无此书。有一位出版界的朋友在做汇集出版民国图书的浩大工程,已经影印出版数百种,我问他有《画箑丛谈》吗,答复也是没有。为了此书,我还麻烦过不止一位朋友,都没有结果。

倒是在网上旧书店见到有民国原版旧书出售,不过,薄薄四十来页要千元左右。卖家一般都会拍几页书影展示,我无意间发现多检索几个卖家关于此书的网页,包括已经售出的商品网页,居然差不多可以拼凑出从封面到封底一整本书的书影来。我本来对图书的态度就不着重于收藏,而主要是为了阅读使用,因此,能阅读到《画箑丛谈》的内容,已经基本达到目的,得鱼忘筌,当然就不必花钱买原书了。

我颇有几种想读而找了很长时间却一直未找到的书,一旦读到《画箑丛谈》,着实为之大快,同时深感得来不易,本着“己所欲施于人”的古训,将我读此书的收获与读者诸君分享。喜欢收藏扇画的人不少,爱画扇面的人也不少,就我所见《画箑丛谈》是中国美术史上第一部以扇画为主题的专著,此书篇幅虽不大,但很值得重视。

《画箑丛谈》初版由长兴王氏泉园印行,京城印刷局印刷,“长兴王氏泉园”应当是赞助商,据《湖州日报》的文章,湖州王季欢(1898年—1936年)曾辑成《长兴先哲遗著徵》《泉园随笔》,民国14年,在上海发起组织以研讨金石书画为宗旨的“巽社”,主编《鼎脔》美术周刊,次年又创设王家印刷所,曾举行巽社同人书画展览会,展出书画名家齐璜、黄宾虹等数十位名家作品。胡佩衡当时是北平画坛的头面人物,与热衷书画收藏的湖州王家有关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此书至少印刷了五版,第五版是甲戌年1934年,印行者改为胡佩衡自己创办的北平琉璃厂豹文斋,版式也有所调整重排,说明当年还是销售得不错的。豹文斋还出版了一系列画谱画册。薄薄一册《画箑丛谈》,从初版的“长兴王氏泉园”到第五版的“北平琉璃厂豹文斋”,联结的是消失在历史烟海里的两家美术出版商以及一段不该湮没的文化史。

《画箑丛谈》书中配了十页黑白图版,主要是示范扇画的构图形式与技巧,按照民国时代形成的美术界惯例,编写出版画法类书籍,作者的主要目的是借机发表自己的画作,以广为宣传。事实上,《画箑丛谈》第五版的版权页以及后一页,就印满了胡佩衡出版著作详目了。

《画箑丛谈》结构简明,选择关于扇与扇画的关键题目逐一讲解,面面俱到,但要言不烦,都是点到为止,没有多余的铺垫渲染。作为技法书,本来面向的就是画家或绘画爱好者,只要提供干货,篇幅越少越好。这本是中国传统画谱的优点,可惜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随着美术教育的所谓规范化,美术教材与教师的科研成果、职称评定挂钩,于是催生出了大批书画技法的高头讲章,动辄厚达几百页,其实含金量没多少,大都是戴帽穿靴、套话空话大话抄来抄去的水货。

《画箑丛谈》的章节标题都很切合实用,如《折扇之题款》《折扇之印章》《画扇用笔法》《折扇去油法》《画扇用墨法》《画扇渲染法》《画扇著色法》《折扇布置法》《用旧纸做扇》《绢扇之画法》《金笺扇之画法》《高丽发笺扇之画法》等章节,内容都非常具体实在。

《画箑丛谈》开篇绪论讲了扇子的历史,“夫扇在汉时,规模业有可观,魏晋已还,日求简便,而用途日广,且施绘画,以增美观。”王羲之书扇的典故足证晋代已经出现扇面书画。

胡佩衡对扇子以及扇画了如指掌。书中介绍了扇子的相关知识,扇子的起源与历史、扇子的种类、扇骨的种类,扇骨的雕刻书画,扇页的纸张种类等等。书中随着行文会注明哪里哪位师傅比较出名,不避硬广告之嫌。

他在“油扇”一节中说:“俗称黑扇,杭人专为之。骨细密以三十六始,有多对百二十骨者。展之形若半规。面用杮漆涂纸,泽以黑油,精细者以金箔剪成花鸟贴其上,或用泥金绘画。”在“葵扇”一节中也说“有以火笔图画者”。这都是扇画工艺美术史料。

在题款一节中,胡佩衡说如果有笔误,应以净水笔加烟草灰揩拭即可。类似这些细节都是经验之谈。

在用墨法里胡佩衡说画扇用墨宜多,过淡不可。他说唐宋人画法最适合用来画扇。

关于著色,胡佩衡说要等墨色干了之后再上色,用笔须速,否则墨底就模糊了。他重点介绍了青绿色的使用法,用石绿染山石及坡面,更用石青破其阴阳,再俟其干,用大绒遍拭一次,然后照浅绛之法加略浓色点染之。他解释说用绒遍拭是因为画青绿扇面若不如此处理,加之他种颜色不能融和。

胡佩衡说,扇面使用容易毁损,要保存好就该揭裱,两页或三页裱一挂幅,或者镜心。当然这种做法至今在收藏界也通行,不过,成扇收藏也自有价值,而且成扇并不是不揭裱就非得用来扇凉导致毁损不可。扇面的最大特点,是作品正反两面都有字画,而且往往是一面字一面画、有机组成互为表里,揭裱成挂轴或镜心,根本无法展示扇面的正反两面效果,可以说在形式上改变了艺术品的原貌。

这本书是画扇技法,胡佩衡举跟自己学画扇的学生为例,说明一定要多练习,熟能入妙,学生每画一稿练习三次,至五十稿已臻化境。也就是每一范本画三遍,画五十幅范本,总共一百五十个扇页画完,就算学成了。

全书的结尾处胡佩衡说:“近有人创办扬仁雅集扇会,每年征集各省书画扇面,公开展览而[~公式~]者云集。此固为雅人之深致,而扇面书画为社会所重视,抑亦明矣!”

这里所讲的扬仁雅集扇会,也就是以扇画为主的书画定期展览,创作、收藏与展览结合起来,当年在艺术收藏界是一大创举。

《画箑丛谈》正文不过二十页,排版疏朗,篇幅并不大,但是从扇史到扇画技法以及收藏保存的各个方面,全都讲到了,还就各家出版社的扇面集进行了介绍点评,可以说是一本扇画实用小百科,难怪一印再印乃至五印。《画箑丛谈》在新中国成立后没有再版,在其他原因之外,也许还因为书名太冷僻,一般读者不认识“箑”字,不知道就是“扇”的意思。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