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之谦书法作品中的学问

2018-03-19 08:56
来源:江阴日报 作者:曹鹏字号T|T转发打印

■赵之谦(1829-1884年),清代书画家、篆刻家,浙江绍兴人。初字益甫,号冷君;后改字撝叔,号悲庵、梅庵、无闷等。赵之谦的艺术成就巨大,对后世影响深远。

赵之谦书史记商君列传

赵之谦书庄子

赵之谦书抱朴子

赵之谦书匾额

赵之谦是一位有自己鲜明风格的艺术家,在书法、绘画、篆刻、诗文上都有成就,在其生涯所经历的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四朝,赵之谦是艺林有着承上启下意义的大名家。特别值得指出的是,书法、绘画、篆刻并不是赵之谦全力以赴追求的事业,相对而言,他更重视学问与诗文,书画印只是其余事。非常遗憾的是,以赵之谦的博学与高才,因为未能在科举道路上迈过进士的门槛,仕途也就颇为坎坷,只能沉顿下僚郁郁不得志,后来虽下放鄱阳、奉新、南城当知县,而又遭逢太平天国兵祸烽起,国破家亡,历尽劫难,最后病重身亡。

赵之谦留下的书法作品数量很可观,以北魏碑风格的楷书为典型代表。他的书法作品中比较突出的一个特点是,以先秦特别是汉魏六朝的古人著作为题材,取材范围极为杂博。在书法史上,像赵之谦这样在常规的四书五经以及诗文名篇之外,大量地广泛地抄录各类典籍文辞书写成正式作品,是很少有的。他的书法作品特别是条屏,大都是取材于先秦特别是汉魏六朝著作,而且是相对比较冷僻的篇目语句,极少见到他笔下出现人云亦云、人人都倒背如流的文字,这种反映出赵之谦的博学造诣,也反映出他对古人著作的推崇及推广。从这个角度看,赵之谦的书法作品,对欣赏者的传统国学知识修养要求相当高。

各地出版社所出赵之谦书法作品单行本中,有《清赵之谦书〈齐民要术〉》《清赵之谦书〈说文解字叙〉》《赵之谦篆书〈三略〉八屏》《赵之谦书〈潜夫论〉》等等,赵之谦书法集或书画集中,也基本都会收录他以先秦特别是汉魏六朝的古人文字为题材的册页或条屏。现就手头有的几例,略加串讲。

《齐民要术》是中国古代农书,赵之谦在以农为本的时代作为亲民官,职责所系,肯定要研究农业问题,他之抄录《齐民要术》中所引古书文字,肯定不是出于闲情逸致,而有务实的目的在其中。

以《说文解字》为主的文字学,在清代是显学,文字学也是赵之谦用功的专业之一,他将抄录《说文解字叙》作为书法题材,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他另有《六朝别字记》手稿传世。

有一幅书法作品文字内容为:“众人重利、廉士重名、贤士尚志、圣人贵精”“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灭质,博溺心”分别节录《庄子》的《刻意》与《缮性》两章词句,文辞一气呵成,足见赵之谦于《庄子》了如指掌,信手拈来,将两篇本无关联的句子凑成一幅。

另一开册页文字内容为:“夫有高人之行者,必见非于世。独知之明者,必见怨于人。”节录自《史记商君列传》,高人智者不容于世人,古今同理,一语道尽,赵之谦写这段话时一定有无限感慨。

还有一开册页文字内容为:“上古皆穴居,有圣人教之巢居,号大巢氏。今南方人巢居,北方人穴处,古之遗俗也。”这段话经查语出项峻《始学篇》。项峻,三国时吴国郎中,《始学篇》是蒙学文字类(国学中所谓小学)读本,魏晋南北朝期间兴起了蒙学识字课本的编写,史游《急就篇》后,有蔡邕《劝学篇》、陆机《吴章》、王羲之《小学篇》、顾恺之《启蒙记》、项峻的《始学篇》以及马仁寿的《开蒙要训》、周兴嗣的《千字文》。现在儿童读物中唯有《千字文》还广为流传,《急就篇》赖章草之力在书法圈为人所知,其余诸种皆已亡佚,通过各种古籍残存只言片句。

另有一开册页文字内容为:“依山川地土之势,裁度”出自《路史》引《春秋命历叙》,赵之谦所书写的古人历史地理著作片段占有可观比例,可见他着力于经世致用的实学。

另一开册页文字内容为:“(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语出《三五历纪》又作《三五历》,为三国时代吴国人徐整所著,原书已佚,片段载于类书《艺文类聚》;近年这一“盘古开天地”的远古创世神话被收进了小学三年级语文课本,所以,中小学生可能会对赵之谦所写的这段文字比较熟悉。

2016年秋冬浙江省博物馆举办《吴风赵格——吴让之赵之谦书画印珍品展》,有一组《书古人句四条屏》纸本(西泠印社藏收录于《西泠印社百年社藏精品》西泠印社出版社)很有代表性。

四条屏的释文分别是:

一有白云出自仓,入于大梁。《归藏·启筮篇》。

二能蒸云兴雨,与三公、灵山协德齐勋。汉元氏县祀《封龙山碑》,宝应刘君楚桢始访得之。

三王者之乐有先后者,各尚其德也。以文得之,先文乐,衣绣衣,持羽毛而舞。《北堂书钞》引《五经要义》。

四雅琴之意,事皆出龙德《诸琴杂事》中,赵氏者,勃海人赵定也,宣帝时元康、神爵间,丞相奏能鼓琴者勃海赵定、梁国龙德。冶锋七叔大人正书。同治己巳初秋二日,赵之谦。

《归藏》是传说中的古《易》书,与《连山》《周易》统称为《三易》。有《初经》《齐母经》《郑母经》《启筮》和《本蓍》五篇。是晋代汲冢出土的竹书之一种,即《易繇阴阳卦》。

“能蒸云兴雨,与三公、灵山协德齐勋”是汉《封龙山碑》上的文字,后句介绍此碑名目与访得发现者名姓。

《北堂书钞》是书法家虞世南在隋秘书郎任上所编,是现存最早的类书。隋炀帝狂妄自大拒谏饰非,虞世南是闲散小吏,摘抄图书以便文人写作参考采录。

第四条的文字出自《艺文类聚》引刘向《别录》,是中国古代音乐史料。

四条屏所写内容各自独立,有节录古人经史文字,有汉碑考证题跋,题材专业跨度很大。从书写的内容看,是典型的赵之谦作风,反映了其博览群书的学养。

在《赵之谦书画集》(天津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中,类似的书法作品还有取材于《意林引盐铁论》、杜恕《体论》、《抱朴子》佚文、《法言》、《水经注》、《潜夫论》、《白孔六帖引抱朴子》等等,涉及古籍之多,蔚为大观。反倒是未见赵之谦大书特书“四书五经”,虽然他肯定也对之烂熟于胸了如指掌。

赵之谦去世后其子赵寿佺在其《行略》中写到:“家固丰厚,多藏书”“家遂中落,惟书尚存”“于是覃研典籍,上自经史,下迄百家,名物之赜,性道之微,口诵心记,旁通贯串”。赵之谦很小就有“学笥”的美名。

赵之谦去世后,其印谱结集行世,《二金蝶堂印谱序》说:“君于学无所不窥,故书雅记,丹黄烂然,虽在逆旅,未尝去手。”可知他即便是宦游旅途中都手不释卷,真正是饱读之士。

可惜在只重八股不重学问的科举时代,饱读并不是加分因素。据《行略》,虽然赵之谦自幼即以博学闻名,深得前辈诸公赏识,而且有高官力荐,然而,在会试中,“主试者以经艺多援古书,屏勿售。”也就是说,赵之谦的试卷因为引经据典时用了很多儒家正统经典之外的古书,导致主试官反感,成心让赵之谦名落孙山。别人都是读书不够多没学问而吃亏,赵之谦却因为读书太多学问太大而吃亏,时代之荒谬可见一斑,有赵之谦这样的人才而不重用,大清不亡,天理难容。

书法是中国特有的艺术类型,字写得好坏,是评判书法家艺术水平的关键,自古以来,书法史论著作文章,研究的几乎都是关于写字的形式技巧,以及风格鉴赏,极少有前人关注书法作品所写内容。而要评价赵之谦的书法艺术,就不能不注意到他写的文字内容。对今天的读者来说,要欣赏赵之谦的书法作品,很可能得做一点国学功课才成。相比之下,现今书法家以古人诗文为题材时,选择面就太窄了,而且所写的文辞太多是熟面孔,难得能写写让人看了得想想甚至得查查书的诗文。

2018年3月9日写于北京闲闲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