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港日报》:“潜伏”的爱心

2014-11-25 15:00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作者:高燕 张荔 来源:张家港日报

今年11月20日下午,一位衣着普通的老人走进了位于我市人民东路的邮政储蓄银行大厅,将1000元善款汇往云南鲁甸县民政局后,正欲离开,却突然晕倒在地。城东派出所民警接到110报警之后迅速赶往现场,将老人送往医院救治。没想到,民警在对其进行身份确认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深藏了27年的秘密。

把时间拨回到1987年6月,无锡市江阴祝塘幸福院(敬老院)收到了“炎黄”汇来的1000元爱心款。此后几乎每年,幸福院都会收到来自“炎黄”的汇款。不仅如此,“炎黄”的汇款单还出现在了革命老区、希望小学、地震灾区……“炎黄”是何许人也,谁也不知道。即便是在江阴全城搜索,也遍寻不着。20多年以来,“炎黄”已经成为江阴的一种精神,一个传奇,同时,也是一个谜。

没想到,谜底却在相邻的一座城市——张家港,被意外地揭开了。

“辛辛苦苦‘潜伏’多年,没想到还是被找出来了”

11月21日上午,在市中医医院7楼的一间病房里,这位化名为“炎黄”的老人半躺着,有些虚弱,眉头紧蹙,脸上还带着身份被暴露的不甘。

“辛辛苦苦‘潜伏’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被你们找出来了。”这是老人见到记者后说的第一句话。并不宽敞的病房里,已经挤满了闻讯赶来的媒体记者,面对镜头,老人显得有些激动。

老人名叫张纪清,今年74岁,土生土长的江阴祝塘人,这次到张家港是找老朋友叙旧的。在朋友家留宿一晚之后,他决定去银行给云南鲁甸灾区民政局汇1000元善款,这也是他第一次在张家港汇款。老人心思缜密,担心行踪被发现,汇款都是“打一枪换个地方”,无锡、上海、靖江,江阴的周边地区被他跑了个遍。

据银行工作人员夏女士回忆,老人在汇款人姓名一栏留下了“炎黄”二字,她觉得有点奇怪,特别留意了一下老人。“当时只听他嘴里说着‘不舒服’,没想到就晕倒在了地上,我们把他搀扶到了椅子上,马上报了警。”

很快,城东派出所的民警许栋超赶到了现场,立即拨打120将老人送往医院救治。许栋超在老人身上既没发现身份证,也没找到手机,只翻出了三张汇款单,分别是汇往江阴市祝塘中心小学、四川省芦山县民政局以及云南鲁甸县民政局的善款,总计2500元,署名分别写着“炎黄”、“黄炎民”。同时,细心的许栋超还发现,每张汇款单上留下的联系地址也都不同,唯一的线索只有“炎黄”、“江阴”这些关键词。

“起初在寻找时还真有点发懵,谁会起‘炎黄’这个名字呢?在公安数据库里也找不到。”许栋超并没有放弃,在网上输入了‘炎黄’、‘江阴’这两个词。”跳出来的结果令他大吃一惊,“炎黄”在江阴居然是个家喻户晓“响当当的人物”。这个“炎黄”当了20多年的“活雷锋”,也隐姓埋名了20多年。这些年来,江阴市民敬他、爱他、学他,却从未找到过他。

老人并无大碍,但清醒之后却一直沉默不语,无论许栋超怎么询问,他都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直觉告诉许栋超,“炎黄”很可能就是眼前这位老人。根据网站上新闻报道的内容,许栋超拨通了江阴祝塘幸福院的电话,对方听说“炎黄”有可能被找到,激动不已。

得知祝塘镇民政工作人员以及江阴的媒体记者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老人知道,再也瞒不下去了,不得不承认,他就是江阴市民苦苦寻找了27年的好人“炎黄”。

“我是一名炎黄子孙,扶贫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

“真的没什么好宣传的,我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张纪清老人连连摆手,“我生于祝塘,长于祝塘,为它做点事是应该的。”对于自己汇出的第一笔善款,老人是这样解释的。

从1987年第一笔汇款开始,“炎黄”的故事便成为了一段佳话。每年寄善款给祝塘镇敬老院、资助困难学生、捐款无锡革命陈列馆、缴纳特殊党费,据老人回忆,最远的一笔甚至寄到了中国台湾,“那是我们的同胞啊”。

多年来,张纪清化名“炎黄”,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却又选择了“隐身”。事实上,天生就是一副侠义心肠的他,做的好事又何止这些。

在他眼里,只要是遇到有困难的人,能帮一把是一把。有一次在火车站,他看到一名女子正在一旁哭泣,询问之后得知,对方的钱包被窃,家也回不了。张纪清二话没说,帮她买好车票,还备上食物。他还救过落水者,援助过车祸伤员,却从来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

“因为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扶贫济困、乐善好施都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要代代相传。”说这话时,张纪清老人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这也是老人化名“炎黄”的初衷。

“我不想以恩人自居,更不想让被捐助的人有思想包袱”

隐姓埋名做好事,化名为“炎黄”的张纪清,让江阴人民找得好辛苦。

自从陆续收到“炎黄”的汇款后,江阴祝塘幸福院曾3次派人到汇款寄出地明察暗访,但结果不是地址不存在,就是查无此人。期间,有关他捐款的报道屡屡见报。1990年,跟踪报道此事的记者收到了一封署名为“炎黄”的信件。在信中,张纪清一再嘱咐,不要宣传他,不要寻找他。但是,大家对他的关注却从来没有停过。

1995年,为了找到“炎黄”,《江阴日报》周末版在每期头版推出了“寻找炎黄、学习炎黄”的特别报道,可就在他们准备第七期报道的时候,编辑部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打电话的人正是“炎黄”,他再次希望,大家不要再费心找他了。

1996年,江阴祝塘镇政府专门成立“炎黄”陈列室,展示“炎黄”的事迹和人们学习“炎黄”精神的各种活动;祝塘镇中心小学有一支“炎黄大队”,所有加入少先队的孩子,同时也会加入学校的“炎黄大队”,立誓帮困济贫,热心助人……然而越是如此,老人越是不肯露面。

“我不想告诉大家我是谁,是不想以恩人自居,也不想让被捐助的人有思想包袱。”这是张纪清一直“潜伏”的原因。多年前,张纪清曾经在自己的家乡救助过一个遭遇车祸的伤者。之后每次遇见,对方总是千恩万谢,这让张纪清浑身不自在。“帮助他人只是举手之劳,但对方一直记挂着恩情,该是多大的思想负担啊。”老人固执地认为,帮助别人是发自内心的,不图回报,更无须让人感念于心。

“我做的都是些小事,无非是坚持的时间长一点”

得知父亲出了点小意外,张纪清的儿子心急火燎地从江阴赶到了张家港市中医医院,没想到围拥上来了一群媒体记者。

摆在面前的一个事实令他震惊万分,一直以来被大家视为楷模、口口相传的“炎黄”居然就是自己的老父亲。

他在接受采访时依然无法置信,那么一个勤俭节约的人怎么会有如此的“大手笔”。 “我爸瞒了我20多年。”情难自抑的他眼角泛起了泪光,“他一直都是位好父亲,从小教育我们要省吃俭用,要有一颗善心,但我真的没有想到,‘炎黄’就是我最亲近的人。”

的确,对于家人,张纪清半点口风也不肯透露。唯一的知情者——妻子,也是在为他洗衣服时翻出了汇款单,才发现了丈夫的“秘密”。妻子是党员,面对丈夫的“坦白”,自然是理解的。

“不告诉儿子是因为不想影响他的工作生活,他是政府工作人员,低调一点好。”躺在病床上的张纪清依旧觉得自己做的事是微不足道的,希望到此为止,不想声张。“我做的都是些小事,无非是坚持的时间长一点而已。”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