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阴战斗过的开国中将刘飞

2014-03-31 14:59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陈毅为他改名字

刘飞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3岁时父亲去世,姐弟4人,全靠母亲拉扯大。刘飞当过放牛娃、雇工,后在汉口当茶役、码头工人。在这期间,他加入汉口码头工会,参加罢工斗争和反帝运动。1927年5月,回乡参加农民运动。11月,他参加黄麻起义,攻打黄安县城。起义后,担任赤卫军连长,配合红军袭击地主武装。1930年1月,他率领全连100多名战士加入中国工农红军,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此后,刘飞历经鄂豫皖苏区一、二、三、四次反“围剿”和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战斗。在漫漫长征途中,他曾经3次穿越草地,历尽艰险。1936年11月,刘飞参加了长征的最后一仗山城堡战斗,然后,随中央红军到达陕北。

抗日战争爆发后,刘飞被派往江南新四军工作,任新四军第三支队六团政治处主任。六团进入句容茅山一带后,陈毅前来看望。鉴于当时的斗争形势,新四军的很多干部都改了名,有的甚至连姓也换了。陈毅决定让刘飞也改用化名,刘飞说:“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现在抗日需要,改名可以,改姓不行!”陈毅听了哈哈大笑。原名刘松清的刘飞,先是改名刘清。陈毅见他性格豪爽,而且一脸络腮胡子,颇似三国时期的猛将张飞,于是将他的名字改为“刘飞”。由于当时使用的是繁体字,而“飞”字的繁体,结构复杂,笔画又多,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刘飞来说,写起来颇为吃力。每当签署各种文件和作战命令时,刘飞常常忍不住“埋怨”:“陈老总真是捉弄人。”

1939年5月,新四军六团东进,和“江抗”(全称“江南抗日义勇军”)三路合编成立“江抗”总指挥部,刘飞任政治部主任。六团改为“江抗”二路。“江抗”主力东进途中,首战黄土塘,夜袭浒墅关日军火车站,火烧日军虹桥机场,重创日伪军,震动了江南,在国内外造成重大影响。

顾山战斗负重伤

新四军东进,为打开苏南东路地区的抗日局面打下了基础。这年9月,为了开辟澄东,“江抗”总指挥部决定挥师西返澄锡虞地区。此时,活动在澄东、锡北一带的“忠义救国军”寻机向“江抗”西进部队挑衅,妄图消灭“江抗”有生力量。

9月22日黎明,“江抗”部队由常熟以西的王庄、冶塘,进入江阴顾山东南麓,遭到已抢占山头的忠救军袭击。“江抗”副总指挥吴焜率领指战员展开反击,刘飞率领二路一部迅速投入战斗,他带着通讯班向山头敌人发起冲锋。

战斗中,一颗子弹击中刘飞胸部,鲜血喷涌不止。当警卫员为他包扎伤口时,他镇静地问:“背后有没有血?”听到警卫员说没有,他一挥枪,说:“没打穿就没事,快往上冲!”然而,没冲出几步,便栽倒在地上。这颗留在他胸腔内的子弹,紧靠心脏,伤势十分严重。

指战员听到刘飞受伤,怒火冲天,一个个奋勇往上冲,敌人仓皇向山北溃退。江阴籍“江抗”五路政治部副主任张志强,奉“江抗”副总指挥叶飞之命,火速用船将他护送到常熟阳澄湖后方医院治疗休养。

10月上旬,“江抗”为避免与忠救军冲突,从东路地区撤往扬中,将40多名伤病员和10多名医务人员留在阳澄湖。伤病员中,刘飞伤势最重,虽经医务人员全力护理,伤口没有恶化,但一咳嗽就吐血。因留下的人员中,刘飞的职务最高,他义不容辞地担当起领导的重任。

“江抗”西撤后,日伪军严密封锁了阳澄湖及其周边村庄。乡亲们自发地保护、供养新四军的伤病员。一发现日伪军进村,他们马上用小木船将伤病员转移到湖中,隐匿在芦苇荡里;日伪军走后,他们又将伤病员接回。因不停转移,又缺少药物治疗,有的伤员伤口感染导致败血症而牺牲,到10月底,伤病员只剩下36人。刘飞躺在门板上鼓励大家保持革命的乐观精神,战胜伤病,战胜敌人。他们中,只有刘飞和他的警卫员各有一支手枪。为了防范敌人的突袭,刘飞把一些轻伤员组织起来担任警戒。

11月上旬,随着部分人员的伤病痊愈,上级决定,以这批新四军伤病员为骨干,与地方配合,成立“江抗”东路司令部,继续在苏州、常熟、太仓一带坚持抗战。考虑到刘飞的伤势不能亲自带部队行动,由已经痊愈的原“江抗”五路参谋长夏光担任司令员。伤愈的10多名干部战士组成司令部特务连。

不久,在陈毅的安排下,刘飞秘密转往日伪占领下的上海,住进美国人开办的同仁医院治疗枪伤,原打算取出胸腔中的子弹,但医生检查后认为,子弹离心脏太近,手术的危险性较大,决定不做开胸手术。此后,这颗子弹留在他胸腔45年,直到他去世后遗体火化前才取了出来,被苏州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

阳澄湖畔结良缘

经过3个月的保守治疗,刘飞的伤口基本愈合,于1940年春返回部队。这时,“江南抗日义勇军”已改名为“江南抗日救国军”,人称“谭老板”的谭震林奉新四军军部之命,从皖南辗转来到常熟董浜,任东路指挥部司令兼政委。谭震林见刘飞归来,非常高兴,任命他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

刘飞回到部队后,体质还需要调理。周围的同志都觉得他已35岁,应该成个家了,以便生活上有个人随时照料。有一天,谭震林半开玩笑地要为他介绍一个对象:“工人出身,刚从莫斯科回来,革命觉悟是没得说的。”

刘飞却胸有成竹地说:“我嘛,要么不结婚,要找就找个知识分子! 又是老婆又是老师,那才好呢!”

谭震林笑着说:“好,好,只要你有本事找到,我立马就批准!”

其实,刘飞此时已经有了意中人。前不久,他接待了由淞沪特委介绍来的两名姑娘,其中一个叫朱一,一见面就引起了他的注意。朱一原名朱素娟,江阴夏港人,曾就读于南菁中学和苏州女子高级师范学校。她的叔叔朱杏南是大革命时期牺牲的烈士,受叔叔影响,她在学生时代便积极参加爱国运动。抗战爆发后,她在上海从事抗日宣传工作,后由地下党安排,化装越过敌人封锁线,参加了新四军“江抗”部队。

刘飞对思想进步、又有文化的朱一情有独钟,而朱一听同志们讲过刘飞的许多战斗故事,对于这位英雄人物十分敬慕,两人在阳澄湖畔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眼看部队即将转移,朱一将被派去参加地方工作队,对敌斗争的形势容不得刘飞再犹豫,他不能错过朱一这样一个好对象。

在征得朱一同意之后,刘飞兴冲冲地推开谭震林的门,劈头就说:“老板,知识分子,我找到了!”谭震林头也不回地说:“是朱一那丫头吧?”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他俩的事,当即笑呵呵地批示同意刘飞的结婚报告。

刘飞与朱一结婚后,那个“又是老师又是老婆”的理想终于变成了现实,他一有空就向朱一学文化。

皖南事变发生后,江南抗日形势逆转。已经怀孕的朱一无法随部队一起转移,组织上安排她秘密地回到江阴老家生下孩子。

解放战争中,刘飞南征北战,功勋卓著,在淮海战役中创造了以一个纵队歼敌一个整军的辉煌战例,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首任第二十军军长。此时的朱一担负了纵队保育委员会主任、子弟小学校长、三野子弟学校教导主任等工作,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郭建光”人物原型

1948年11月,刘飞指挥全歼国民党第六十三军的战斗刚结束,随军记者、作家崔左夫前来采访刘飞。刘飞对他说:“如果写作战指挥就不要提我刘飞,决心是大家下的,仗是部队打的,不能让我贪了大家的功劳。”他指着正在打扫战场的战士们又说:“我建议你好好写写二师,这个师是由36个伤病员发展起来的,阳澄湖的那段岁月真让人难忘啊!”当晚,崔左夫找上门去,就36个伤病员的事迹对刘飞进行了采访。

1956年7月,党中央号召老干部撰写革命回忆录,总政治部在全军开展“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年”征文活动。刘飞在莫干山疗养地抱病口述了当年36个新四军伤病员在阳澄湖的战斗经历,朱一与刘飞的秘书高松一起,整理成回忆录《火种》。

1957年,崔左夫在刘飞帮助下,采访了原新四军36个伤病员中的部分人员,写出了《血染着的姓名》,上海沪剧团据此改编成沪剧剧本《碧水红旗》。后来,改编者征求刘飞的意见,刘飞看过剧本非常满意,亲自安排剧组到由“江抗”36个伤病员发展起来的部队体验生活。朱一还提供了刘飞那篇回忆录《火种》,给他们作参考。剧本进一步修改后,更名为《芦荡火种》。该剧以刘飞、夏光等人为原型,成功地塑造了“郭建光”这一艺术形象。

自从沪剧《芦荡火种》移植成京剧《沙家浜》并风靡全国后,一些了解刘飞经历的人,都把他看作“郭建光”,然而,却总被他所制止。他常说:“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什么时候都不要去摆功,去张扬自己。”“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刘飞个人算不了什么。”正因为如此,刘飞生前始终没有以“郭建光”人物原型的身份亮相。

对于江阴女婿刘飞来说,江阴是一块令他终身难忘的热土。当年,他在这里战斗过,他的鲜血曾经洒在这片土地上。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