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公朴和他的妻子张曼筠

2014-03-31 14:14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革命伴侣

李公朴父母早亡,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因家境贫困,到镇江一家洋货店当了三年半学徒。后来在三哥资助下,先后入镇江润州中学、武昌文华大学附属高中、上海沪江大学附属高中读书。1925年入沪江大学学习。

就在这一年,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在上海爆发,国民革命的滚滚洪流席卷全国,血气方刚的李公朴以满腔热情投入到这个反帝爱国的革命激流中。他加入了改组后的国民党,参加了学生的罢课游行,并代表沪江大学学生参加上海学联,担任工人科长。

在革命斗争中,李公朴看到帝国主义和军阀一鼻孔出气,在课堂里再也呆不下去了。1926年,他离开学校,南下广东,参加了国民革命军,投身到北伐战争中,分配在东路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做宣传工作。他随东路军转战福建、浙江,于1927年3月回到上海。在“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中,李公朴认识了美丽温柔、思想进步的江阴姑娘张曼筠。

张曼筠是著名画家张小楼的女儿,从小喜欢学画,曾拜刘海粟为师。在北京学习期间,受爱国思想的影响,参加过“五四”运动。她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间,张曼筠在上海组织慰劳会活动,她在工作中与李公朴相识,李公朴谈吐中流露出的爱国爱民情怀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两人志同道合,感情日益加深,共同的革命理想在他们的心田播下了爱情的种子。

不料,北伐军进驻上海不久,形势骤变,国共合作全面破裂。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腥风血雨中,担任国民革命军东

路前敌总政治部沪宁路属党政特派员的李公朴,对蒋介石实施“清党”政策产生怀疑和不满,他无法救援受害的同学、战友,自己也险遭陷害,便愤然离开了部队。

此时,正好有一个去美国留学的机会,经沪江大学校长刘湛恩和基督教青年会推荐,李公朴通过考试被录取。他和张曼筠原先曾约定北伐成功后结婚,如今北伐既已中断,自己又将去美国留学,于是,1928年出国前,他和张曼筠在上海举行了婚礼。

这年8月25日,李公朴告别了新婚的妻子,远涉重洋,赴美国俄勒冈州雷德大学留学。

救国风云

1930年夏,李公朴从雷德大学毕业。在对纽约和英国、法国进行了一次社会考察,并到日内瓦参加了各国人民促进国际和平团体联合大会之后,于11月3日回到了上海。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李公朴和许多爱国知识分子一样,在苦闷彷徨中寻求抗日救亡的道路。他决心以社会教育为武器,为抗日救国事业贡献力量。他与戈公振、邹韬奋等六人发起组织为东北义勇军捐款,并创办了《申报》流通图书馆和业余补习学校,组织爱国职业青年开展读书会、歌咏队、剧社等救亡活动。在这期间,张曼筠协助丈夫创办报刊,开展业余教育,曾在妇女补习学校任教,向广大群众宣传“团结救国”的道理。

1936年5月底,李公朴、张曼筠加入了新成立的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李公朴被选为常务委员。夫妇俩同爱国民众一起走上街头游行,参加抗日救亡活动。这年11月23日,因领导和参加救国运动,李公朴与沈钧儒、邹韬奋、章乃器、史良、王造时、沙千里在上海被国民党逮捕,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君子”事件。12月4日,他们被移押苏州。

一个初春的雪夜,张曼筠在家中辗转难眠,起身提笔在册页上画了一幅长城图。她带着这本册页去苏州探监,沈钧儒见了长城图赋诗一首,在册页上题写:“是墨知还是血耶,关城凌纸起■。龙沙万里金戈梦,痛哭年年望老家。” 邹韬奋则奋笔疾书“还我河山”4个大字。和李公朴同关一室的沙千里见画有感而写“在羁押中屡听公朴兄高歌《义勇军进行曲》,激昂慷慨,悠然神往”,故题赠了“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一句。章乃器、王造时也都在册页上题了诗句。

法官们以救国联合会“危害民国”之罪提起公诉,“七君子”和律师义正辞严地进行驳斥,指出将爱国诬为害国“实属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摧残法律之尊严,妄断历史之功罪。” 李公朴自入狱后始终正气凛然,他在《救国无罪》扉页上题词:“拼七人的自由,争取四万万五千万人的自由。”并在日记中写道:“爱国有罪,入狱何辱。”

在“七君子”被关押的八个多月里,张曼筠和社会各界人士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不屈的斗争。宋庆龄、何香凝等知名人士挺身而出,组织营救。1937年7月31日,李公朴等“七君子”获得释放,胜利出狱。

同访延安

李公朴出狱不久,“八一三”上海抗战爆发了。

从这年秋天起,他先后奔波于山西、武汉等地,在山西创办了“全民通讯社”,在武汉和沈钧儒一起创办《全民周刊》,建立了“全民通讯社”总社,积极动员民众坚持抗战到底。眼看着短短一年多时间,半壁江山沦丧,而八路军、新四军正在开创敌后游击战争新局面。李公朴对国民党非常失望,经过冷静思索,他决定去延安考察一下。

1938年10月,李公朴偕同夫人张曼筠及其姨侄张则孙从重庆出发,于11月24日到达了仰慕已久的延安。27日,李公朴去拜见了毛泽东,因那天人多,没能很好谈。没想到第二天晚上,毛泽东特地来到他们住处看望,对他们来延安参观访问表示欢迎。李公朴夫妇顿时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毛泽东向李公朴了解国民党统治区人民的生活状况,以及出版发行方面的一些问题。李公朴一一作答,同时向毛泽东汇报了来延安途中的所见所闻,并就他感兴趣的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等校的教育方针、教育方法、教材、校风以及华北游击区的军事、政权、教育等问题,向毛泽东请教。毛泽东作了详细的介绍,并就当时的战争形势和大后方的出版发行工作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李公朴觉得顿开茅塞,当即表示有关出版发行工作要按毛泽东所说的去做。

毛泽东恳切地说:“延安是一个抗日的实验区,一切都在试验中进行工作,既无什么神秘的、了不得的好处,也没有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莫名其妙的坏处。”他希望李公朴夫妇在延安多住些日子,好好走一走,看一看。

李公朴拿出张曼筠的长城画册,请毛泽东题字。毛泽东高兴地题写了那首“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旧作《清平乐·六盘山》。

毛泽东走后,李公朴满怀激情地说:“他这么忙,想不到竟亲自来了。共产党就是不一样啊!”夜深了,夫妇俩久久不能入眠。

李公朴这次在延安整整参观考察了一个月,后来他根据这一个月的所见所闻,在山西吉县撰写成《革命的摇篮——延安》一文。张曼筠则留在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学习一年。

1939年4月24日,李公朴第二次访问延安,参加了许多社会活动。6月15日,他率抗战建国教学团告别延安,奔赴晋西北,随后又前往晋察冀边区、晋冀鲁豫根据地,开展抗战教育和动员民众的工作,历时17个月。

血洒昆明

1941年初,李公朴由解放区回到重庆。当时,云南随着滇越、滇缅国际通道的打通,已成为后方的重地。6月,他毅然带着全家搬到昆明,继续为抗战事业奔走呼号。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李公朴赴重庆参加了中国民主同盟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毛泽东到重庆同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后,1946年1月政治协商会议召开了。2月10日上午,重庆各界在校场口广场举行庆祝政协成功大会。为了破坏政协5项决议贯彻实施,国民党特务大打出手,一手制造了校场口血案。担任大会总指挥的李公朴,以及郭沫若、陶行知、章乃器、马寅初等都被特务打伤。

5月,李公朴从重庆回到昆明,面对险恶环境,他说:“为了民主,我已准备好了,两只脚跨出门,就不准备再进门了。”

7月11日晚,这是一个细雨■的夜晚。李公朴和张曼筠回家途中刚走上学院坡,只听见后面轻轻的一声“啪”,李公朴便倒在了张曼筠的身边,嘴里呻吟着:“我中枪了!”张曼筠仔细一看,只见李公朴腰间的血不断地往外流,便大喊:“抓人啊!枪打人了。”一些青年追了上去:“抓住他!抓住他!”凶手已向青云街逃跑了。

几位路过的云南大学学生将李公朴送到了云大医院,经医生检查,子弹从左后腰射入,洞穿腹腔,从右前腹部穿出,血流入腹腔和胃中,从嘴里大口大口吐出。

医生们立即动手术,全力抢救。

12日凌晨3点多钟,李公朴睁开眼睛,轻轻地说:“我早就有准备了。”

4点钟,疼痛使他咬紧牙关,他又睁开眼睛喊:“完全为了民主,完全为了民主!”10分钟后,又狠狠地痛骂:“卑鄙!无耻!”

5点10分,李公朴的呼吸稍缓。他突然低声问:“什么时候了?”张曼筠俯下身子,嘴贴在他耳边,轻声答道:“5点多,快天亮了。”

就在天快亮的时候,李公朴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张曼筠扑了上去,用发热的脸紧紧贴着他逐渐冷却的额角,止不住的泪水滴在他还是乌黑的头发上。

毛泽东和朱德联名从延安给张曼筠发来唁电:

惊悉李公朴先生为反动派狙击逝世,无任悲愤!先生尽瘁救国事业与进步文化事业,威武不屈,富贵不淫,今为和平民主而遭反动派毒手,是为全国人民之损失,抑亦为先生不朽之光荣。全国人民必将以先生之死为警钟,奋起救国,即以自救。肃电致唁。

李公朴,这位“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的江阴女婿,他的业迹,他的风范,永载史册。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