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音乐家华彦钧与江阴之缘

2014-03-31 14:08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乐海知音

阿炳一生交过不少琴友,其中出生于江阴顾山的国乐先辈周少梅更是他的至交和知音。周少梅年长阿炳8岁,他的父亲周靖梅是江南一带享有盛誉的“琵琶圣手”,5位兄长也都是闻名乡里的丝竹能手。在“民乐世家”长大的周少梅,从小耳濡目染,痴迷民乐,20岁出头就已经二胡、琵琶样样精,成为艺惊四乡的江南丝竹名家。他创造的“周少梅三把头胡琴”以宽阔的音域、独具的技巧令众多二胡爱好者拍案叫绝。

从1906年起,周少梅先后在无锡荡口镇鸿模高等学校、无锡三师、省无锡中学等校担任国乐指导老师。1920年前后,周少梅和阿炳在无锡惠山相识,倚山而建的玉皇殿是无锡道教活动的主要场所,他俩经常相约在这里小叙,切磋二胡、琵琶的演奏技艺。周少梅对这位爱乐如命、吹弹拉打各种乐器件件精通的年轻道士十分看重,从他那里了解道教音乐的特点和技巧;而阿炳呢,则对眼前这位如雷贯耳的江南丝竹名家极其钦佩,向他讨教二胡、琵琶等演奏经验和国乐技能,那时,他的眼睛尚未失明。共同的志趣,使他们成了推心置腹的莫逆之交。

1934年秋,已受聘于省常州中学等校的周少梅应上海百代唱片公司邀请,赴沪录制二胡曲《虞舜薰风曲》、琵琶曲《花六板》等。返回家乡顾山时,途经无锡,他特地去看望多年不见、已落魄为街头艺人的阿炳,想不到当年俊朗潇洒的年轻道士如今已双目失明,年已半百的周少梅备觉伤感。当天晚上,他随阿炳来到北大街,与他拼曲合奏,帮他拉场子献艺卖唱,这挚友真情,令阿炳感激涕零。11年后,当阿炳随妻子回北■探亲时,曾向人打听周少梅的下落,并打算去顾山探望他,后了解到这位至交已过世多年,不胜唏嘘,只得作罢。

除了周少梅之外,另一位江阴人、民族音乐家刘天华同样是阿炳的知音。南京师范大学原音乐系教授黎松寿是阿炳的忘年交,他在《神曲诞生》一文中披露阿炳曾告诉他与刘天华有过一面之交。

那是1949年清明,当阿炳听说黎松寿正跟储师竹学习刘天华派的二胡时,他截住话茬插口道:“刘天华,我认识。”黎松寿好奇地问:“怎么认识的?”

“说来话长,还是周少梅为我介绍的呢。周少梅是江阴人,和刘天华是同乡。”阿炳回忆道:“民国十年前后,周少梅经杨荫浏先生介绍,在无锡师范、无锡美专、公益中学任课外国乐教师。刘天华来探望周时,周少梅曾为我介绍,彼此只见过一次面。刘天华态度非常谦虚,横一个‘请问’,竖一个‘讨教’。他拉的二胡恰像他的人品,幽雅文静,书卷气十足,另有一功,琵琶功力也颇扎实。据周少梅说,民国十年后,他去了北京,在大学里教二胡、琵琶。不料,如此少有的人才,四十不到便去世了,可惜呀可惜!”

在另一篇文章《玉皇殿中三知音》中,黎松寿写到刘天华满怀敬意地称赞阿炳演奏的《阳春》“精妙绝伦,堪称无双”。如此评价,足以见得刘天华不愧是阿炳的知音。两位音乐大师尽管只接触过一次,但他们都对对方的演奏技艺仰慕不已。音乐,这一美妙的艺术将他们的心连在了一起。

夫唱妇随

父亲去世后成为雷尊殿当家道士的阿炳,遭遇的最大打击莫过于双目失明,从此再也不能参与法事工作,丧失对道观的控制。失去了香火收入,父亲留下的一点积蓄也很快花光,阿炳一下子陷入穷困潦倒的窘境。为谋生计,他只得背起琵琶、胡琴,走上街头卖艺。

对于一个盲人来说,上街卖艺和日常生活中的诸多不便可想而知。幸运的是,一个名叫董翠娣的江阴女人来到了阿炳身边。这个女人与他形影相随,患难与共,与他共同生活了将近19年,直至去世。就在这期间,阿炳创作并不断演奏了他的不朽名作《二泉映月》。

董翠娣是江阴东乡北■镇东街人,她的前夫姓钟,据说撑船为生,也有人说是个皮匠。董翠娣为钟家生了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二女儿从小送给邻村一户人家。不幸的是,丈夫在大儿子14岁那一年病故,丢下4个未成年的孩子。眼看一家人难以糊口,董翠娣将大儿子送去当学徒,又将两个女儿送出去当童养媳,余下一个小儿子,托付给丈夫的姐姐抚养,自己只身一人来到无锡城里当帮佣。

那时候,有一个道士周叙兴,北■人,曾拜阿炳为师。他的同乡董三迷是董翠娣的堂兄,平时喜欢听乐唱曲,是个戏迷。两人都会操弄乐器,经常去无锡崇安寺雷尊殿,与一班道士拉曲合奏,同阿炳关系十分密切,常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经董三迷、周叙兴牵线撮合,董翠娣认识了阿炳,并与他结为夫妻。

从那以后,董翠娣为阿炳洗衣做饭,料理家务,阿炳最欢喜吃董翠娣烧的蚌肉炒大蒜。阿炳出门卖艺,董翠娣总陪伴着他。阿炳边走边拉琴时,董翠娣牵着他左边的衣裳;阿炳不拉琴行走时,一只手搭在董翠娣的肩膀上。阿炳在场子里演唱的时候,董翠娣负责收钱。演唱到一定辰光,阿炳会问她:“几乎啦?”要是觉得董翠娣报的收钱数目差不多了,阿炳就说:“好啦,明朝的开销够了。”然后就用胡琴声模仿无锡话:“谢谢各位,再会!再会!”

董翠娣在家里不仅手脚勤快,而且脾气好。尽管跟着阿炳生活贫苦,挣到了钱一起享用,赚不到钱一同忍饥挨饿,却从无怨言。吃饭时有一点荤腥,总让给阿炳吃,自己吃剩下的。阿炳的竹布长衫,虽然缀着补丁,却总是洗得干干净净。阿炳性子暴躁,有时发起脾气来,董翠娣从不同他计较,总是说:“好哉!好哉!省点力气吧,等歇还要出门做生意嘞。”

董翠娣的几个儿女成家后都同阿炳家来往,经常到无锡看望母亲和阿炳。小儿子钟伯生在江阴北■到无锡的轮船上当船工,从老家来无锡十分方便,所以看望得更勤一点,每次来阿炳家,总要带点新鲜蔬菜,秋天稻谷登场后,还会带一点新米来。钟伯生的女儿球娣,小时候被接到阿炳家生活,常为阿炳沽酒、买菜,经常搀着阿炳上街卖艺。阿炳待她也像亲孙女一样。

北漍之行

据顾山镇原文化站站长毛德彦先生考证,抗日战争胜利后,阿炳这位北漍女婿曾经两次随董翠娣到过江阴北漍。当时的情景,上点年纪的北漍人至今仍记忆犹新。

1945年重阳节,阿炳随董翠娣回乡探亲,第一次到了北漍。那年月,民间艺人被人瞧不起,况且阿炳又是个盲人,董翠娣怕族人见笑,到北漍后宿在镇上新华小旅馆。第二天,为了挣几个钱,在镇河西精雅茶楼租场演出。阿炳预先准备了一个折子,开场前,董翠娣拿着折子请听众点节目,就像唱堂会一样。那次,阿炳演奏了二胡曲《听松》、《虞舜薰风曲》等。起初,听众们不以为然。后来,当他演奏了一曲《二泉映月》,那撼人心肺、断人肝肠的琴声,顿时征服了场上的听众,一个个听得如痴如醉,赞不绝口。

1946年清明,应北漍一批音乐爱好者的热诚邀请,阿炳由董翠娣陪伴,第二次来到北漍。这一次,住在董翠娣娘家。镇上的道友、乐友大都是国乐大师周少梅的徒弟,吹、拉、弹都能来一手。经董三迷、周叙兴以及刘仁华、金汉良、江永基等人倡议,他们与阿炳相聚于新亚书场的草房内。阿炳先拉了一曲《婆媳相争》,这首曲子将乡间婆媳不和引起的争吵、相骂直至掷碗、相打的场面表达得淋漓尽致。阿炳告诉大家,这段曲子是向北漍附近虞家高头村的民间艺人虞显庆学来的。随后,他又演奏了著名琵琶曲《十面埋伏》和《龙船》等。他感慨地说:“我这《龙船》没有周少梅先生演奏得好,周先生能13只龙船夹丝竹,我只能弹出7只船上的家什。”

这次聚会,阿炳还和当地的乐友同场合奏了单弦拉戏。最后,在大家一再相邀下,阿炳又一次演奏了《二泉映月》,当最后一个音符尚未消失,全场已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这一次,阿炳在北漍住了一个多星期。以后的几天里,他由董翠娣引领,在镇上的庙场、大桥堍,接连演出了好几场。北漍人说,阿炳眼睛虽瞎,嗓子很好,自拉自唱,十分动听。

新中国成立后,正当中央音乐学院准备为阿炳举行音乐会,并聘请他去任教时,他却病倒了。1950年12月4日(农历十月廿五),民间音乐家华彦钧、饱尝人间甜酸苦辣的瞎子阿炳离开了人世,终年58岁。董翠娣和阿炳的堂兄以及他的几位师兄,为阿炳料理了后事,董翠娣的儿女们也都从北漍赶来。出殡时,为阿炳捧牌位的,是董翠娣的大儿子钟伯英。阿炳逝世后两个多月,董翠娣也去世了,老一辈的无锡人称他们是一对“仙童仙女”。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