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大画家倪瓒与江阴

2014-03-31 14:01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对江阴妻子一往情深

倪瓒的妻子蒋圆明(寂照),江阴人,这是一个十分贤惠的女子, 自从21岁嫁到无锡倪家之后,勤俭持家,孝敬尊长,家庭和睦,里人称颂。

元至正十三年(1353年),倪瓒目睹酷吏暴政,时局动荡,民不聊生,便变卖了家产,与妻子一起奉母避居江阴东清河畔(今长泾习礼)。在江阴隐居期间,尽管生活清贫,夫妇俩相依相随,患难与共。不幸的是,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九月,蒋氏因病去世。她与倪瓒共同生活了37年,生两男三女。

妻子的亡故,对于倪瓒来说是最大的打击。翌年正月,他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作诗悼念:

  

  幻形梦境是耶非,缥缈风鬟云雾衣。

  一片松间秋月色,夜深惟有鹤来归。

  梅花夜月耿冰魂,江竹秋风洒泪痕。

  天外飞鸾惟见影,忍教埋玉在荒村。

  

倪瓒还在诗后自注:“君姓蒋氏,讳圆明,字寂照,暨阳人也。年二十一归于我,勤俭睦雍,乡里称其孝教。岁癸巳,奉姑挈家避地江渚,又一年不事膏沐,游心恬淡,时年四十有七矣,如是者十一年。癸卯九月十五日微示疾,十八日清晨■然而逝。甲辰正月二十四日题。”

此后的数年,倪瓒久久不能摆脱丧妻的哀痛。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清明,他又写下这样一首悼亡诗:

  

  春风雨多曾少晴,愁眼看花欲泪倾。

  抱膝长吟酬短世,伤心上巳复清明。

  乱离漂泊竟终老,彼此去住难为情。

  孤生吊影吾与我,远水沧浪堪濯缨。

  

倪瓒对妻子可谓一往情深,任岁月流逝,他始终忘不了她。

隐居江阴期间写下的诗篇

倪瓒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画家,而且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人们称颂他诗名与画名并重。他的诗同他的散文一样,清隽淡雅,不事雕琢。

在江阴隐居期间,倪瓒写下了广为传诵的《江南春》诗:

  

  汀洲夜雨生芦笋,日出■帘幕静。

  惊禽蹴破杏花烟,陌上东风吹鬓影。

  远江摇曙剑光冷,辘轳水咽青苔井。

  落花飞燕触衣巾,沉香火微萦绿尘。

  春风颠,春雨急,清泪荧荧江水湿。

  落花辞枝悔何及,丝桐哀鸣乱朱碧。

  嗟我胡为去乡邑,相如家徒四壁立。

  柳花入水化绿萍,风波浩荡心怔营。

  

此诗勾勒出的是一幅“落花辞枝”的暮春景象,其笔触清丽婉约、柔美凄怆,整个诗篇由景生情,情景交融,抒写出了倪瓒漂泊隐居期间的清贫生活和怅惘情绪。

在江阴,倪瓒还写下了另一首脍炙人口的《居竹轩》诗:

  

  翠竹如云江水春,结茅依竹住江滨。

  阶前迸笋从侵径,雨后垂阴欲覆邻。

  映叶黄鹂还共语,傍人白鹤自能驯。

  遥知静者忘声色,满屋清风未觉贫。

  

与前诗相比,同样写到清贫的隐居生活,倪瓒在字里行间显露出来的心情却平静、超脱得多,通过笔下的翠竹、黄鹂、白鹤,把他居所的环境写得生机勃勃,活脱脱一个宁静淡泊的隐士。

倪瓒在江阴留下的这两首诗,载入了明清多部《江阴县志》,其中《居竹轩》还入载1992年出版的《江阴市志》“古诗吟江阴”。

 

为十岁小童徐麒绘图题诗

徐霞客故乡著名的《晴山堂石刻》中,有一首倪瓒的诗作《题书屋图》。那是明洪武三年(1370年)正月初七,年已古稀的倪瓒前往江阴梧塍造访老朋友徐直,不料徐直不在家,他十岁的儿子徐麒代表父亲,驾船将倪瓒接到家里。倪瓒见他小小年纪,眉宇间灵气飞扬,清秀不凡,预料他“异日必能乘长风破巨浪”,便为他取字为本中。为了勉励徐麒勤奋读书,倪瓒特地为他绘了一幅书屋图,并在画上题了一首诗:

  

  问字惭荒老,垂髫喜亢宗。

  亲方行役远,道在慎吾中。

  露净当空月,香馀隔户风。

  幽斋无长物,琴帙隐高松。

  

从诗中可以看出,倪瓒对于徐麒这位小后生非常赏识,他很为老朋友有这样的儿子感到兴奋。作为一位年迈的师长,他谆谆教诲徐麒要明白求学为人都要慎诚不懈的道理。倪瓒的眼光果然不错,徐麒长大成人后,成为徐氏家族中一位很有作为的人物,他是徐霞客的远祖、梧塍徐氏九世祖。

与习礼儒医夏颧的忘年之交

倪瓒自妻子病逝后,在元末战乱中浪迹江南,四处飘泊,往来于五湖三泖间。朱元璋的明王朝建立后,江南渐渐安定下来。当倪瓒回归乡里,老家无锡早已没有了他的安居之所,于是,便寄寓江阴长泾(习礼)他的姻戚邹惟高家中。此时的倪瓒年老体衰,常常生病,正好离邹家不远有位年轻的乡村郎中夏颧,据说也是邹家的姻戚,倪瓒常去求医,一来二往,两人竟结下忘年之交,成为志趣相投的烟霞契友。

夏颧,字叔度,号雪洲。他的父亲在元朝曾经当过上海县主簿,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夏颧长大后没有像父亲那样去混迹官场,而是扎根在乡间,拜名医为师,走上了悬壶济世之路。他这个人对名利非常淡漠,却喜欢结交一些文人墨客。自从与倪瓒相识后,对他十分仰慕,见他老人家体弱多病,为方便诊疗,干脆把他接到自己家里,并专门为他盖了三间屋,让他住在里面安享晚年。倪瓒将其中一间命名为“澄怀堂”,含义是怀念江阴籍妻子蒋氏;另一间取名“停云轩”,意思是我倪云林就在这里住下来了;还有一间起了个“三近斋”的名字,这是指第三间屋靠近夏颧的书房。

倪瓒住在夏颧那儿,平日里鼓琴弈棋,赋诗作画,相处甚欢。

 

在江阴度过的最后岁月

明洪武七年(1374年)中秋节,倪瓒的姻戚邹惟高在家里举行观月宴,特地把他请了去。朗朗月夜,喜欢喝酒的倪瓒却因那段日子脾疾缠身,不能饮酒,心情也就好不起来。当天晚上,他在灯下写了首《中秋脾疾不饮有感》,吐露自己内心的不快,这是他生前所作的最后一首诗:

  

  经旬卧病掩山扉,岩穴潜神似伏龟。

  身世浮云度流水,生涯煮豆爨枯箕。

  红■卷碧应无分,白发悲秋不自支。

  莫负尊前今夜月,长吟桂影一伸眉。

  

毕竟已是风烛残年,倪瓒的病情越来越沉重,尽管夏颧竭力医治,悉心照料,还是未见起色。这年十一月十一日,倪瓒在他的契友夏颧家去世,享年74岁。夏颧极其悲痛,为他操办了后事,将他安葬在习礼陈店桥北。后由其孙倪敬将他归葬无锡芙蓉山祖莹,倪瓒的苏州友人周南老为他写了墓志铭,而他的江阴朋友、著名诗人张端则撰写了《云林倪先生墓表》。

在倪瓒的棺木迁离江阴习礼时,夏颧特赋《挽云林先生》为之送行:

  

  几年旅衬暨阳东,今日还归古陇中。

  秘阁云林成姓字,画图诗卷播高风。

  举怀欲酹情何切,挂剑长吁墓已空。

  回首芙蓉山下路,禁烟时节雨■。

  

由于倪瓒在元末乱世中漂泊多年,生前未能将诗作刊刻问世,直到明代中期,才有了两个刻本,其中一个由明初诗文家、学者、藏书家、江阴人孙大雅作序,史称孙大雅序本。与他同时代的江阴诗人王逢以及在他之后曾任户部郎中的明代江阴诗人、学者卞荣都曾赋诗称颂过他,明代主掌吴门文坛的江阴人王■登还曾为倪瓒清■阁遗稿作序。江阴适园内,至今还保存着一幅倪瓒山水石刻。看来,对于一代大画家、高士倪瓒这位江阴女婿,江阴人十分敬重。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