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在江阴的3个年头

2014-03-31 13:56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南归后首任江阴签判

辛弃疾出生时,包括他家乡在内的中原已被金兵占领了十多年,从小目睹汉人在金人统治下所受的屈辱与痛苦,使他在青少年时代就立下了恢复中原、报国雪耻的志向,在金统区人民奋起反抗的怒潮中,他毅然参加了耿京领导的抗金义军。

宋高宗绍兴三十二年(1162)闰二月,辛弃疾率领五十多人突袭数万人的敌营,把杀害耿京的叛徒张安国擒拿带回建康,交给南宋朝廷处决。江阴辛侯亭上那副对联的上联所描绘的就是这一惊天动地的壮举。辛弃疾过人的机敏、果敢和胆略,使他名重一时,声震朝野。宋高宗连声赞叹他的英勇行为,任命他为江阴军签判,这一年他23岁。

“签判”的全称是“签书判官厅公事”,官阶只有“从八品”。辛弃疾这样一位智勇双全的良将,南归后并没有被朝廷所重用,仅仅被授以签判这一闲散文职,显然是大材小用了。此时的辛弃疾,初出茅庐,风华正茂,一腔热血,壮志凌云。他的远大抱负是要扫除胡尘,收复北方失地。担任签判这样的职务,对他来说只能算是牛刀小试。辛侯亭上那副对联的下联就是写他在江阴时的状况。

辛弃疾在江阴任职将近3年,负责起草、书写来往公文,协助知军处理地方政务,这是他南归后担任的第一个职务。他知道,地处长江南岸的江阴军虽然并不大,下辖仅江阴一县,但在宋金战事频繁的年月,这里正处于前沿阵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抗金名将韩世忠、岳飞都曾经在这里驻防过。就在他南归的前一年10月,驻守江阴的两浙西路马步军副总管李宝,率领120艘战船、3000名将士,由江阴出发进入东海北上,在胶州湾海战中火攻金兵战船,大获全胜,将金军水军消灭殆尽。宋孝宗向张浚下达北伐诏书后,辛弃疾密切关注着宋军北伐的战况,至于自己个人的得失、职位的高低,他此时未必十分在意。

是金子终究会闪光。从江阴军签判离任后,辛弃疾先后任广德军通判、建康府通判,他那卓越的政治军事才能不断展现,此后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地方显职,成为独当一面的帅臣。

纵观辛弃疾在南宋的仕宦生涯,正是从江阴这样一个滨江小城起步的。有学者认为,他南归后首任江阴军签判,与其夫人赵氏是江阴人有关。

元配夫人 江阴赵氏

清乾隆《江阴县志》载有辛弃疾那首享誉千古的名词:“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呑万里如虎……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题目为《寄乡达丘宗卿 调永遇乐》。“乡达”,是指显达的同乡。丘宗卿,即南宋抗金重臣丘■,他年长辛弃疾5岁,是辛弃疾南归后志同道合的挚友。辛弃疾自己是山东历城人,而丘■是江阴人,辛弃疾将丘■称作同乡,显然是指他夫人的同乡,可见辛弃疾夫人也是江阴人。

长期以来,史学界普遍认定辛弃疾的夫人为范氏,但是这范氏是邢州唐山(今河北邢台)人,并非江阴人,她的父亲范邦彦同辛弃疾一样由金统区南归,曾任镇江府通判。

2007年,宋史研究者辛更儒教授在《辛弃疾家室再考》一文中披露,据新发现的《菱湖辛氏族谱》之《陇西派下支分济南之图》记载,辛弃疾“室赵氏,再室范氏,三室林氏”。又据该谱《济南派下支分期思世系》记载:辛弃疾“初室江阴赵氏,知南安军修之之女孙,卒于江阴,赠硕人。继室范氏,蜀公之孙女,封令人,赠硕人。”这表明,辛弃疾的元配夫人是江阴赵氏,她是曾经担任南安军知军的赵修之的孙女,范氏则是继室。

2006年9月,江西铅山县出土“有宋南雄太守朝奉辛公圹志”,这是辛弃疾孙子辛■的墓志,上面刻有辛弃疾“妣碩人赵氏、范氏”。辛■“圹志”的这一记载,与辛氏族谱记载相一致,说明辛弃疾的元配夫人确为赵氏。据辛更儒考证,辛弃疾与江阴赵氏不仅在他南归之前便已成婚,长子辛稹、次子辛■也都是赵氏所生,而且均生于他南归之前。

当辛弃疾南归时,赵氏夫人随同他一起回到了江南。南渡后,辛弃疾来到夫人的家乡江阴任职。虽然他内心打回中原老家去的念头一刻也没有消停过,但在江阴这几年的日子,比起南归前在抗金义军中的战斗生活平静多了,他在《美芹十论》中自称“官闲心定”。夫人的料理,使他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只可惜,没过几年,赵氏夫人便在江阴去世。

呕心沥血 撰写《美芹十论》

张浚北伐失败后,宋孝宗遣使与金议和。辛弃疾忧心如焚,夜不能寐。位卑未敢忘忧国,他虽然只是一个官职低微的江阴军签判,在国家危机面前,他觉得再也不能沉默了。强烈的忧国忧民之心,促使他奋笔写下了一万七千多字的《美芹十论》,准备上呈给孝宗皇帝。

《美芹十论》又名《御戎十论》。辛弃疾在这篇奏章中从抗金实际情况出发,全面阐述了自己对宋、金形势的深刻见解。奏章中指出,中原之民如今“怨已深,痛已钜,而怒正盈”,“一旦缓急,彼将转相告喻翕然而起,争为吾之应矣”。所以,他相信,只要朝廷上下能同仇敌忾,自强自奋,恢复旧疆将不难成为现实。

辛弃疾在《美芹十论》中系统地陈述了朝廷为抗金救国、收复失地、统一中国所应采取的战略措施,从政治、经济、军事、民心向背等方面展开周密而完备的论述。他希望南宋小朝廷不要偏安江南一隅,而要立志收复失地。这一忠告表达了他“男儿到死心如铁”的豪情壮志。

《美芹十论》是辛弃疾的呕心沥血之作,是对宋、金双方国情民意以及和战问题的最全面、最精辟、最系统的分析总结,十个方面的论述皆有的放矢,高屋建瓴,带有指导全局的意义,显示了辛弃疾政治上的远见卓识和英伟磊落的文风。

隆兴二年(1164)初冬,辛弃疾在江阴任职期满。他怀着一腔忧愁却又不屈的心情,带着他完成的《美芹十论》手稿,离开了江阴。

辛弃疾虽然在江阴只待了3个年头,但他与江阴的关系却非同一般,不仅他的元配夫人是江阴人,他一生的挚友丘■是江阴人,而且江阴是他南归后仕途的起点,他的不朽词作也始于江阴,他在江阴签判任上写下的《美芹十论》,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篇政治军事论文,也是他在江阴3年间取得的最重要的成果。

辛弃疾的那首《寄乡达丘宗卿 调永遇乐》作于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此时他已66岁。尽管他的元配赵氏夫人已去世40年左右,但他仍称丘■为乡达,可见他仍把江阴视作家乡,他仍没有忘记自己是江阴女婿。

壮志难酬始作词

自从来到江阴后,光阴荏苒,冬去春来,辛弃疾迎来了他到江南后的第一个立春。看到赵氏夫人按风俗剪彩为燕形小幡,戴在头鬓间,他想到正在北飞的燕子,可能已经把他的山东家园作为归宿了;想到去年由塞北来的大雁已先他而北还,而自己收复中原的愿望何时才能实现?时光消逝,壮志难酬,辛弃疾挥笔写下了《汉宫春·立春日》:

春已归来,看美人头上,袅袅春幡。无端风雨,未肯收尽馀寒。年时燕子,料今宵梦到西园。浑未办黄柑荐酒,更传青韭堆盘?  却笑东风从此,便薰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生怕见花开花落,朝来塞雁先还。

辛弃疾一生词作甚多,但至今尚未发现他南归前写过词,现存六百多首词作则始自江阴。据历史学家邓广铭先生考订,辛弃疾南渡后写下的这首《汉宫春·立春日》作年最早。在看似“官闲心定”实质愁绪如麻的环境中,辛弃疾开始倾注于词这一宜于表达激荡多变情绪的文学体裁,将一腔忧愤寄于词间。作为《稼轩词》的开山之作,《汉宫春·立春日》出手不凡,以其清新的格调,开南宋一代词风,显现出辛弃疾词坛大家的本色。“清愁不断,问何人会解连环。”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盼望打回山东去的急迫心情。

隆兴二年(1164)春末,张浚北伐失败的消息传到江阴,辛弃疾眼见得主战派人物陆续被排斥出南宋政府,主和派、投降派的人物又在朝廷里占了上风,他在忧虑之下写下《满江红·暮春》一词:

家住江南,又过了清明寒食。花径里一番风雨,一番狼藉。红粉暗随流水去,园林渐觉清阴密。算年年落尽刺桐花,寒无力。  庭院静,空相忆。无说处,闲愁极。怕流莺乳燕,得知消息。尺素如今何处也?彩云依旧无踪迹。谩教人羞去上层楼,平芜碧。

辛弃疾的这首词,从表面上看,写的是伤春和对美人的思念,实际上寄托的是他无法收复中原的失意政治理想。“尺素如今何处也?彩云依旧无踪迹。”寥寥14个字,表达了作者难以平复的爱国幽愤。

据有关学者考证,辛弃疾的《菩萨蛮·赠张医道服为别,且令馈河豚》、《江城子·戏同官》、《惜奴娇·戏同官》、《乌夜啼·戏赠籍中人》等词,也都是他在江阴这3年内的作品。词中点到的“江头”、“江国”都是指江阴。词中写到的河豚,是江阴著名特产,在宋代被称为天下第一。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