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臣蔡襄与江阴葛氏家族

2014-03-31 11:09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留诗悟空院

出身于农家的蔡襄,自幼在外公家读书。12岁时,仙游县尉凌景阳偶然发现蔡襄和他的弟弟聪颖可教,便推荐两人入县学就读。后来,凌景阳调往莆田(兴化军)任职,又将两人荐入军学深造。

宋仁宗天圣七年(1029),蔡襄18岁。他和弟弟蔡高从家乡出发,历经艰难困厄,长途跋涉五千里,前往京城开封参加府试。此时,凌景阳已任职于安徽芜湖,蔡襄兄弟俩在途中专程绕道芜湖拜会他。凌景阳深感这次考试对于他俩的前途至关重要,便特地陪同他们一起赴京赶考。等到发出榜来,蔡襄名列第一,弟弟则没有考上。

按照宋代科举考试程序,府试过关,便取得了来年再赴京城考进士的资格。凌景阳考虑,离明年春天尚书省礼部会试仅有将近半年光景,要是蔡襄再回家乡去,京城距离福建路途那么遥远,这一往一返,时间都耗费在路途上,哪还有精力读书迎考?不如安排他去江阴,开封离那里近得多。

原来,凌景阳的岳父家就在江阴青阳,那里有一座古刹悟空院,环境十分幽静。经他介绍,蔡襄在悟空院寄居下来,整日埋头读书,为来年春天的会试作准备。光阴似箭,几个月很快过去,眼看考期临近,蔡襄收拾起书本行囊,告别悟空院,再次赴京赶考。

就在天圣八年(1030)会试中,风华正茂的蔡襄进士及第,在紧接着的殿试中,荣登甲科第十名,由此开启了他声名显赫的仕途。取得了功名的蔡襄返乡途中在江阴停留了几天,在他心目中,凌景阳是引领他步入仕途的恩人,江阴则是改变他人生的发迹之地。来到曾经寒窗苦读近半载的悟空院,蔡襄思绪万千,提笔在寺壁上留下一首《久寓悟空院刹,行而书之》:

寂寂精庐切半空,古原高下稻花中。

莲趺披素轻云梵,花萼雕红细雨宫。

孤鹤睡迷千树月,断蝉吟绕五更风。

心縻尺组遥相谢,归马南蹄疾似蓬。

34年后,蔡襄的堂内兄葛密(字子发)在悟空院看到这首诗,触景生情,写了一首《悟空寺留题寄蔡君谟》:

昔年诗板著莲宫,笔力雄豪墨彩丰,

不日三阶平国政,山僧应待碧纱笼。

蔡襄收到葛密的这首诗,回想起当年寄居悟空院留诗僧壁的情景,不由得感慨有加,特地回了一首《和子发》:

空梁诗板岁年多,唯有秋虫占作窠。

闻道故人时拂拭,此生无奈旧情何。

从蔡襄的这首诗中,可以窥见青年时代悟空院读书那段经历在他心灵深处留下的印痕之深,同时也可以看出他对江阴倾注了深厚的感情。

“良偶”葛清源

蔡襄在青阳悟空院读书,不仅迎来了灿烂的前程,而且觅得了意中人,使他成为青阳葛氏的乘龙快婿。

葛氏是江阴的大族,处士葛惟明曾经参加过科举考试,虽然没有登第,但他酷爱读书,家中积累了成百上千卷书,平时告诫子孙要好好读书。葛惟明有5个儿子,3个女儿,长女嫁给了凌景阳,次女嫁给了进士陈玉,家中还有个小女儿尚未许配人家。

就在蔡襄考上进士重返江阴之时,凌景阳在岳父母面前为他向葛家的小女儿提亲。在蔡襄寄居悟空院读书期间,葛惟明见这位年轻人知书达礼,好学上进,对他早就备加赞赏,如今又见他进士及第,对这门婚事自然十分中意。蔡襄回到老家,向父母稟明此事,父母见是儿子的恩人凌景阳牵的线,在了解了葛家的情况后,当即就把婚事定了下来。

第二年春,蔡襄赴吏部铨选,被任命为漳州军事判官。返程到江阴青阳,正式迎娶葛氏夫人回乡。新娘葛清源的堂兄葛密赋诗一首,赠给新郎蔡襄,祝贺他高中甲科之后又喜结良缘:

藻思旧传青管梦,哲科新试碧鸡才,

乍依仲宝莲花幕,更下温郎玉镜台。

此时的蔡襄,可以说获得了人生最得意的际遇,新婚之后,便拜别父母,偕同葛夫人前往漳州赴任。

在这之后,蔡襄又多次到过江阴。一次是景祐三年(1036),蔡襄在漳州的任期届满,恰好他的弟弟蔡高中举进士,兄弟俩便一同前往京城,赴吏部铨选。因为还不知道此后将往何处赴任,所以蔡襄在进京途中又来到江阴,将葛夫人和女儿暂时留在岳母家;另一次是当年七月蔡襄赴洛阳莅任,工作安顿下来后,于这一年冬请假赴江阴,接家眷去洛阳;还有一次是蔡襄父亲去世,他在老家服丧结束后,被召赴京复职,北上途中,于皇祐三年(1051)五月陪葛夫人回江阴娘家探亲。

葛清源自嫁给蔡襄之后,随蔡襄四处为官,平时相夫教子,勤俭持家,驭下有度,宜家以礼,于皇祐四年(1052)受封为永嘉郡君。

至和二年(1055)六月,蔡襄痛失爱子,葛氏夫人因伤感过度,病倒于杭州,蔡襄为给夫人治病,在杭州逗留了三个月左右。当年十二月,葛夫人病亡于衢州道中。这对蔡襄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他满怀悲情,写下《过泗州岭》一诗:

二十五年间,三回共往还。

那知临白首,相失向青山。

想像音容在,侵寻鬓发斑。

平生多善行,应不下尘寰。

第二年葛氏夫人下葬时,蔡襄亲自撰写了祭文,祭文写得极为哀婉,在颂扬了葛夫人种种贤德之后,文章写道:“姑失孝妇兮,庙失芳荐;夫失良偶兮,子失慈祐。念生存之所立,怅神理之难究,呜呼哀哉!”对于失去这位共同生活了25年的“良偶”,蔡襄心中的哀伤难以言表。

情意贯一生

自从20岁那年成为江阴葛氏的女婿,蔡襄一直与葛氏家族保持往来。葛家发生什么事,他总是十分关心;葛家有人去世,请他写墓志铭,他有求必应。尤其是夫人葛清源的2位堂兄葛宫、葛密哥儿俩,蔡襄更是常常与他们互通信函,赋诗奉和。

论年龄,葛宫比蔡襄大了整整20岁。早在宋真宗大中祥符五年(1012),蔡襄出生的那一年,葛宫已经登进士第了。他的文章写得很好,曾经上《太平雅颂》十篇,得到宋真宗的夸奖,当即召试学士院,进两阶,到后来积官至秘书监、太子宾客。蔡襄对他十分敬重,与他通信时,尊称他为“宾客七兄”、“郞中七兄”。

宋仁宗至和二年(1055)三月,葛宫夫人孙氏病逝,蔡襄不仅为她撰写了墓志铭,而且趁着离京前往泉州赴任的机会,打算顺路到江阴亲自参加七月举行的孙氏葬礼,不料六月蔡襄的长子突然去世,于是改派下属带着他的亲笔书札和祭礼驰往江阴,代他参加孙氏的葬礼。他在写给葛宫的书札中解释了不能亲自前往的原因,并且说带去的一点微薄的祭礼“聊以伸亲戚之好,殊菲丰腆,深自为愧”。蔡襄在自己突遭丧子之祸时,对于葛宫夫人孙氏的葬礼仍然这样郑重对待,足见蔡襄对于葛夫人娘家这门亲戚十分看重,非常注重礼节。

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二月蔡襄赴任杭州后,当年八月即作《持书帖》致葛宫,邀请他得便的话来杭一游。他在帖中说,葛宫要是去的话“殊为佳事”。看得出蔡襄很乐意与葛宫这位已经74岁的葛氏亲戚相聚。这件《持书帖》真迹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被视作蔡襄书法中的精品。

葛宫的弟弟葛密,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登进士第,先是被任命为光州推官,由于他执法严明,后来升到太常博士之职。他这个人性情淡泊,当官当到50岁,便自动提前退休,回到老家青阳上湖,建了一座东园,自号“草堂逸老”,他和蔡襄的关系尤为密切。

皇祐三年(1051)五月,蔡襄赴京途中陪葛夫人回江阴探亲时,夫人娘家因兄长葛宏和母亲承氏已相继去世,家中景况已大不如前,而蔡襄带着母亲、妻子儿女和仆人,一行人数众多,于是便由葛密安排,住宿在他家的东园草堂。蔡襄特赋《五月宿江阴军葛公绰草堂》一诗以记之:

曾解征衣寄草堂,枕边泉石自生凉。

休论仙诀能延寿,暂得身闲梦亦长。

第二年二月,蔡襄又应葛密所约,撰写了《葛氏草堂记》一文。治平三年(1066)正月,葛密应蔡襄所邀,赴杭州游览。蔡襄安排他住宿在吴山有美堂,两人欢聚一堂,畅叙终晚。在此期间,蔡襄写了《答葛公绰》一诗:

山堂争似草堂清,俗事随人百种名。

赖有四窗春茗在,瓯中时看白云生。

蔡襄还将葛密来杭之事告诉了葛宫,他在写给葛宫的回信中提到:“公绰数日前见访敝斋,道话终夕。”可见蔡襄与葛宫、葛密之间的联系和交往十分频繁。

当年二月,蔡襄为母亲92岁和自己55岁举行家庭寿庆,葛密特地为之赋诗并捎去九龙泉贺寿。蔡襄收到后,回了一首《公绰示及生日以九龙泉为寿依韵奉答》:

多谢山人远祝延,寿杯仍是九龙泉。

余生事事无心绪,直向清凉度岁年。

同年十月,蔡襄的母亲病逝,葛密得讯后立即致书慰问,蔡襄在复信中深表谢意。他在信中写道:“襄素多病,遭此荼毒,就令不死,足膝日盛,气力日衰,亦为废人,岂复相见耶!辱君知爱之心,不殊兄弟,一念哀痛,哽塞何言!”事母至孝的蔡襄,对于母亲的离去悲痛至极,伤感之下,他觉得自己已成为一个废人,今后再也不能与葛密相见了,辜负了葛密的一片“知爱之心”。

第二年八月,蔡襄病逝于莆田家中。这位纯朴、热诚的江阴女婿同江阴,同葛宫、葛密以及整个葛氏家族之间的情意持续了他的一生。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