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南拳大师的传奇人生

2014-03-10 14:14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出生】

  一个特殊的年代

  一片神奇的土地

  公元1877年,在江阴北漍(现属顾山镇)一个叫许巷的小村子里,许太和诞生了。

  许太和诞生于一个武术鼎盛的时代。正是那个时代,在中国的南方和北方,黄飞鸿、霍元甲、叶问们相继问世,能人高人频出,名震武林,流传下无数佳话。平常百姓亦喜习武练拳,为强身,也为强国。那个年代,叫晚清——一个日暮途穷微光晚照的朝代,后又被推翻,过渡到中华民国——一个动荡不堪、混乱无序的时期。

  北漍,是当时著名的武术之乡。《康熙字典》里对“漍”字的注解是:极大极盛之水泽也。清代学者叶长龄曾考证说:“杨舍之南,北漍、南漍、顾山等延袤二十余里间,港汊纷歧,水流平广而清深,纵观地域之形貌,古之暨阳湖即在此处,似无可疑也。”这一带,确乎是古时水深涯远的湖泽。温柔的南国水乡,却润泽了许太和刚硬血性的童年,乃至他铁骨铮铮的一生。

  他所有的传奇,都将从这里出发。

  【学拳】

  耳濡目染心相许

  从来立志少年时

  一个时代,总有一个时代的风光。一方水土,总有一方水土的特色。

  顾山人杰地灵,这里的人们既崇文也尚武。明朝周卫若、清朝陈维贤,都是当时当地声名遐迩的拳师、国术家。先辈遗风,代代流传。

  北漍与顾山,地气相接,血脉相连,习武之气亦颇为浓厚。在老桥圩、濮家庄、薛家堂、南市头、南曹庄等地,拳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势不可挡。

  这一切,让少年许太和与拳术的相遇,成为了某种命里注定的必然。

  因着家贫的缘故,许太和小小年纪就无奈辍了学。少年的心,最是活泼任性。熙来攘往的镇区集市,是他最喜欢流连的地方。当时的北漍,水路交通十分发达,南来北往的商贾在这里云集,热闹非凡。架在东清河上的太平桥,是当地一个十分抢眼的标志。河埠头,商船来来往往。河岸边,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招摇出一派繁荣富饶的风情来。集镇上,商贩的吆喝此起彼伏。这其中最吸引许太和的,该是街头巷尾那些卖伤膏药人的拳击呐喊之声了。一群后生汉子,拖着油光光的长辫子,赤着上身,眼露精光,嘴里发出气沉丹田之后吐出的“嗨嗨”声。他们一会劈砖,一会掷石锁,一会打拳,一招一式,端的是有板有眼,拳风凌厉至极。许太和挤在水泄不通的人流里,眼神里全是欢喜和倾慕。

  刚柔相济、收放自如的拳术,像磁铁一般,深深吸引着少年许太和。无论阴晴,不论风霜,只要集市上有拳脚表演,他就会一溜烟跑去,痴痴地看,暗暗地记,回到家里凭着过人的记忆力练习不辍。

  气候、温度、土地、阳光,一切都很适宜。许太和心里练拳的种子开始萌芽……

  有一天,开明的父母帮他选了一个武艺高强的卖拳人,让他正式拜师学艺。

  从此,倔强的少年,把一颗稚嫩而炽热的心许给了他朝思暮想的拳术。

  从此,许太和与拳术有了最亲密最长久的接触。

  从此,许太和辉煌的武术人生,开始发轫。

  【平生】

  一身绝学扬美名 一腔正气在人间

  于拳术,许太和是有慧根的。这先天的禀赋糅合了后天的勤奋,使他的武艺精进速度胜过常人百倍。他笃学强记,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从不肯懈怠半分。时隔不久,他的大名就响彻了北漍小镇,甚至吸引了常熟、无锡等周边地区的武术爱好者前来磋商探讨,或一较高下。

  “声如洪钟拳似风,身犹闪电剑如虹”。许太和所练武术,短小精悍,开架紧密,步法稳健,动作饱满刚劲,手法多变,技击性强,可称得上是流行于苏南地区的正宗南拳。南拳又称南方拳,历史悠久,技术套路繁多,是南少林等拳种与南方各地地方拳种相结合的产物。许太和勤学苦练,技艺日臻成熟,不久便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时之间名噪苏南。

  当时的《常熟民报》在报道“常熟元旦庆祝盛况”时不吝赞辞,说“许太和之拳术为最佳”、“许太和之走步基本法、铁拐李,均异常出色,博得彩声不少。”他“南拳之王”的美名,由此远播。

  学武之人,最是崇尚武德。许太和内心安详,性情冲淡绵和,为人仗义慷慨,可谓德艺双馨。有这样一个故事,它并没有湮没在漫漫的历史风尘里,相反,粗粝的时光之石将它打磨得更加晶莹剔透,熠熠生辉。当年,许太和的一位族人,在常熟南门坛上的戏院看戏时竟无端遭到了张锡卿(此公亦是当时武术界的名人,身手不凡,可惜品行稍逊)的受欺侮,许太和看不惯张的仗“技”欺人,特意远赴常熟,在该戏院内神定气闲地等待张的前来。张听说有一个寻常老头在戏院向他叫板,立马气势汹汹赶到戏院,想轻而易举将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拎出戏院。当他正要伸手提拿老头的项颈时,许太和随即伸手搭在张的肩膀上,用神奇的点穴之术,使张的手臂突然抬将不起。张锡卿不禁大惊失色,问询后才知眼前之人便是武林中大名鼎鼎的许太和,立刻笑脸相迎,又请许太和喝茶,并隆重邀请当时的地方名绅一起,与许太和握手言和。就这样,神情淡定、内心沉稳的许太和,不发一言,凭着过人的武功和满身的正气,彻底征服了横蛮、霸道和嚣张。他的武术人生,由此更添上了一抹传奇的色彩。

  这个并非添油加醋的故事流传了100多年,也让子孙后辈们津津乐道了100多年。现在,这段文字,被忠实地记录在《红豆情》一书中。许太和济世为怀的仁义风度、打抱不平的武林精神,从中可见一斑。在他的骨子里,渗透着武林人为国为民、匡扶正义、除暴安良、惩恶扬善、扶弱济困的侠士风范。

  另有一则轶事。某天常熟寺前街永顺元纸店不慎失火,熊熊火光映照得古街一片通明,木楼转眼就要被火势吞噬。许太和奋不顾身,于紧急关头挺身而出。他迅速提起两桶水,轻跃上楼,与大伙一起奋力扑灭了烈火。他在火光与浓烟中穿梭的身影,定格成一幅英雄救火的唯美画面。

  许太和的一颗正义之心,让常熟市民受恩难忘,也让历史永远地记住了他的名字。

  【绝技】

  抛掷石锁真功夫 北板桥头竞风流

  岁月的步履匆匆,终究无人能挽留,而有些过往的精彩却永不会褪色。老北漍人记忆里的水上武术会,是镜框里的一张黑白相片,仿佛那么遥远,却又是那么清晰。

  这水上武术会,说的便是龙舟竞渡。这龙舟竞渡的主角,便是许太和了。

  生于斯长于斯的许太和,根据北漍的水乡特色,创造性地练就了一套船拳,也创造出了水乡一道独特的风景。他站在龙船上,目光如炬,衣袂飘飘,步履稳健。面对着一群同样热爱武术的人们,他亲自担任教练,精心组织他们舞刀、耍枪、弄棍、戳戟、掷叉,于险象环生中舞弄出无穷的意趣来。水面浊浪滚滚,船身激烈摇荡,国术员们却个个身轻如燕,腾挪跌宕,引得东清河两岸喝彩声四起。按照那时候的风俗,农历的三月要举行精彩的龙船比赛。这可是春天里最美丽的日子呢。在国运衰微、世道混沌、精神荒芜的年代里,许太和给百姓们端上了一道丰盛的精神大餐。

  在一声声的念叨中,百姓们翘首以盼的日子终于来了。正是盛春时节,杨柳依依,桃花浅笑,和风怡人。那一天,北漍小镇万人空巷,沉寂了很久很久的河道里,忽然就有了浓浓的生气。北漍上方的空气,此刻也忽然变得炙热。五六艘气势不凡的“当船”披红挂彩,敲锣打鼓,摇动橹把,由北而南一路逶迤行驶而来。双桨下的涟漪渐渐晕开来,晕出了一河的喧哗。许太和训练的国术员在船上开始自由表演拳术与刀枪,他们有的舞大刀,有的飞钢叉,有的掷石锁,有的倒立在船沿上,把春天的气氛烘托得极为温暖明亮,把两岸的乡民刺激得欢腾亢奋。几十套不同的武术路数,像撒开了满天的花雨,让人目不暇接。

  最精彩的一幕即将开始,围看的人们突然敛气屏声。许太和与他的高徒们出场了。他们将数十斤的石锁甩起又接住,左插花,右插花,只当是拿了个小橘子般肆意耍着。当船经过北板桥堍时,他们忽地使出绝招,将沉重的石锁轻而易举地抛过数米高的北板桥桥顶。当船箭一般地迅速穿过数米宽的桥洞,这时,他们再稳稳当当、得心应手地把石锁接住,身形不乱,脚步不动。瞬息之间,不差半分。河岸边,霎时响声雷动。过足了瘾的乡民,把一代英雄许太和的名字喊得响彻云霄。

  这是江南人勇敢自强的本色,这是一代拳王的灼灼风采。

  北漍这片神奇的土地哦,孕育了许太和几多聪敏灵秀;

  北漍这片温柔的水乡哦,滋养了许太和一身豪爽刚烈;

  而北漍这武术之乡的名头,也因许太和在武术上的造诣而愈加响亮了。

  许太和练拳,练出了风骨,练出了名声。而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把自己的倾世武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世人,遗留给了后代。他毕生对武术的贡献,可谓大矣。

  民国18年1月9日,《常熟民报》上刊登了一则启事,其实是一封公开的推荐信。说是江阴许太和历任各省学校拳术教授三十余年,拳术精湛,希望各界需聘请教师拳术的,可到许太和所居住的石梅虞山旅社相请云云。介绍人为当时名声赫赫的张作霖、蒋志为等人。这封推荐信,鲜明地昭示了许太和在当时武术界的权威地位,也充分肯定了他教授拳术的实绩。

  在动荡不安的非常时期,练武,一为保全身家性命,二为抵御外侮,扬我国威。清朝宣统年间,各地武术运动的发展如火如荼。而偏居江阴一隅的北漍,也把群众性武术运动搞得风生水起。许太和积极组织民团,在北漍各地普遍设立拳场。许巷、大巷上、谭巷、长房庄等地的许多青壮年都踊跃参加武术活动,进行拳击及单刀、双刀、单枪、剑戟、马叉、棍子、软鞭等兵器的操练。师父许太和悉心相教,徒弟们用心练习。他们一起谱写出了北漍武术史上最华丽的篇章。

  不仅如此,许太和还曾任多所学校的体育教师,深受学生欢迎。因为他在教学时不墨守成规,而是讲究灵活创新。他根据国术动作,自编了体操口令,加入了自己独创的元素,能让学生快速掌握动作规律,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如今江阴体育之风的盛行,与他许太和当年的努力也不无关系。他先后在文林二校、长泾一校、上海东亚体校、苏州中华体校、无锡辅仁中学、常熟第三高中、吴江中学等辗转任教,孕育桃李满园,足迹遍布苏南一带,给当地武术的传承和发扬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江阴志》里说,许太和曾任江阴体育场技击部主任。那自然是当之无愧的。

  《江阴志》里又说,民国12年(1923年)春,许太和代表无锡出席上海市第一次全国武术大会,当时曾任国民党海陆空三军副总司令、爱国将领张学良对他表演的少林拳赞誉有加,还同他一起摄影留念,为他题词祝贺。可见许太和的技压群雄,武功盖世。

  《江阴志》里还说,全国“双十节”武术大会在南京召开,许太和荣幸地担任了评判员。

  更让人惊喜和震撼的是,许太和动能舞拳,静能著书,一张一弛,一武一文。民国15年5月(1926年5月),他完成了一本煌煌巨著——《南拳入门》,以惠泽后世。

  纵然许太和已零落成泥,花瓣入尘,我们依然可以从这本书古香四溢的纸笺上,触摸到他的体温,他的灵魂。那些年,从日出写到黄昏,从青春正好写到须眉飘白,他兀兀穷年,呕心沥血。其功绩赫赫如是,硕果累累如是!

  这本书,由北平武术名家许禹生撰序,风行于苏常一带,让人欢喜,让人挚爱。

  这本书,章节明晰,分练习拳术的秘诀、步法基本、基本徒手13节等12个部分,图文并茂。

  这本书,深刻阐释了他对武术的理解,凝聚了他一生的心血。

  民国27年农历八月初三(1938年9月26日),许太和因病溘然长逝。

  南拳大师许太和叱咤风云的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在晚清的一潭死水中,他掀起了万丈狂澜。在蓬勃的武术之林中,他开出了一朵清媚的奇葩。

  许太和一世英名,一世清白,一世勤勉,一世奉献。他的武功才学和精神人格,可烛照千古,彪炳史册。

  人物名片

  许太和,江阴北漍许巷(今江阴市顾山镇北漍社区解放村许巷)人。生于1877年(清光绪3年),卒于1938年(民国27年),享年61岁。著名爱国武术拳师,体育教育家。他一生钟爱武术,精于“仁和派”少林拳术,被尊称为一代“南拳大师”。著有《南拳入门》一书。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