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意科举自谋力 薄宦生涯历沧桑

2014-02-21 12:34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几番科场蹭蹬,经久的无力无奈,终于使蒋春霖开始了两个重大的转变。一是他放弃举业,另一是焚毁诗稿,专意填词。前者是他沉痛的清醒,后者则是文学的自适,两者看似无涉,其实互相关联。

清朝延至道光、咸丰年间,已是日薄西山。先有大英帝国攻破国门,继而太平天国起于域内,内忧外患之下,国运日见式微,政治上早已淡尽了奋发豪迈的气象。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蒋春霖传统的仕进之路又屡遭挫败,这双重基础的缺失,便从根本上消解了蒋春霖身上理想和英雄的气质。而从体裁特性上,诗多言志,词重抒情,这虽不绝对,却大体如此。所谓诗以咏志,志既不振,诗非其宜。相反,末世的哀伤,家道的衰落,人生的失意却集于蒋春霖一身,自然是见落叶而悲飘零,望斜阳而叹沉落,敏感而哀思,细腻而婉约。这样的韵致几乎天然就是词的胜场,因此,蒋春霖弃诗而攻词,实乃是顺乎自然。事实上,蒋春霖自己对诗词的分野也有着深刻的体认,他曾对友人说过:“吾能诗匪难,特穷老气尽,无以蕲胜于古人之外,作者众矣,吾宁别取径焉。”(周梦庄《蒋鹿潭年谱》)

蒋春霖绝意科举后,于道光二十八年春到扬州,开始自力谋生。他先是入两淮都转盐运使署为盐吏,到34岁那年,词友杜文澜以佥判初至两淮,官东台盐运分司,蒋春霖于是权任东台之南约50里的富安场大使,由吏入官,官阶正八品。当时富安场盐大使养廉银一年有400两,有了这份中人之家的收入,蒋春霖的生活已是温饱无虞。

蒋春霖的富安场大使之任在咸丰六年(1856)的冬天因事被免,前后6年。免官之后,蒋春霖离开富安,寓居在东台溱潼镇寿圣寺内水云楼。次年,蒋春霖自定词集《水云楼词》,慕其词名前来结交者不绝。到咸丰十年43岁时,旧识乔松年、金安清官两淮盐运使,先后殷勤延致,于是蒋春霖在淮南、东台一带再任盐官。可惜乔、金二人均不久调官别任,蒋春霖失去依靠,随即丢职,彻底结束了一生中的薄宦生涯。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