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三考落孙山 胸怀抱负笑人生

2014-02-21 12:32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但蒋春霖这种文采风流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20岁时,父亲离世,家道中落。为挣前程,蒋春霖开始奔走于科举之途。因寄籍在大兴(河北直隶顺天府,今北京),从道光十七年到道光二十七年这10年间,蒋春霖三上京师赴科场,可惜是屡屡名落孙山。试场的连不得志,前程的茫茫无着,蒋春霖的情致变得日见凄苦,以致他的词作因此而轻雾般地笼罩了一种低落的忧伤。如:

沙外斜阳车影淡。红杏深深,人语黄茅店。陌上马尘吹又暗。柳花风里征衣减。屋后筝弦莺语艳。浊酒孤琴,门对春寒掩。鸦背残霜侵短剑,纸窗梦破疏灯飐。

这首《蝶恋花·北游道上》作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蒋春霖北上京师再赴科场的途中。有道是言为心声,诗为心画,此词那黯然的气韵似乎早早预示了蒋春霖此行再度失意的结局。

道光二十七年(1847),蒋春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科考依然不第。自京南归时,词友杜文澜特作《三姝媚》词相赠。“空怜归去好。听千山啼鹃,泪痕多少”、“逝水年华,判断送、斜阳芳草”,低回在这些词句里的蒋春霖,有着无尽的落寞和幽怨。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