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卫告密

2014-02-07 13:42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正当他绞尽脑汁想要惩办杨名时的时候,有一个人出手了,这个人是时任浙江巡抚的李卫。历史上的李卫,可不像电视剧《李卫当官》里面的李卫那样正直。他家财万贯,靠捐钱当上了官,虽然大字不识几个,却善于逢迎,对皇帝惟命是从,从而获得雍正的赏识,成为其亲信。雍正即位后他曾担任云南布政使,当过几年杨名时的下属,他仗着皇帝撑腰,傲慢无礼,目中无人,杨名时曾多次批评他,李卫一直怀恨在心。

报复的机会终于来了。雍正四年11月,李卫在密折中向皇帝举报了杨名时“徇私”与“欺罔”等罪名,为了进一步试探雍正的态度,他在密折的最后故意意犹未尽地说:且伊偏徇之处尚多,不敢逐件琐陈。雍正很快就作出了明确的批复:可将此事不必落名,但将事情为弊情节写一折来。很快,李卫就罗织出了杨名时的四大罪状。

正在雍正准备向杨名时开刀的时候,杨名时自己又犯了一个糊涂——再次在奏章中泄露了皇帝的密旨。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大错,李卫就是“每有折件奉朱批,多半宣扬于众”,可见其泄密有多严重!但同一件事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人的态度往往是不同的,雍正对李卫和杨名时的态度也是如此。在雍正看来,李卫的泄密,是情有可原的,他对参劾李卫的大臣说:李卫长处胜其所短,不可求全责备。而对于杨名时,他的态度就大相径庭了。雍正看到杨名时再次泄露密旨,当场就大发雷霆:似此怙恶不悛,大奸大诈,全无人臣之体,甚属可恶,交部严察议奏。

雍正认为杨名时作为汉人名儒集团的领袖,本着在“公之于天下”的儒家理念,对“密奏密批”有着本能的抵制心理,肯定是故意如此泄密的。他决定把杨名时当作整治官场上不听自己话的名儒集团的典型,彻底批倒批臭。杨名时被雍正定性为“怙恶不悛,大奸大诈”,距离他被表彰为“清操夙著”,只不过隔了短短一两年的时间。

大祸临头

雍正五年(1727年)3月,杨名时被解除了云贵总督的职务,由皇帝的宠臣鄂尔泰接任,杨名时则保留了云南巡抚一职,但这只是暂时的,因为雍正正在积极调兵遣将,准备办一个大案!

关于审案的人选,雍正也做了反复的斟酌。他认为,一方面,杨名时在汉人儒生中的影响力极大,崇拜他的人不在少数,因此不能用进士出身的人,否则办案很可能不会尽全力;另一方面,审问杨名时这样一个极得民心的清官,稍有不慎就会落下千古骂名,因此他也不让自己那几个宠臣去■浑水,最终他选定的是湖南布政使朱纲。

朱纲出身小吏,不是科举出身,和杨名时这样的名儒没有任何瓜葛,而且他此前也并非雍正的亲信,完全符合雍正的要求。很快,朱纲被召入京城,雍正多次秘密接见他,对他面授机宜,并允诺他如办案办得好,将另有重用。

雍正五年10月,朱纲正式出任云南巡抚,和刑部侍郎黄炳一起来到昆明,会审已被解职的杨名时。

然而,会审的结果却让朱纲等人傻了眼。李卫绞尽脑汁罗织出的四大罪名竟然全部不成立。具体来说就是:参杨名时营私徇庇永平县令冯庆长“亏空库银四千两”一事,经查,实无其事;参杨名时与臬司江芑代顺宁知府范溥赔补亏空一事,经查,杨名时是拿自己的钱帮他填补亏空,而且此事还牵涉到了雍正的另一宠臣高其倬;参杨名时伙同江芑“外贩锡厂之锡”牟利入己一事,经查,又与杨名时无关;参杨名时徇庇科甲之事,经查,仅仅是推荐了几个进士出身的下级。

这样一来,朱纲可犯了难——看起来杨名时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清官啊,可皇帝却非要惩办他,甚至要置他于死地,这可如何是好?正当朱纲骑虎难下之际,忠厚的杨名时却主动交待了两个问题:一是他在巡抚任上曾收受“陋规银”八万余两。但这在当时属于普遍现象,因为官员俸禄微薄,地方办公费又几近于零,若无此项收入,不仅官员自己的生活没有保障,而且地方衙门也无法运转,况且此事杨名时早就向雍正汇报过,因此这根本无法定罪;二是他帮顺宁知府范溥填补亏空时,曾收受对方金杯一对、缎子四匹。这个发现让朱纲欣喜若狂,因为按照《大清律例》:“不法枉赃一百二十两以上,实,绞监候。” 而金杯重十两,按当时比价相当于白银二百两,已经达到了处罚要求。很快杨名时被定为死罪,并上奏雍正皇帝。

威武不屈

雍正对此也犯了难。仅仅一对金杯就要判处一个封疆大吏死罪,这显然难以服众。见杨名时的供词中有“贻误瞻徇”、“无可申辩”这样的字眼,雍正便下旨斥责他“巧诈居心”,令其“明白回奏”。即使不能置你于死地,也要让你名誉扫地!

但杨名时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奸诈之人,他坚定地说:“身可折道不可折,气可挫志不可挫。老朽一生以诚为本,实心任事,绝无‘巧诈居心’。朱大人不妨明察!”无论朱纲怎么威胁利诱,杨名时始终没有承认。他毕生以“诚”为本,“诚”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弃的承诺,是他宁可舍弃生命也一定要坚守的底线。

雍正本以为只要通过强势威压,就一定能让杨名时屈服,让他和以他为代表的汉族儒生无地自容,把他们彻底驯化成自己的奴仆,谁想到竟遇上了一个坚硬如铁的杨名时!由于杨名时宁死不肯承认,案子只能一直这么僵持着。

最后,朱纲只得草草结案,拟对杨名时实行绞刑,并勒限一年,追银五万八千两(杨名时所得“陋规银”八万两,扣除弥补银厂亏空约二万二千两)。而这些银子,早已在处理公务和日常生活中花掉,以杨名时为官的清廉,无论如何也拿不出来。

一时间舆论大哗,迫于舆论压力,雍正帝无奈,只得下旨将其减为三千两。杨名时“先取邸中物,并脱夫人之簪珥充数,估直不满二百余金也”——卖光了积蓄也只能拿出二百余两的银子,这反而证实了杨名时的清廉之名。一时间,杨名时在云南的名望更高了。

这样一来,雍正倒觉得难以收场了,杀吧,自己会落个杀清官的千古骂名;放吧,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权衡再三,雍正最终只得祭出拖字诀,他的旨意是:杨名时俟各案清结之后,再降谕旨。于是,杨名时终雍正之世,一直待罪云南。

之后几年,为了生存,杨名时在云南开馆授徒,讲解儒家和理学经典,听者云集。对杨名时这个连皇帝也奈何不了的当世大儒、理学名家、官场清流,人们充满了无限的敬意。

平反昭雪

雍正十三年(1735年)8月,雍正皇帝暴卒,其子乾隆帝登基,他上台不久,就决定顺应民意给杨名时平反,并召他来京,特赐他礼部尚书衔,兼管国子监祭酒事,在上书房并南书房行走。

杨名时离开昆明回京之时,“滇黔人狂走欢告,老幼相率观公,或张酒宴罗拜,继以位,至环马首不得前”。

由此可见杨名时的名望!这一年,杨名时已经75岁了,但他到了京城以后依然情系云南百姓,并根据自己在云南执政多年的经验,上书乾隆帝,提出了著名的“绥定苗疆方略”。

乾隆二年(1737年)九月初一,杨名时在京病逝。乾隆称其一生“学问纯正,品行端方”,加赠其为太子太傅,入祀贤良祠,谥“文定”,并拨出专款,在杨名时的家乡江阴为他建造陵园(故址在今文定一村一带)。

乾隆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恩师蔡世远说过的一句话:“今世而时时有尧舜君民之念者,江阴一人而已。”(注,江阴即指杨名时,清代对于朝廷重臣,常以籍贯称之,如项城即指袁世凯,合肥意为李鸿章等等)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