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逆境 冤案平反

2014-01-24 09:42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在这“绝怜滚滚耶溪水,只浣轻纱不浣人”的情形中,胡山源如一片落叶,又如何应付冬的大开卷环境?1957年轰轰烈烈的“反右”运动中,曾经真心实意向党提过意见的胡山源,在“反右”运动扩大化后,他又岂能躲过,很快补戴上了一顶右派高帽。他向上海作协提出加入协会的申请也遭拒绝。

于是胡山源有了他的“屈辱二十一年”,被当作党和人民敌对分子的日子,一个人也是一部历史剧,在人生的征程上,有满树的鲜花也有满丛的荆棘,有平坦的大路也有泥泞的小道,有风和日丽的艳阳也有雨雪风霜的酷寒,没有一个人的人生会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的。

胡山源在最屈辱的岁月里,他告诉自己要微笑着去面对生活。他成了挨整的角色,发表文章遭封杀,写出的东西也只能悄悄藏匿,连每天的日记,也只能小心翼翼用英语写,就为这个,还是引起红卫兵蛮横无理的责难,冲他喝道:你这个崇洋媚外的老头,用外文写的是什么毒草?胡山源忍俊不禁平淡地回答:我只知道记日记是今后自己看的,早知你们要查,我就用汉字写得端正些了。

可见,生命需要奋斗,活着需要智慧。这样当1976年十年动乱结束、冤案得到平反后,胡山源心中升级的是永不言弃的信念,他像枯木逢春,其干涸的心海又涨起文学的新潮,要写,要将损耗的时间补回来。胡山源要用实际行动表明:人生没有停靠站,现实永远是一个出发点。无论何时何地,不能放弃,只有保持奋斗的姿态,才能证明生命的存在。

加入作协 续写名篇

1980年,胡山源加入中国作协江苏分会,1984年加入中国作协,并特邀他为第四次全国作家代表大会“名誉代表”。接到了由巴金签发的名誉代表证,这是历史给出的一个公平承担。

这时我们的散花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外相上略微胖些,肤色有一点少血气的白,但眼不算花,耳不算太背,坐在半村半郭的东门老宅的一张藤椅上,精神焕发着进行他的文学写作,他将几十年前出版的小说作成了今天记忆引擎,重新构筑自己的世界,他进入了一个较为正常的创作期,不久续写完长篇小说《罔两》,又写完10万字的《我的写作生活(续篇)》。接下来又续完了《散花寺》等几部长篇小说。

如果将胡山源放在一个以五四新文化运动为背景的时间段,他声望的确让人忽略了,并且略显寂寞与无奈。为什么是这种状态,因为“大家”是要在一系列特殊机遇之后逐渐确立的,作品的出色和发表时间的先后,是标注一个作家成名的刻度。我依然认为他的所得并没有超出他的资质,是幸运女神对他眷顾太少,是他有过漫长的独对天空看白云的蒙尘日月限制?如果他的大部头长篇小说《散花寺》,当年就能连载完并能以单行本出版,那该书的社会价值比之《青春之歌》又早了许多年;如果他编撰的200万字的《全宋词集》能出版,今天的读者又多了一本工具书;80万字的《曲话类纂》不在“文革”中散失,就可以弥补该领域的研究空白,那我们胡山源先生之学问,在后人的眼里又将达到怎样的高端;如果1957年“反右”时,不首当其冲被牵扯上,后被补划为右派,文革时不身处逆境;如果《三年》、《龙女》、《罔两》等长篇小说在建国前就写完并分别以单行本形式出版,胡山源是否可比肩学界泰斗钱钟书先生?

然而,历史不回答一些假设问题,历史就是现实,就是毫厘不爽。悲乎胡山源?幸乎胡山源?前面的许多如果,胡山源在世时,还是有了交待的。许多作品早已见了天日。但《曲话类纂》一直不知道被红卫兵们“安葬”何处,让老人家非常揪心。毕竟这部文稿凝聚着人家研究曲的无数心血!“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笑对人生 高风亮节

胡山源的写作是挑战生命和毅力所铺成的,是其命脉中暗示般的注定。他的写作,让我想起陶瓷的碎片,如果老人家不长寿,他的这些“陶艺”又怎能让我们今天的读者赏识。然,胡山源的阙失和不足,无可讳言还是构成对后代命脉的影响,那些年,子女们心情抑郁,百无聊赖,无法振作。其妻也留有集体生活对个人生活的挤压之惑,晚年一直与丈夫分居两地。

人生漫漫,我们每天都在不经意间路过或者错过着什么。行走在车水马龙之间,恍然,感受着一种莫名的风。或喜或悲,因为我们一路走来似乎是丢掉了一些贵重的东西,而得到的又真的值得吗?我们不清楚人生路上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唯有胡山源是最清楚的,他一生没有放弃自小喜欢的文学,是文学让他能活着能坚持,能笑对生活。

胡山源一生致力于的三件事:教书、编辑书刊、写文章。都与文学沾着很大的边。他为自己工作岗位中包涵着他真正喜欢做的事在内,很感庆幸。他认为这一点比所谓成功更重要,他曾经为自己的梦想不灭、奋斗不止而骄傲过。人生事业之成败,除了取决于各种各样客观条件之外,还受到一个重要因素的制约——那就是看一个人有没有坚韧不拔的毅力。所谓毅力,指的是人们对待事业的坚韧性和持久力。如果一个人在创业的过程中有着坚韧的毅力,有着锲而不舍的精神,那么,他所从事的事业终当有所成就,个体也终将成为一个赢者。

胡山源就是这种品格的实践者,他是我们的一个欣赏高地,是我们记忆里一棵高高大大的枫树,是我们永久赏识的一道至臻至美的恒久风景。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