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抱卜筮利器,不能用之,则必毁之

2013-12-12 14:07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因为封建社会政斗和军争都极重卜筮,而郭璞怀抱如此利器,注定不是别人的眼中之宝就是心头之患,不能用之,则必毁之。故此,王敦第二次起事前,便不顾郭璞服母丧未满,匆忙起为记室参军——只是郭璞此时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了。

《晋书·郭璞传》记载:王敦之谋逆也,温峤、庾亮使璞筮之,璞对不决。峤、亮复令占己之吉凶,璞曰:“大吉。”峤等退,相谓曰:“璞对不了,是不敢有言,或天夺敦魄。今吾等与国家共举大事,而璞云大吉,是为举事必有成也。”于是劝帝讨敦……敦将举兵,又使璞筮。璞曰:“无成。”敦固疑璞之劝峤、亮,又闻卦凶,乃问璞曰;“卿更筮吾寿几何?”答曰:“思向卦,明公起事,必祸不久。若住武昌,寿不可测。”敦大怒曰:“卿寿几何?”曰:“命尽今日日中。”敦怒,收璞,诣南冈斩之。

这段文字中,郭璞对王敦作难,明言无成有祸,而对温峤、庾亮之反王敦,则曰大吉——政治立场可谓鲜明。虽然温峤、庾亮对郭璞的机智回答大有会心,怎奈王敦本非庸常,岂能不解?本已怀疑二人的反叛乃是郭璞鼓动,现在焉能不疑卦凶是假,阻己是真?因此,郭璞之死已是难逃。只可惜一代奇才,竟死于权争。

郭璞虽为明帝而招死祸,可其在明帝时期并未得官。按明帝在位时间是322年-325年,郭母于323年去世,郭璞去官服丧在家,服丧未满,又被王敦起为参军,随即被杀,可见并非晋明帝寡恩忘义,实在是其想授郭璞官职都惜无机缘。王敦乱平后,明帝即追赠郭璞弘农太守。太守乃权重一方的要职,于此该能看出郭璞在明帝心中的分量了。不仅如此,明帝后来又在帝都玄武湖边为郭璞建了个衣冠冢,再联系郭璞之子郭敖后来官至临贺太守,这恐怕是晋明帝不负所重的绵绵余波吧。

相传,郭璞被害后三日,有人看见他货其平生服饰,与相识共语。王敦不信,开棺查看,不见其尸 ——原来郭璞已兵解而去。

令人遐想的是,现存史料中也未见郭璞埋骨何处的记载,这似乎呼应了郭璞未死飞升的传说。然兵解之谓毕竟过于玄幻,不死的传说也应是一种大团圆的愿望,论其埋身之所,当以今镇江金山之郭璞墓较可信。为何?从郭璞为亲人卜葬之地多在水边,足见其对水有着一种别样的亲近。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因此,郭璞的亲水近水,实是亲道近道,其大名鼎鼎的《江赋》,知之者该视之为“道赋”了吧。

相传镇江金山的郭璞墓,大水不能没。以致多年之后的宋代诗人张蕴还充满了疑惑:“江心台殿渺空云,夜月鱼龙影不分,八十老僧相引说,潮痕不上郭公坟。” ——看来郭璞真是生也传奇、死也传奇了。

其实,现实而言,郭璞学兼众长,已足传奇。诗赋号称中兴之冠,注《尔雅》,别为《音义》、《图谱》;注《三苍》、《方言》、《穆天子传》、《山海经》、《楚辞》、《子虚》、《上林赋》,传世数十万言;又《葬经》,相传也出其手。凡此种种,纷纷成就,以致正史荒书,代不绝载。虽然传说里多有小说家语,荒诞不可尽信,但郭璞的多才而神奇却是毋庸置疑,在时间如风似水的吹洗里,依然会光华不灭,让人心仪神往,说之不尽。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