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郭璞在江阴之事却又见于正史,言之凿凿

2013-12-12 14:04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晋书·郭璞传》记载:“璞以母忧去职,卜葬地于暨阳,去水百步许。人以近水为言,璞曰:‘当即为陆矣。’其后沙涨,去墓数十里皆为桑田。”

这个郭璞葬母的故事,很容易让人想到玄参天地的诸葛亮,推背后事的袁天罡,近乎神话,尤为江阴人津津乐道。只是人们乐道的多是郭璞的神奇,其兴趣和智商似乎都沉湎于郭璞身上那氤氲弥漫的神秘,以致视而不见郭璞来江阴的背后那尚称清晰的历史与地理的逻辑。

西晋王朝的末世乱象,少数民族的铁血征伐,已使中原陆沉势所难免。永安元年八月,当刘渊在离郭璞家乡闻喜不远的离石起兵反晋的时候,郭璞已是一叶知秋。兵燹连年,乐土何方?郭璞叹罢,举目苍天。遥远的南方天际上,曾让秦始皇耿耿于怀的金陵王气似乎依然五彩隐约,而那条让不世之雄曹操百万雄师灰飞烟灭的滚滚大河,一时也浮上郭璞的心头——长江,这阻断南北的天险,也许能屏障一方,免生灵于涂炭吧。于是,心负背井离乡的心酸沉重,郭璞暗中联络姻亲好友,开始避地东南。

约在郭璞开始民间南渡后的两年,西晋朝廷终于也步了郭璞的后尘,开始谋划江南。公元307年,琅琊王司马睿受命移镇建康,中原士族随之,史称“永嘉之乱,衣冠南渡”。317年,被俘的西晋末代皇帝司马邺在长安被杀,西晋灭亡。随后,司马睿在建康称帝,国号仍为晋,史称东晋。至此,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进入南方。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