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前挂剑为哪般

2013-12-12 14:03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深秋时节,季札在归途中又路至徐国。春天在这里时,他曾暗许把宝剑送给徐君。想不到再到徐国,物是人非,徐君已经离开人世。 悲伤唏嘘之余,他没有忘记自己当初心中立下的承诺。他郑重解下宝剑,端端正正挂在徐君墓前的树上。随从不解:“徐君已经死了,为 什么还要送他宝剑呢”?季札说:“当初我内心已经答应送给他了,难道就因为他死了,就违背我的本意吗”?

那时候的人是很喜欢为时而歌的,他们唱道:

延陵君子兮不忘故,

脱千金之剑兮带丘墓。

袅袅兮秋风,江河波兮木叶下。越往南走,季札的心情愈加苍凉,这不是季节使然。在出使北方诸国期间,他是很放达的,“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他可以自由地指点江山,朗歌纵笑,充分展示自己健全的生命本体。那时候,佩剑是他内心的外化,象征着他的男儿 本色,可现在要回国了。回国了,还带着佩剑有什么用呢?既不能仗剑自卫(君王要杀你,你仗剑何用),也不能说剑谈兵,那样更会招 致猜忌,甚至连寂寞时弹着它唱几段小曲也不能——人家知道了,还以为你在发泄怨气呢?为什么不弹别的,单单要弹宝剑呢?可见心怀 杀机。既然这也不能那也不能,那么就挂之墓树吧。因此,季札的挂剑实际上是回国途中的一次心理调整:告别巡回大使的宽松和放达, 收敛起生命本体的自由张扬,重新回到那有如囚笼般的游戏规则中去。

季札的谨慎并不是多余的,吴国的深宫里看似风平浪静,其实一直暗流汹涌。14年后,余祭死,余昧即位。又过了4年,余昧死,他的 儿子僚即位。这就有点不正常了,如果按照兄终弟及的规矩,继承王位的应该是季札;如果季札不干,那就应该是老大诸樊的儿子光。正 如季札所担心的,规矩一坏,以后的事情就不好办了。王权的诱惑太大了,而且这些人的腰间都有一柄青锋宝剑,主人的欲望之火在燃烧 时,嗜血的宝剑也在剑鞘中跃跃欲试。吴王僚13年,僚被公子光派人暗杀,刺客是把剑藏在烤鱼里,在宴席上下手的,这就是历史上有名 的“专诸刺王僚”的故事。公子光即是后来很有过一番作为的吴王阖闾。

阖闾这个人很会玩政治,王僚陈尸后庭,他又假惺惺地要季札继承王位。季札很识相,也很懂得这中间的游戏规则,他说了几句相当 得体的话:我没有任何怨言,只有哀悼死者,事奉生者,以顺应天命。谁即位为君,我就听谁的。他当然又跑到乡下种田去了。

季札活了92岁,他清醒、理智,没有政治野心,又能在民众中吸取生命的养料,因此他能长寿。要在严酷的政治斗争的夹缝中独善其 身,又要对国家和民众有所贡献,他实在很不容易。他死的时候,已经是吴王夫差11年。他一生经历了七位国君,也经历了吴国的鼎盛和 衰落。他死后12年,越军攻入姑苏,吴国灭亡。

作为一名王室贵族,季札的陪葬品中大概没有剑——他生前不喜欢佩剑。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