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使中原观乐议政

2013-12-12 14:03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季札访问的第一站是鲁国,但去往鲁国必须先经过徐国。徐国的国君早就仰慕季札的名望,他设宴招待季札。席间,徐君很喜欢季札的剑 ,但又不好意思开口索要。季札看出了徐君的心思,因为还要出使他国,而剑是他的身份标志,现在当然不能解剑相送。他暗暗许下心愿 :徐君,我答应你了,待我访问归来,一定把这把剑送给你。有道是红粉施佳人,宝剑赠壮士,你虽然说不上壮士,却真心喜欢它,好东 西一定要送给最喜欢它的人。

到达鲁国时,已是一个多月以后。走了一千多里路,季节的脚步似乎停滞了似的,眼界所及,还是江南地区一个月前的风景。鲁国是 各国中礼乐最完备的,鲁国的国君听说季札精通音律,便向他展示了全套的宫廷礼乐,还加上古往今来各国的民间歌谣。这当然有炫耀的 意思,因为在北方人看来,南方的吴国是夷人,制度粗糙,文化落后,季札可算是那里文化素养很高的人了,那就让你开开眼界,领略一 下什么叫泱泱之风吧。

这是一次空前规模的音乐会,乐师们整整演出了三天。这三天里,都城的民众都停止了生计,聚集在宫廷外免费欣赏。乐师每演完一 章,季札便发表一段评论。他的评论相当精辟,不仅能就音乐说音乐,还能透过音乐分析其中的道德趣味、社会风尚和政治兴衰,那真是 纵横捭阖,酣畅淋漓啊。 对于《周南》和《召南》,季札认为:这些乐章很美啊!从这些乐章中可以看出周朝的教化已经奠定基础了。可 惜的是尚未达到尽善尽美的程度,然而它唱出了百姓勤劳而不怨愤的声音;对于《郑风》,季札则认为音节过于细弱,象征着郑国政令的 苛细烦琐,说明人民无法忍受了,郑国大概要先灭亡了;听罢《齐风》,季札感慨于音乐的深远弘大,有大国之风,齐国的前途实在不可 限量;而从《秦风》中,季札听出了这是西方的音乐,能为西方之声,音节就能宏大,这应该是来自周室的旧地。

鲁国的国君被季札的才情征服了,他想不到蛮夷之地的吴国竟有这么优秀的人才。季札刚来的时候,他倨傲地坐在宫殿的宝座上,等 待客人拜见。等到季札离开的时候,他扶着车辕,把客人一直送出了城门。

从鲁国向北,进入齐国;从齐国向西,进入卫国和郑国;从郑国向北跨过黄河,进入晋国,季札消消停停地行走在北方的大地上,走 过了莺飞草长的春天,走过了万物峥嵘的夏季,转眼间已是秋风拂面。在漫长的路途中,寂寞的时候,他便解下腰间的宝剑弹铗而歌。走 的地方多了,一路观风俗,论兴亡,对政治这东西看得越发透了,人也变得更加超脱。在齐国,他劝告当时正得宠的晏平仲说:“你太走 红了,赶快把封邑和权力交还给国君,不然就要大祸临头”。晏子是聪明人,马上照办了。没有了封地,不参与国政,他果然逃过了后来 的政治倾轧。季札的这种政治敏感有时甚至到了神经质的程度,在卫国,他住在招待所里,听到不远处孙文子钟鼓作乐的声音,不禁叹息 道:“这样下去,孙文子要倒霉了”;因为做臣子的正常心态应该是心怀畏惧犹恐不及,怎么能够这样放肆地钟鼓作乐呢?若恃才傲物、 得意忘形,那么倒霉还会远吗?有人把这话告诉了孙文子,这位孙某人当下吓出了一身冷汗,从此以后,竟连琴瑟的声音也不敢听了。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