逊耕延陵封地

2013-12-12 14:02
来源: 作者:字号T|T转发打印

顺风顺水,从姑苏到延陵只走了两天。延陵是季札的封地,自16年前他到这里逊耕以来,原先人迹罕至的江滩已面貌大变。他移民垦殖, 兴修水利,民众都很拥护他,他也在底层民众中收获了一种全新的生命体验。但现在王命在身,他在延陵只能稍作停留,便摆江北上。过 了江,他又舍舟乘车。以他的身份,他本来应该乘坐四匹马拉的轩车。但他这个人不喜欢排场,而且江淮之间多湖沼湿地,道路条件较差 ,乘那种驷马高车反倒不便。他乘的车只用两匹马,随身只带一名随从一名车夫。这种清简朴素的生活习惯,都是这些年逊耕延陵养成的 。

为什么叫“逊耕”呢?因为他是吴王寿梦的儿子,品德和才能都广为称道,寿梦很喜欢他,想让他继承王位。季札认为那样不好,按 照规矩,继承王位的应该是长子,他上面还有三个哥哥,依次是诸樊、余祭、余昧。一个国家的规矩如果坏了,以后的事情就不好办了。 而且他也由衷地觉得,国君那个位子不好坐,为了那个位子,有多少父子反目、兄弟相残、君臣火并。这是个礼崩乐坏、天下大乱的时代 ,不光各诸侯国之间“天讨”不断,各诸侯国内部围绕着王权的更迭亦时见刀光剑影,至亲骨肉动辄五步喋血,真所谓砍头只当风吹帽。

这样的事情季札看得多了,自然很寒心,那个看似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王位,其实是积淀着千百年的血腥气,也是和深宫孽债的阴谋 维系在一起的。既然如此,自己何必去蹚那股浑水呢?那个王位,他们谁想坐谁去坐,反正我不想,我只想为国家和民众做一点实实在在 的事情。因此,16年前,寿梦死后,为了避让王位,季札便跑到延陵来种地,让大哥诸樊顺利继承了王位。3年前,诸樊死了,又有人提出 让季札执政,他还是不肯,也还是躲在延陵不出头,让二哥余祭当上了吴王。季札的“逊耕”其实只是一种政治姿态,并不真的就去晴天 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地当农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是代表吴国在外面当巡回大使的,这样长期游离于权力中心和政治漩涡之外, 也就省去了当权者的猜忌和防范,自己也落得潇洒自在。

这是适合出行的季节,风吹在脸上变得软和了,杨柳的枝条有了些许绿意,小草也开始返青——这些当然需得细看,若大略望去,满 眼仍是萧索的风景。候鸟一队一队地越过马车的顶篷,向北方飞去,这是欢乐的迁徙,像是去赶一场青春约会似的,全不像去年秋天南迁 时那样仓皇。“燕燕于飞,差池其羽”,季札想到邶国的歌谣。邶国早就灭亡了,但歌谣仍旧在被人们传唱,可见音乐的力量比王朝和君 主要长久得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条评论(查看)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游意见

图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