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old>人文>人文江阴>平凡人生>人文通用>图片>

  • 和“小陆长江鲜”一起捕鱼
  • 2012-01-02 19:24:33

    陆军的父亲陆阿末是一位捕了20几年长江鲜的老渔民,如今虽然年事已高,天好的时候,他还每天到江里去捕鱼。近日,跟随着小陆,记者特意前往长山安全村,和这父子俩一起捕了回长江鲜。

    骑自行车从安全村出发,10分钟后到中油集团,穿过喧闹的建筑工地,翻过一人多高的围墙,竟是另一番天地,密布的鱼网绿蒙蒙的在水面上铺开去,将宽阔的江面划成很多小块。由于此时天色尚早,江面上还飘荡着薄薄的晨雾,没有阳光,只有细浪拍打礁石发出“沙沙”的声响。一艘几近解体的破旧水泥船半埋在江水中,向天空伸出破败的船帮。小陆家的小铁船就停在江边,由于刚退潮,小船已经搁浅在黑色的淤泥中。陆军叫笔者换上胶鞋,坐在小船上,他和父亲便在淤泥中推着船向江中走去。约莫推了20米,小船才彻底浮了起来。

    陆军和父亲爬上小船,便用篙子将小船向最近的滩网撑去。“别看这网很简单,其实里面很有讲究,鱼一游到这网里面就游不出去了,因为鱼网的入口是漏斗形的,游进来再想游出去就很困难了。”

    说话间,陆师傅已经用篙子把网勾了起来,由于长期浸泡在江水中,网上已经长满了青苔。陆军把网的尾端从竹竿上取下来,松开上面的绳子,不停地抖动,将里面的鱼抖到小船里面,飞溅的泥浆甩得笔者满身都是。此时,鱼网的重量一下子把小船拉得向一边倾去,船舷几乎与江面持平。猝不及防的笔者下意识的抓住小陆的腿,这才没有掉下水去。

    第一个滩网显然没给我们惊喜,只有寥寥几条长江杂鱼和几只虾子。陆军告诉笔者,现在的鱼已经很少了,长江捕鱼旺季是七八月份。陆军家共有8个滩网,在江上的两个小时便在倒网和系网间不断重复,很快所有的鱼网都已经倒完,也总算有了点收获:白鱼一条、黄鱼感一条、江蟹一只,杂鱼若干。

    在回程时,突然一艘满载集装箱的货轮从远处驶过,一股股大浪随之扑来,像坐过山车一般,整条小船毫不费力地就被抛到了浪尖上,然后重重地摔到浪底,笔者几乎能看到小船已经低过了水面。“坐稳别动,翻不了,一有大船经过就会起大浪,这就是长江,大的永远欺负小的”。

    做渔民很苦,陆师傅告诉笔者,打渔最苦的莫过于打网了,每年过了禁渔期,就要到江里打网,打网时要把竹竿插在江底,一插就是200多根,起早贪黑地干也要花10天左右的时间。夏天鱼多的时候,有人会趁天黑的时候来偷鱼,这时候小陆就要躲在岸边的米草堆里看守,一夜下来,蚊子包满脸都是……“即使这样,今年也被偷了好几次鱼。我如今也只是在我父亲忙的时候来搭搭手,等他以后不干了,打死我也不会来打渔,这行当,太苦了。”小陆说。对于现状,陆师傅满腹牢骚,“以前鱼可多了,像现在这个时候,一个笼梢能倒10多斤江鳗,可现在一条也没有。以前打网哪用现在这么辛苦,只要打在滩上就行了,现在鱼越来越少,网也越打越远了。所以啊,等到明年我可能就不打渔了,比以前辛苦,鱼倒是比以前少了不知多少,这本账怎么算都不划算。”

    “小陆长江鲜”陆军坐在电脑前通过网络,做起了新时代的“渔民”,收益比起父辈们成倍增长。

    来源:江阴日报  编辑:魏红

    • 相关阅读

    我也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