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old>人文>人文江阴>历史传承>人文通用>图片>

  • 中秋节里的老月饼
  • 2012-01-02 10:51:21 朱贻军/文 王琰/摄

    又到桂花飘香,月半月圆的时候了。这两天,也正是中秋时节。正巧最近同事从乡下的亲戚那捎来了几块老月饼。月饼是以前最常见的苏式,外面裹着厚厚的面壳,不出意外的还贴着一张方白纸,里边的馅是甜甜的红豆沙。咬上一口,令人不由兴起了一丝怀念和感慨,那老月饼呵,味道丝毫没有改变。看看现在的街头,卖的始终是10几年不变的广式月饼,还是那层甜的腻人的油皮,还是那翻来覆去的不变的馅料,唯一有所改变的是那年复一年攀升的价格和不断出新的的包装。难得还有人在做老月饼,在秋日的一个早晨,我们来到长泾镇,特意前来寻访老月饼的踪迹。

    长泾镇上,还有那么几家做老月饼的作坊。

    一路寻来,在镇上的河边便寻着了同事所说的月饼店。据说这是长泾镇上规模最大,名气最响的老月饼作坊了。店名很俗但很朴实——大众糕点加工场。店面很大,但已略显破旧,进门最显眼的就是两张又长又大的方桌。7、8个工人真忙着将红豆沙包到一旁的坯子里,几下工夫,再贴上一张白纸,一个圆圆的月饼就在他们手里诞生了。

    老板夏伯成也正和工人们忙活着。这位从1973年便开始做月饼的老师傅其实并不老,和月饼打了几乎半辈子的他对月饼有着别样的情怀。看他做月饼几乎是在看魔术一般,他一边和你说着话,眼睛瞅着你,可手里却丝毫没有停顿,左揉右捏,眨眼间这月饼就成形了。

    在另一边的桌子上,另外一拨工人正在将皮子和切好的油酥擀在一块,这道工序便被称作“小包酥”,经过这道工序之后,老月饼的皮便具备了人们印象中那种“一口嘎蹦响、渣渣落满桌”的酥脆,粗犷而不拘小节,而这一点也正是细腻的广式月饼所不具备的。另一道更为重要的工序便是制馅。决定一块月饼好坏的标准事实上不在月饼的皮子,而在于馅料是否扎实,够有“风味”。“现在几乎每一个月饼作坊都有自己的配馅方法,因此每家做出的月饼味道都是不同的。”从夏伯成来说,光做红豆馅的红豆就要蒸熟煮烂熬上两天,最后还要在上面抹上一层金黄的橘皮泥,这才是正宗的夏氏月饼馅。

    在这个作坊里,最为先进的莫过于搁置在另一间房里的电烤箱了。而在之前,月饼作坊里的炉子都是传统的解放炉和通道炉,烤月饼的时间长、火候难把握之外,月饼出炉后还带着一丝烟火气。一个工人正守侯在那,不时打开烤箱给月饼翻翻身,前后不过10分钟左右,一炉月饼便新鲜问世了。在烤箱的对面还树着一个高约两米的铁架,上面密密麻麻地晾着已经烤好的月饼,一台大电扇正在不遗余力地将凉风送来,使月饼快速冷却、变硬、变脆,之后这些月饼将被装箱送到客户手中。

    也许是印证了“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这句老话,现在的人们在吃多了高价的广式月饼之后,回头偶然再次尝到了老月饼的味道,结果发现还是那“丑陋”的老月饼更有吃头。如今,很多人都抱着这种心思,到处打听哪有卖老月饼的。于是乎,这几年夏伯成的月饼生意愈发好了起来。而对于夏伯成来说,老月饼的生意似乎一直具备着旺盛的生命力,没有低潮,也没有濒临消失。30几年来,他一直忙碌着,只是这几年似乎变得更忙了。“定单从7月份排到现在,江阴各个地方的都有,现在的任务折合下来就是每天要做足8000个月饼,这才能交定单。”夏伯成说。但无论怎样,夏伯成认为,好吃的,便始终是长久的。

     

    月饼最爱苏式,外面裹着厚厚的面壳,不出意外的还贴着一张方白纸,里边的馅是甜甜的红豆沙。咬上一口,令人不由兴起了一丝怀念和感慨。

     

    来源:江阴日报  编辑:魏红

    • 相关阅读

    我也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