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old>人文>

  • 逐潮水的“捕刀人”
  • 2012-01-01 16:32:27 沈凡想 罗瑜/文 王琰/摄

    芳菲三月,和煦春风拂人面。可是,肖山渔民方少中和他的同伴们却仍还披着厚厚的棉衣,在瑟瑟的江风中驾着动力船,往返于长江江阴段。每年开春捕刀鱼,对于渔民来说,既是最辛苦的季节,也是收获的季节。

    3月30日凌晨3点,只睡了4个多小时的方少虎、方少中兄弟俩来到停放于白屈港内的第二个“家”——机帆船,一起作业的8个伙伴也陆续来到船上。“正月十七就开始捕刀鱼了。”今年刚届不惑的方少中,从小就跟随父母在渔船上摸爬滚打,不知不觉已有了26年的捕鱼经历,辛苦就写在他那张黝黑的脸上,那是被江风吹黑的。

    “捕刀鱼主要在涨潮时,一天能捕2次,落潮时休息;长江15天一个大潮,每年2月份开始捕刀鱼,到4月中旬,能捕5个大潮,我们称作‘五汛’。”方少中介绍长江潮涨潮落与刀鱼捕捞量的关系。原来,长江退潮的时间,即渔民们所说的“快水”,此时江水的流速快,下网后,渔网顺水而下的速度也快,捕到的鱼相对要少。因此,选择要退未退、将涨未涨的“慢水”时候下网捕鱼,每天凌晨3点和下午3点正是“慢水”时机。

    “砰砰砰……”夜幕中,两艘捕刀鱼船启航,发动机的轰鸣声打破了江面静寂,也盖过了江浪拍打船檐的声音。远远看去,船上的6只小灯泡格外醒目,与夜幕上的星星交相辉映。“就像船上的这面小红旗一样,船上亮灯主要是起到提醒作用,示意其他船只避开我们的捕刀船。”方少中说。

    3:30,方少中的两艘船来到了江心。这时会发现,江面上每隔五六百米左右,星星点点排列着其他捕刀船。马达声渐小,两艘船放慢了速度,开始分道扬镳,一条保持原来的航道,另一条驶向北面,这是在做撒网准备。捕刀鱼一般是以两艘船为单位,南北一起拉网。这种用来捕捉刀鱼的网叫流刺网,顾名思义它是跟水一起流动的。捕捞时,需要两只渔船分工协作,在两边拖着网前进。

    3:40,方少中开始放他们的25条网,每条网长20多米,上面系有用来帮助下沉的坠石。短短的15分钟内,500多米的流刺网已沉入江中。

    每次捕刀鱼时,方少中的话不多,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网上。此后的3个小时内,两只船拉着流刺网以最慢的速度向东驶去。江面上其他的捕刀船也都相继完成撒网,一切又恢复平静。与往日相比,这天的风并不算大,伴随着轻微的马达声,船头的红旗迎风摇曳。对于这一网究竟能捕多少鱼,方少中心里并没有底。回想小时候,刀鱼汛期来临,每次出江归来都是“鱼满舱”,当然价钱跟如今也没法比:“小时候这个网你拉也拉不起来,一网要搞几百斤了,最多一网我们搞过一吨多了。价钱只有四毛四,清明后是三毛九。”

    伴着江潮声,抽上七八根香烟,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天边不知不觉泛白,火红的太阳渐渐从江面升起,意味着收网时刻的到来。

    6:40,方少中和3个同伴奋力把网往船上拉。4人动作一致、铿锵有力地低声喊着号子。一个网连坠石有十几斤重。每次起网时,25条网的净重就有四五百斤,再加上水的阻力,这是一个需要力气的活。而在方少中他们看来,只要网里有鱼,拉网就来劲。

    一条、两条……流刺网上,体形狭长、色泽银白的刀鱼映入方少中他们的眼里。顶着呛人的江风,三四个小时的劳作,方少中他们希望看到的就是网中有鱼。拉网完毕,方少中小心翼翼地把刀鱼放入垫着布的红盆内,内一层白色湿布,外一层黑色湿布,把刀鱼盖得严严实实。因为刀鱼出水即死,这样做才能保鲜。粗略估计一下,这一网的刀鱼能有2公斤多,不小的收获。

    6:50,船头的马达加足马力,两只船又靠在一起,踏上回程。方少中没有马上休息,又开始忙乎整理、修补流刺网的事。在初升太阳的映射下,江面波光粼粼,如一匹流动的绸缎。望着远方,方少中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快乐就写在这个普通渔民脸上。

    长江退潮的时间,即渔民们所说的“快水”,此时江水的流速快,下网后,渔网顺水而下的速度也快,捕到的鱼相对要少。因此,选择要退未退、将涨未涨的“慢水”时候下网捕鱼。方少中的苏澄渔10117号在江中作业,远处是2条张家港的渔船。
     

    来源:江阴日报  编辑:魏红

    • 相关阅读

    我也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